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故事荟 > 阅读文章
魔法师的帽子(节选)
2017-7-24 14:41:03 作者:【芬兰】托芙·扬松 访问:176 评论(0) 奖励红花(0)
  这是八月底——是猫头鹰在夜里号叫,一簇簇蝙蝠无声无息地在花园上空飞扑的时候。姆咪森林满是萤火虫,大海在激荡。空气中有一种期待和某种忧愁的气氛。满月出来,大大的,黄黄的。姆咪特罗尔一向最喜欢夏天这最后几个星期,他也说不出是什么道理。
  风和大海改变了它们的调子,空气中有一种新的感觉,树木在等待着,姆咪特罗尔猜想是不是将要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他已经醒来,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想着阳光,想着这时候一定很早。
  接着他转过脸,看见小嗅嗅的床空了。这时候他听见外面窗子底下传来一个暗号——一声长口哨和两声短口哨,这意思就是:“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姆咪特罗尔跳下床,朝窗子外面看。太阳还没照进花园,花园里看起来又凉快、又诱人。小嗅嗅正等在那里。
  “你早!”姆咪特罗尔说,说得很轻,不吵醒任何人,接着他拉住绳梯下去。
  他们互相问了好,接着到河边,坐在桥上,脚在水面上晃来晃去。这时候太阳已经升到树梢上,照过他们的眼睛。
  “春天里咱们就是这么坐着的,”姆咪特罗尔说,“你记得吗?咱们从冬眠醒来,还是第一天,其他人都还在睡。”
  小嗅嗅点点头。他忙着在折纸船,放到河上,让它们飘走。
  “它们飘到哪儿去呢?”姆咪特罗尔问道。
  “飘到我不去的地方,”小嗅嗅回答说,小船一只接一只地绕过河弯不见了。
  “它们装着肉桂、鲨鱼牙齿和琥珀。”姆咪特罗尔说。
  “你谈谈你打算做什么吧,”他说下去,“你有什么打算吗?”
  “有,”小嗅嗅说,“我有个打算。不过你知道,这是我单独一个人的打算。”
  姆咪特罗尔看了他半天,接着说:“你想走?”
  小嗅嗅点点头,他们坐了一会儿,在水上晃着腿,不说话,河水在他们底下不停地流去,流到小嗅嗅向往着的、想一个人去的、各种奇怪的地方。
  “你什么时候动身?”姆咪特罗尔问他。
  “现在就动身——马上就走!”小嗅嗅说着,把所有的纸船同时扔到水里,从桥上跳下来,嗅嗅早晨的空气。这是动身去旅行的好日子,山脊在阳光中召唤他,路向上盘绕,接着在山的另一边消失,在那边可以找到新的山谷,新的山……
  姆咪特罗尔站在那里看着小嗅嗅收拾他的帐篷。
  “你在外面要待很久吗?”他问道。
  “不,”小嗅嗅说,“到春天的第一天我就回到这儿来,在你的窗下吹口哨——一年过得挺快!”
  “对,”小姆咪矮子精说,“那再见了!”
  “再见!”小嗅嗅说。
  姆咪特罗尔一个人留在桥上。他看着小嗅嗅越走越远,最后在银色的白杨和梅树之间不见了。可接着他听见口琴吹奏《所有的小动物都应该在尾巴上扎上缎带》,因此他知道他的朋友很快活。他等在那里,听着口琴声越来越轻,到最后完全消失,他这才沿着蒙着霜的花园快步跑回家。
  他看见某甲和某乙在阳台台阶上晒太阳,缩成一团。
  “你早,姆咪特罗尔。”某甲说。
  “你早,某甲和乙某。”姆咪特罗尔回答说,他对某甲和某乙的古怪话也已经掌握了。①
  “你在哭?”某乙问道。
  “没……没有,”姆咪特罗尔说,“不过小嗅嗅走了。”
  “噢,天呐——多么惜可啊!”某甲同情地说,“亲一下乙某的子鼻会教你兴高起来吗?”
  姆咪特罗尔于是亲热地亲亲某乙的鼻子,可亲了以后心情还是不见好。
  接着他们两个把头靠在一起,唧唧喳喳地说了很长时间的话,最后某乙庄严地宣布说:“我们定决让你看看提手箱里的西东。”
  “手提箱里的东西?”姆咪特罗尔问道。
  某甲和某乙拼命点头。“跟我们来。”他们说着在篱笆底下钻过去。
  姆咪特罗尔跟着他们爬,发现他们在最密的灌木丛那儿做了个秘密的藏身地方。他们用天鹅毛铺在地上,装饰上贝壳和白色小石子。那里很暗,经过篱笆的人不会想到另一边会有一个秘密的藏身地方。某甲和某乙的手提箱放在一个草垫子上。
  “这垫子是斯诺尔克小妞的,”姆咪特罗尔认出来,“她昨天还在找。”
  “噢,不错,”某乙高兴地承认,“我们到找了它——可她当然不知道。”
  “嗯,”姆咪特罗尔说,“你们现在要给我看那个手提箱里的东西了吧?”
  他们快活地点点头,站在手提箱两旁,庄严地说:“一、二、三!”
  接着箱盖“啪嗒”一声打开了。
  “我的天!”姆咪特罗尔叫起来。柔和的红光照亮了周围,他面前是一块跟黑豹的头一样大的红宝石,发出晚霞似的红光,像一团在燃烧的火。
  “你常非欢喜它吗?”某甲问道。
  “是的,非常喜欢。”姆咪特罗尔用微弱的声音回答。
  “在现你会不再哭了吧?”某乙说。
  姆咪特罗尔摇摇头表示不会再哭了。
  某甲和某乙满意地叹了口气,盯住宝石看。他们一声不响,看得入了神。
  宝石一直在变换颜色。起先它十分苍白,接着忽然变成粉红色,就像照在积雪覆盖着的山顶上的朝霞,接着从它的中心又放射出深红色的火焰,像一朵黑色的大郁金香,带着火一般的雄蕊。
  “噢,小嗅嗅能看见它就好了!”姆咪特罗尔叹气说。他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想得很多很多。
  最后他说:“真了不起。改天我可以再来看看它吗?”
  某甲和某乙没有回答,于是他又从篱笆底下爬出来,在灰色的白昼光线中感到有点头晕,只好在草上坐了一会儿定定神。
  “我的天!”他再说一遍,“这要不是魔法师现在还在月亮的火山口寻找的宝石王,我赌咒吃掉我的尾巴。想想看吧,这两个古怪小家伙一直把它藏在他们的手提箱里!”
  接下来大家什么也不想,只顾着想那天晚上要举行的八月盛会。一切都得在月出之前准备好。准备一个所有该来的人都会来的晚会,它明摆着会给大家很大的乐趣,那是多么带劲的事啊!
  姆咪爸爸正忙着在阳台上一个大木桶里做混合糖汁。他放进杏仁、葡萄干、百合汁、姜酒、白糖、肉豆蔻和一两个柠檬,还放上两品脱杨梅汁,使糖汁做出来味道特别好。
  他不时尝一尝……很不错。
  “只有一件事很可惜,”小吸吸想起来说,“没有音乐——吹口琴的小嗅嗅走了。”
  “咱们开无线电收音机。”姆咪爸爸说,“瞧吧,样样都会进行得很好的……咱们第二杯就为小嗅嗅祝酒。”
  “那么第一杯为谁呢?”小吸吸很想知道。
  “当然是为某甲和某乙喽。”姆咪爸爸说。
  大家准备得越来越热火朝天。山谷里、森林里、山上和海边所有的人都来了。他们带来吃的、喝的,摆满花园里的一张张桌子:大桌子上是一大堆一大堆闪亮的水果,一大盘一大盘的三明治,在树丛底下的小桌子上放着麦穗、用稻草串起来的浆果和带叶子的坚果。姆咪妈妈在浴槽里放上油,准备煎饼,因为木盆不够。接着她从地窖里拿出十一大瓶木莓汁。(说来真可惜,第十二瓶打破了,因为赫木伦正好放炮仗。不过也没什么,并不浪费,地上的木莓汁大都让某甲和某乙舔光了。)
  等到天黑得可以点灯笼的时候,赫木伦敲锣通知大家,晚会开始了。
  某甲和某乙坐在最大的一张桌子的头上。“想想吧!”他们说,“大家这么碌忙半天,全都为了我们!真叫人不白明。”
  接着姆咪爸爸作简短的开会词。他首先说明为什么要开这个会,他感谢某甲和某乙,随后讲到八月夜短,大家要尽情狂欢,最后他讲他小时候是怎么样、怎么样的。这等于通知姆咪妈妈可以把一小车煎饼推出来了。大家“噼噼啪啪”地拍手。
  场面—下子活跃起来,晚会很快就变得热烈万分。整个花园——实际上是整个山谷——满是点着灯的小桌子,萤火虫闪闪烁烁,树上的灯笼在微风中摇晃,像发亮的果子。
  烟火神气地射向八月天空,高高地爆出白色的星雨,星雨又慢慢地落到山谷上来。所有的小动物向星雨抬起头来,大声欢呼:“噢,太美了!”
  接着蓝色的星雨开始落下,孟加拉闪电在树梢上空旋转。姆咪爸爸把他那一大桶红色糖水顺着花园小路滚过来。人人拿着他们的玻璃杯跑过去,姆咪爸爸一人给舀一份。递过来的还有茶杯、汤碗、桦树皮大杯、贝壳,甚至用叶子卷起来做的杯子。
  “为某甲和某乙的健康干杯!”整个姆咪谷响彻了欢呼声,“万,万,万岁!万,万,万岁!万,万,万岁!”
  “真是个乐快的子日!”某甲对某乙说,他们两人也为彼此的健康干杯。
  接着姆咪特罗尔从椅子上站起来说:“现在我提议为小嗅嗅的健康干杯。他一个人上南方去了,不过我深信他跟咱们一样快活。让咱们祝他有一个好地方搭帐篷,还有欢快的心情!”
  大家听了都举起玻璃杯来。
  接着,姆咪爸爸把无线电收音机搬到花园里,旋到放跳舞音乐的地方,整个山谷里的人马上都跳起了舞,他们蹦跳、踏脚、扭摆和旋转。树木也传染上跳舞的狂热,甚至那些僵着腿的小老鼠也大着胆子到舞池上来。
  姆咪特罗尔向斯诺尔克小妞深深鞠了个躬,对她说:“我可以请你跳一个舞吗?”他一抬头,只见树梢上空有一样东西闪闪发亮。
  这是八月的月亮。
  它升起来,深黄色,大得叫人不相信,边上有点儿磨损,像个锡做的杏子,它使姆咪谷充满一种神秘的光和影。
  “你累了吧?”某乙问某甲说。
  “不累。”某甲说,“我正在想,家大对我们在实好。我们该报回些么什。”
  他们两个嘀咕了一阵,点点头,又嘀咕了一阵。接着他们到他们那个秘密地点去,当他们回来时,一人伸出一只手,提着那个手提箱。
  半夜十二点刚过,整个山谷忽然充满了粉红色的光。大家停止跳舞,以为又放烟火了,原来却是某甲和某乙打开了手提箱。宝石之王在草地上闪耀,比任何时候都美,火光、灯笼甚至月亮,相形之下都变得暗淡了。大家围住这颗闪耀着的宝石,十分敬畏,话也说不出来。
  “真没想到有这样美丽的东西!”姆咪妈妈赞叹说。
  小吸吸深深叹了口气说:“某甲和某乙真幸运!”
  正当宝石之王在黑暗的地球上像只红色眼睛似的闪耀时,魔法师在高空的月亮上看见了。他本已绝望,不想再找了,又疲倦又难过地坐在火山口旁边休息,而他那只黑豹在不远处睡觉。他一下子认出了下面地球上那个红点子——这正是他寻找了几百年的宝石之王,世界上最大的宝石!他跳起来,眼睛发亮,戴上手套,把披肩在肩头上挂好。他把所有的宝石全扔在地上——魔法师只关心一颗宝石,就是他不到半小时就可能到手的那块宝石。
  黑豹驮着他的主人扑向空中,他们开始飞过广大的空间——快得像闪电。嘶嘶响的流星在他们的去路前面飞过,星尘像飞雪似的落在魔法师的披肩上,他只觉得下面那点红色的火越燃越亮。他直飞姆咪谷,最后黑豹一跳,就平稳且无声地降落在孤山的顶上。
  姆咪谷的居民还是那么张大了口,在宝石之王前面静静地、敬畏地坐着。在它的光焰中,他们好像看见了他们曾经做过的一切美好的事,他们渴望记住它们,并且再做一次。姆咪特罗尔想起他半夜里同小嗅嗅漫步;斯诺尔克小妞想起她得意地找到了木头女王;姆咪妈妈想象着自己再一次躺在阳光下的热沙上,抬头透过摇晃着的海石竹穗头看天空……
  当每一个人的思绪正逗留在遥远的地方,迷失在美好的回忆中时,却都被猛地吓了一大跳:只见一只红眼睛小白鼠从森林中溜出来,直奔那颗宝石之王,后面跟着一只像煤那么黑的大猫。小白鼠在草上趴了下来。
  大家知道,姆咪谷从来没有白鼠,也没有黑猫。
  “嘘!嘘!”赫木伦赶猫。可那只猫只是闭上眼睛,根本不理睬他。
  接着麝鼠说:“你好啊,堂兄弟!”可那只白鼠只是忧郁地瞪了它好一会儿。于是姆咪爸爸拿着两杯糖水走上前,要请新来的客人尝一尝,可它们理也不理。
  一种暗淡的气氛笼罩着山谷。人们窃窃私语,感到奇怪。某甲和某乙着急起来,把宝石重新放回手提箱,盖上盖子。正当他们想把手提箱拿回去的时候,那只白鼠用后腿站起来,开始变大。它越变越大,大得差不多像姆咪的房子。最后它竟变成了红色眼睛的魔法师,戴着白手套。等他长够了,就在草地上坐下,看着某甲和某乙。
  “走开,你这老笨蛋!”某甲说。
  “你们是在哪里找到这宝石之王的?”魔法师问道。
  “少管事闲!”某乙说。
  大家从来没见过某甲和某乙这么勇敢。
  “我已经找了它三百年,”魔法师说,“我什么也不关心,就只关心它。”
  “我们是也的。”某甲说。
  “你不能拿走他们的宝石,”姆咪特罗尔说,“他们光明正大地从格罗克那里买下了它。”(不过他没说他们是用魔法师本人的旧帽子把它换来——他反正已经有了一顶新的。)
  “给我点什么东西吃吃吧,”魔法师说,“这件事使我太激动了。”
  姆咪妈妈急忙走上前来,递给他一大盘果酱煎饼。
  魔法师吃饼的时候,大家靠近了一点儿。一个能吃果酱煎饼的人不会太危险,可以跟他谈谈。
  “吃好吗?”某甲问他。
  “好吃,谢谢!”魔法师说,“我已经八十五年没吃煎饼了。”
  大家马上为他难过,更靠近了一些。
  他吃完煎饼,抹抹小胡子,说:“我不能把你们的宝石硬拿走,不然就是抢了。不过你们不能跟我交换吗?比方说,我用两个钻石山和一山谷的各式宝石跟你们交换?”
  “不干!”某甲和某乙说。
  “你们不能把它送给我吗?”魔法师又问。
  “不!不干……”他们再说一遍。
  魔法师叹了口气,接着坐了一会儿,动着脑筋,样子十分难过。最后他说:“好吧,你们继续开晚会吧!我也让自己高兴高兴,给你们变点小戏法。我给每个人各变一样东西。现在你们可以每人提出一个愿望。姆咪家的人先提吧!”
  姆咪妈妈犹豫了一下。“是一样看得见的东西呢,还是一个看不见的希望?”她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魔法师先生?”
  “噢,当然明白!”魔法师说,“变出看得见的东西来当然容易得多,不过提一个希望也可以。”
  “那我就希望姆咪特罗尔不再为看不见小嗅嗅而难过。”姆咪妈妈说。
  “噢,天呐!”姆咪特罗尔红了脸,“我心里难过,怎么会一看就看出来的!”
  魔法师把他的披肩抖了一下,姆咪特罗尔心中的忧愁马上就烟消云散。他的苦苦渴望变成了期待,好受多了。
  “我有了一个主意。”他叫道,“亲爱的魔法师先生,请让整张桌子,连同上面的东西,马上飞去给小嗅嗅吧,也不管他这会儿在什么地方。”
  说时迟那时快,桌子飞到空中,连同那些煎饼、果酱、水果、鲜花、糖水和糖果,还有麝鼠留在桌子角上的书,向着南方飞去了。
  “哎呀!”麝鼠说,“我只希望我的书回来,谢谢你。”
  “这就办到!”魔法师说,“喏,给你!”
  “《万物有用论》。”麝鼠念书名,“这一本不对,我的一本是《万物无用论》。”
  魔法师只是笑。
  “现在轮到我了,”姆咪爸爸说,“不过我很难决定要一样什么东西!我想到的东西很多很多,可没有一样正合适。一座绿色房子会更加有趣,一只小艇也不错。再说我几乎样样都有了。”
  “也许你根本就不想要什么,”小吸吸说,“你的愿望可以送给我吗?”
  “噢,这个……”姆咪爸爸说,“这个我还说不准……”
  “你得赶紧决定啊,亲爱的!”姆咪妈妈催他说,“为你的回忆录要一对上好的书夹,怎么样?”
  “噢!这个主意好极了!”姆咪爸爸高兴得叫起来。当魔法师递给姆咪爸爸两个红色摩洛哥皮的镶金书夹时,大家欢呼起来。
  “现在轮到我了!”小吸吸大声尖叫,“请给我一只船吧!一只像贝壳似的船,有紫色船帆、花木梨桅杆,还有绿宝石做的浆。”
  “这才算得上是个愿望。”魔法师和气地说,抖了抖披肩。
  大家屏住了气,可小船没有出现。
  “办不到吗?”小吸吸失望地问道。
  “当然办到了,”魔法师说,“不过我只能让它停泊在海滩旁边。早晨你到那里去就找到它了。”
  “有绿宝石做的桨吗?”小吸吸追问一句。
  “当然有。有四个,还有一个备用的。”魔法师说,“请下一位说!”
  “嗯,”赫木伦说,“告诉你实话吧,我向斯诺尔克小子借了一把园艺用的铲子,弄断了?因此我只想要一把新的。”
  当魔法师把新铲子变出来的时候,赫木伦很有教养地行了个屈膝礼。
  “好了!这一家人中,现在只剩下某甲和某乙了!”魔法师说,“你们可以提出一个共同的愿望,因为你们两个我分不出谁是谁。”
  “你不能给己自说出一个望希吗?”某乙问道。
  “不行,”魔法师难过地说,“我只能满足别人的希望,变出各种东西。”
  某甲和某乙看着他,然后他们交头接耳地嘟哝了半天。
  接着某乙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定决为你求一样西东,为因你太好了。我们要一颗跟我们的石宝一样的石宝。”
  大家见过魔法师大笑,却没人相信他会微笑。他高兴得你可以从他身上看出来——从他的帽子到他的靴子。他一言不发,把披肩在草地上一抖。瞧!花园里又一次笼罩着粉红色的光。就在他们面前,就在草地上,放着宝石之王的双胞胎——宝石之后。
  “现在你不再过难了吧?”某乙说。
  “不难过了。”魔法师用披肩轻轻地把那颗发亮的宝石裹起来,“现在每一个动物都可以提出他希望要的东西。我在天亮前将满足大家的要求,因为我得在太阳出来以前回家。”
  于是大家轮流提愿望。
  唧唧喳喳说话的、大笑的、哼着歌的林中动物在魔法师面前围成一大圈,他们各有各的要求。求得太蠢的可以再求一次,因为魔法师这时候心情特别好。大家又重新开始跳舞,一车车煎饼从树下推过。赫木伦放起越来越多的烟火,姆咪爸爸拿出放进了漂亮新夹子的回忆录,大声地把他的一些童年回忆念给大家听。
  姆咪谷里从来没有开过这样快活的庆祝会。
  吃掉所有的东西,喝掉所有的饮料,谈各种各样的事情,跳舞把腿都跳断了,在天亮前宁静的时刻回家睡觉。噢,这多么美好啊!
  现在魔法师飞回世界的尽头去了,而老鼠妈妈钻进她的窝,他们各有各的快乐。
  可最快乐的恐怕要算是姆咪特罗尔。他跟着他的妈妈穿过花园。月亮在黎明时分暗淡下来,树木在大海吹来的晨风中簌簌地抖动。
  姆咪谷里现在是秋天。没有秋天,春天又怎么能回到这儿来呢?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34+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