当前位置:首页 > 花的声音 > 阅读文章
只要这雪还在下
2017-1-4 15:50:25 作者:孙君飞 访问:115 评论(0) 奖励红花(0)
    雪花纷纷扬扬下着的时候,适合把自己想象成一粒种子,用砖瓦木头搭建起来的房屋是厚厚的果壳,沁一些温情、寂寥和幻想,我心甘情愿被漫长的冬季时光丝丝缠绕、层层包裹起来。
    不需要播种了,也不需要收割了,不但整个人,连整个村子都缩得小小的,吐露出一种静默神秘的气息。留下的都是些过日子的颜色:褐、棕、黄、黛、墨绿、灰黑、锈红、酱紫,有些是土地的颜色,有些是松柏的颜色,有些是朝晚霞的颜色,有些是女人装的颜色。在冬天里我从来没有奢望过五彩缤纷、争奇斗艳,美丽的树叶和花瓣都掉落了,我希望能够笨拙、踏实、无忧无虑地过完这段时间。雪花不是在点缀着白,却好像把大地纯净的里子给翻了出来,把万事万物干净坦荡的心事给翻了出来,我希望自己的里子和心事也是净白的,我从心里面翻出来的文字句行也是雪白的。
    好多颜色都被白雪覆盖住了,不遗憾,也不忧伤。
    冬天的美在骨子里面,雪花一铺,又美在肌肤,我不忍在这般丰美娇嫩的肌肤上再添一笔,甚至不忍哈气太热,融化几枚雪粒。
    没有谁会像北风一样强大而毫无重量,我却最喜欢红灯笼的烛光分分秒秒地踩在积雪上,希望它们踩出深入而玲珑的烛光脚印。我一向懒得清扫门前雪,翻出积雪下面黑乎乎、湿漉漉的东西,真是满院内那首好诗的一线败笔。那么就不愿意出门吗?
有人在院门外呼叫你的名字,也不肯踏雪出门吗?先不管这么多,假装还在梦里春游,其实已经靠着装满丝绵的垫子,读了好几章的故事,不想读古人写雪的诗,它们在小时候就印在我的脑海里,所以读着故事,读着读着就有一些诗句冒出来,当不速之客。如这句“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还有这句“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更有迷人的这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在冬季里,腹欲也变得小小的、浅浅的,但嗅觉愈加灵敏,闻不得谷子做的酒之香、邻居家的腊肉之香。没有酒,其实什么肉也不会吃,“天上龙肉,地下驴肉”,没有酒,什么肉也不可信,有酒、有一二好友,没肉有花生也会齿颊留香、身心陶醉,享受了一段有头有尾的极品人生。我便抱暖着酒瓶,踏着积雪,去邻居家或者好友家,喝酒、吃肉、神侃,望望门外鹅毛般大雪,真乃侃得“天花乱坠”,但一时也沉默了,你一望见如此繁盛、美丽的雪花就当沉默,任何人都做不来这种“大美不言”的事迹———神迹。
    大雪再一次覆盖住我浅陋的脚印,我的脚底其实早已一片干净,踩到哪里都不会羞愧。然而我希望无聊的猫狗们都出门踩踩村里村外的雪地;厩房内干草沉厚、草香扑鼻,马、牛和羊们不必羡慕猫狗,你们在春、夏、秋的经历足可在冬日里一一反刍,对于你们来说,积雪催人眠,漫漫青草方是摇曳如诗、悠远如歌,“春风得意马蹄疾”也是指日可待的葱绿憧憬,有时候造造梦也使生活显得有滋味,在这纯白的世界里造梦岂不更显浪漫高雅,不似猫狗那般喜爱俗尘欢闹?我尤其希望更多的红狐狸跑遍山岗,在茫茫雪野里燃烧童话般的妩媚妖娆;也希望狐狸的孩子变幻成人形,来村子的小小店铺里买取暖的手套,我会再送它们一盏红灯笼,或者一尊小火炉,在漫长而寂寞的冬夜里围炉夜话,或者聚会跳舞———红狐之舞该是多么幻妙动人呀?肯定是童话和聊斋故事看多了,就此打住。倒也希望灰褐棕黄的野兔突然闯进视野,站立起来,搓搓冻得微麻的双手,看到前面是一个不带猎狗、穿得厚厚笨笨的人,微微一笑,又机灵地跑远了。
    下雪的时候,连寂寞也变成一种享受,连思念也变得微甜。可以倒一杯最热的茶给自己喝,看那缕缕热气一点一点地跑远,心情也是极美的。发呆的时间远比过去多,想写诗最终没有写,想写聊斋那样的故事、童话那样的文字,最终都没有写,不遗憾,也不忧伤。纷纷扬扬的雪花已经足够奢华,足够完美,天地之间存在着如此巨大神奇的诗意,还缺少人的那点顿悟和精神吗?可以没有太阳,可以没有月亮和星星,只要这雪还在下着。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3+2=?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