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香山上的邂逅
2017-1-4 16:45:00 作者:郭述军 访问:168 评论(0) 奖励红花(0)
    到达香山的时候,还不到八点。虽然早,可前来登山的人已经黑压压的一片。到售票处,我们才听人说今天是九月初九,是古人登高望远的日子。
    我们并不是特别为登高而来,而是早慕名香山红叶壮观,也常在电视中欣赏香山的丽景,直到今天趁着周末才专程来一趟,希望看到漫山火红的枫叶。
    入山的门口被点缀得色彩斑斓,说这里是山,倒不如说像个公园,其实这里就叫香山公园。为了证明来过香山,我们分别在大门口留影。人头攒动,很难找到留影的位置。无论怎么选择,镜头里除了自己,肯定还有别人。
    我让小三(他在我们宿舍排行老三)给我拍照,他一会儿猫下腰,一会儿又前腿跪地,把相机翻来覆去地摆弄。我也一会儿站在门口,一会儿站在树下,总之我们想找到最合适的位置,选取最美的景色。“咔嚓”一声后,我拿过相机来看,里面除了我,还有一个胖胖的老太太。
    “怎么拍的?把这个老太太拍进去干吗?”我对这张照片不满。
    “人多,没办法。”小三倒不太在意。
    “一会儿得坚持爬到山顶,听见没?”我向包括小三在内的三个同学说。
    我自小在农村长大,家门口就有山,爬山比走平路还快。而那三个同学全在城里长大,见到山的机会不多,连爬几层楼梯都要大喘气,我担心他们没力气爬到山顶。
    “没问题,为了看红叶,豁出去了!”他们都这么回答,看来,对于红叶的憧憬给他们增添了几分力量。另外,来之前几个畏惧爬山的女生还特意让我们带几片红叶回去,要最红最好的,我们也不想让她们失望。
    我们随人流进了山门,沿一条曲折的山路向上攀去。才上山,见到更多的是粗大的松树,估计至少有几百年历史。山路弯弯,大有“曲径通幽”之感,每一次转弯,我们都希望转过去后见到的不再是松树,而是一片火红的枫叶。
    可每一次都令我们失望。
    “红叶呢?”我像是问别人,又像是自言自语。
    “都说香山全是红叶,哪有?看来报纸、电视上的宣传也是假的。”
    “纯属炒作。”
    “上当了。”
    “你们不知道‘霜叶红于二月花’吗?”就在我们七嘴八舌之时,走在我们身后的一个女孩儿说话了。如果她不说话,夹杂在登山的人流中,她丝毫引不起我们的注意。
    我们不约而同地停下,侧身让旁边的人先过去,同时打量着这个女孩儿。
    她很清秀,年龄应该和我们差不多,估计也是个中学生。她背了个小背包,背包上还挂着一只小熊饰物。人流从她身边涌过,似乎她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同伴。
    “什么意思?”我问她,觉得她那句话中含有对我们的鄙夷。
    女孩儿笑笑,露出迷人的酒窝:“还没下霜,枫叶怎么会红呢?想看红叶,起码得再过半个月。”
    她说的话有道理,还一点儿霜都没下过,哪来的红叶呢?别说是诗中有“霜叶红于二月花”,连我家院子里那棵柿子树,也是下霜后叶子才变得暗红暗红的。
    “你是北京人?”我想掩藏我们的无知,于是换了个话题。
    “不是。”说着她从我们身边过去,脚步轻盈,一点儿也不像爬到了半山腰的样子。
    这时,小三抱怨道:“快走不动了,比不了你们,我有病。”
    “不就是痔疮吗?又不是绝症。”我揭穿他。
    听我们这么说,女孩儿又回过头来:“男子汉,别一点儿小毛病就坚持不住,加油吧!”
    小三很气愤:“敢情你没病,说得轻松。”
    女孩儿没再回头,眨眼间,她已经融入人流,向山顶走去。
    小三他们几个望着远处,那里似乎已经有隐隐的红色。
    “傻了吧?还不如个女孩儿聪明。”我拉拉他们的衣服,催他们前进。
    “还真是,咱们怎么没想到那一点呢!”
    “反正也没红叶,歇会儿吧,腿都要断了。”小三想耍赖。
    “走不走?不走回头给你编段子,就说你……”
    小三禁不住我给他造谣中伤,再不愿意也得动身。不过,我们的速度慢了许多,跟蜗牛似的。
    终于到了山顶,已是中午。山顶聚满了人,有拍照的,有眺望的,有呼喊的,也有沉思的……人们把登高的心愿全留在了这里——香炉峰。
    其实在上山路上就有许多人买了红色祈福带,写上心愿系在树枝上。有几棵树上挂满了祈福带,远看就像开满了一树的红花。
    祈福带只不过是条红丝带。
    我刚刚还拉住一条系得较低的红丝带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当我登上香山顶峰的时候,我希望我的癌症就好了。山东小蕊。”
    这不是传播迷信思想吗?生病不去找医生,靠登山许愿祈福管用吗?我很想嘲笑那个小蕊,但对小蕊的同情又战胜了嘲笑。我知道癌症是什么样的病,也许那条随风飘动的红丝带就是最好的医生了。
    “嗨!”刚爬到顶峰,我还没站稳脚跟,就听见一个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女孩儿冲我喊。正是我们半路上遇见的那个,她正拿着手机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大概是在自拍。
    “又是你。”我觉得我们有缘分。
    “你帮我拍张照片可以吗?”
    “就你一个人爬山?”
    “我和爷爷、奶奶一起来的,他们年纪大,上不了山,在山脚下呢!”
    我接过她递来的手机,用摄像头对准她的脸。她长得好看,比我们班里的女生都好看,但桃花般的面色背后却有黯淡的神情。
    “等等,我摆个姿势。”她站到岩石上,“你把山峰和天空都拍进去。”
    “没问题。”我蹲下去,“咔嚓”一声之后,拍下了山峰,天空,还有一个女孩儿。这时,我忽然有了一个冒失的想法。“这张好像不太理想,再来一张。”我提议道,然后,趁她调整姿势,迅速用她的手机拨打了我的手机。
    小三他们已经等得不耐烦,虽然累得满头是汗,想坐下歇着,可又不愿意看见我和一个陌生的漂亮女孩儿说笑。
    “走不走?”小三斜着眼问我。
    “不急,多歇会儿。”
    “你歇吧,我们走了!”他们撂给我一句话,气愤地走开了。
    我把手机递给女孩儿:“看看怎么样?”
    她打开照片,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真好,谢谢。”
    “你不是北京人?”我又问。
    “不是。”
    “哪儿的?”
    “山东。”
    “上学吗?”
    “高二。”
    “你们放假了吗?”
    “没有,我们是昨天晚上赶来的。”
    “你喜欢红叶?”
    “喜欢。”
    “你也来早了,‘霜叶红于二月花’嘛。”我想逗她笑。
    她真的笑了笑,只不过笑容一闪而过:“我怕,再不来就没机会看了。”
    “对,你也得赶在周末来,山东离北京挺远的。”
    “我要下山了。”
    “走吗?”
    “我想坐缆车。”
    “那你去排队吧。”
    看着她去缆车处排队,我有点儿舍不得她离开。可小三他们几个正在不远处等我,我忙向他们走过去。
    “咱们坐缆车吗?”我问他们。
    “不坐,缆车一人六十,太贵,还是走着下山吧。”
    “你们说的啊,别后悔。”
    “我们后什么悔,怕是你自己后悔吧?”小三又在挖苦我。
    “废话少说,走!”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是在山脚下长大的,最明白这个理儿。他们几个就不懂了,以为下山容易,才不肯坐缆车。这一面的下山路正好在缆车路线的下方,特别陡,每一个台阶都得小心。才走了二十来分钟,小三就有些吃不消。
    “歇会儿歇会儿,怎么踩在石头上跟踩在海绵上似的?”小三直抱怨。
    “腿脚都麻木了呗。”我给他解释,“下山比上山更费力。”
    “还真不如坐缆车。”
    “坐缆车?不用,你看天上有块云,你冲它大喊一声‘筋斗云’,它马上飘过来接你!”
    “那还得先练‘七十二变’!”
    我们都笑了,这一笑,疲累也消减不少。
    “瞧下面一段,更陡,小心点儿。”我提醒小三。
    “现在我才明白缆车为啥要六十块钱一位,值,忒值!”
    过了一段陡坡,路终于平坦了些。看着缆车平稳地向山下移动,我们很羡慕坐在缆车里的人。为了给自己没坐缆车找个理由,我指着头顶上的缆车高呼:“知道它为什么叫缆车吗?因为它就是专门给懒人准备的车!爬山,就应该用腿,想坐车,马路上有的是!”
    “有道理!”小三他们对我的另类理解表示赞同。
    我回身向山顶的方向望去,顶峰已经离我们很远。缆车正一个接一个地从那里滑下来。忽然,我发现了那个女孩儿,她正从高处而来。她也发现了我们,老远就挥手:“喂,你走得好快呀!”
    “还是不如你快。你马上就回家吗?”
    “是。你到山东来玩吧!我们那儿有泰山,比香山高多啦!”
    “你叫什么名字?”
    缆车从我们头顶上过去,过去后就看不到她的脸了,但还能听见她的回答。
    “我叫小蕊。”
    “小蕊,你好!”我大声喊着。
    小蕊?她叫小蕊?我猛然间想起上山时看见的那条红色祈福带。是她吗?
    山东小蕊,应该就是她呀!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呆呆地望着她坐的缆车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一片松林后面。
    “怎么啦?傻了?”小三拉了拉我。
    我像刚睡醒一般。
    接下来,我顾不得他们跟不上我,匆匆向山下奔去。等我来到山脚下的缆车站,她早已离开。看着一个又一个缆车循环着向山顶移动,我有些怅然。
    我拿出手机,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应该是小蕊的。从香山回来,我常翻出那个电话号码看,有时看得发呆,每次看都想做件什么事情。
    终于有一天,我按下了那个号码,把手机紧贴在耳边,生怕遗漏了对方说的每一个字。没想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我的心猛然一颤。
    山东小蕊,请多保重。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51+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