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春及
2017-7-24 15:03:26 作者:若绒 访问:120 评论(0) 奖励红花(0)
    天真冷啊,好像要把一切都冻住似的。霍云嫣缩了缩脖子,加快了步伐——要不是因为家里实在没吃的了,她才不想这个时候出来买东西。街上行人寥落,大家也都匆匆向自己的目的地赶去。
    真是一个无趣的深冬啊。
    “嘭——”霍云嫣的脑袋里仿佛炸开了什么,晕乎乎的。她皱了皱眉,揉着肿起来的额头,抬头看看眼前的电线杆。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霍云嫣本能地捂住头,却好像抓住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啊!”挨了撞也一声不吭的霍云嫣,终于在看向手心时惊叫起来。
    “叫什么啊,没见过精灵吗?”躺在霍云嫣手里的小家伙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紧接着往地上一蹦,身体随着落地而迅速膨胀,很快,霍云嫣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男生。
    霍云嫣盯着眼前这个男生看了许久,突然转身就跑。
    “哎,你别跑啊!”那个自称为精灵的家伙不乐意了,大长腿一迈,没两步就追上了霍云嫣。他挡在霍云嫣前面,满脸讨好的神色:“向我许个愿吧,我能帮你实现哦!”
    霍云嫣转过身,不看他:“我才不信。”
    “又不收费,试试嘛。”那家伙声音里有点儿撒娇的意味,“在你之前,单单这一年,我已经帮九个人实现愿望了呢!”
    “真的么?”霍云嫣转过身来,一双眸子闪着些许光芒。
    对方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
    霍云嫣仔细打量了那家伙一番,慢慢开口:“我想跟一个人和好,你……”
    “好,没问题!”霍云嫣的话被小精灵匆匆打断,“契约达成!我叫米帕,请多指教!”
    “我叫霍云嫣。”霍云嫣似乎没料到米帕会反应得这么快,愣了几秒,紧接着转身向街边的便利店走去,“你也不问问是谁就答应了,真不靠谱啊!”
    “我可是精灵,这种事怎么可能办不到?”米帕意识到了自己的冒失,急忙追上霍云嫣,在她耳边不停地说着,“你不知道,之前那九个愿望里有好几个简直离谱得难以想象,我都帮忙实现了,你这个愿望算得了什么?你叫霍云嫣是吧?我们的契约可成立了,我一定会帮你实现愿望的。霍云嫣?霍云嫣你说句话啊……”
    “你够了!”霍云嫣突然站住,米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一下子撞在她身上。霍云嫣也不回头,只是声音越来越低:“他叫江城。我俩之间有点儿误会,闹了矛盾,也很久没见了……”
    “误会嘛,解释清楚就好啦。”不等霍云嫣说完,米帕就接过话茬,“那我给你创造向他解释的机会,好好把握哦!”
    “米帕!”霍云嫣话音未落,米帕就自己激动起来:“米帕真棒!这个愿望一定会顺利实现的!”
    霍云嫣吐了口气,阴着脸走进了街边的便利店。哈出来的气在冰冷的空气里化成白雾,氤氲在她的眼前。
 
    
    米帕就这样在霍云嫣家里住下来。霍云嫣倒也不在意,反正平日里父母都出差,家里常常只有她一个人,有个人——哦不,精灵——陪着她,也不错。
    不过一直以来,米帕从未问过霍云嫣关于江城的事情,也没有任何行动,这让霍云嫣不禁怀疑米帕是不是单纯来蹭吃的。
    “云嫣,我跟你说,蒸鸡蛋之前要先滤掉气泡,那样做出来才好吃!还有,冰箱里的酸奶没了,记得去买。”坐在餐桌旁的米帕高声说着。
    “米!帕!”霍云嫣从厨房里走出来,“酸奶很贵,你省着点儿吃!有空不如帮我打扫一下卫生,你看这桌子都积了一层灰!还有,不许不带姓地叫我,太亲昵我受不了!”
    为了方便吃酸奶而化成人形的米帕从一碗酸奶中抬起头来,一脸无辜地看着霍云嫣,嘴巴周围有一圈奶渍。霍云嫣见米帕这样子,笑起来:“我说你……”
    “云嫣别生气嘛,毕竟我要想怎么实现你的愿望,进行这样的脑力劳动是很容易饿的。”米帕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顶着一副男生的容貌,蛮可爱的。
    霍云嫣愣住,声音也缓和下来:“你倒是有什么点子了吗?”
    “等着瞧吧。”米帕微微一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第二天是霍云嫣去上课外班的日子。她早早地起床,意外地发现平日此时在垫子上睡得正香的米帕不见了踪影。
    时间紧迫,霍云嫣简单收拾一下自己就出了门。似乎进入了冬季最冷的时候,哪怕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她依旧不觉得温暖。走进地铁站的一瞬间,霍云嫣的眼镜蒙上一层厚厚的雾气。
    摘下眼镜擦拭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霍云嫣的视线中。她一愣,只觉得喧闹的地铁站霎时变得安静。
    “怎么可能……”霍云嫣的手颤抖起来,她连忙戴上眼镜,想确认一下那个身影。
    “怎么样,我米帕厉不厉害?”米帕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霍云嫣身旁,藏在她的书包里,和她小声说着话。
    “江城……他不是早搬家了吗?学校也在另一座城市,他怎么会在这里?”
    霍云嫣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其他人都变成了模糊的影子,只有江城一个人的身影愈来愈清晰。他站在候车线那里。两个人要坐的,是同一班地铁。
    在她书包里的米帕不停地催促着:“快点儿,这是个解释清楚的好机会!”
    这话把霍云嫣拉回现实。她定了定神,咬牙,向地铁站的出入口跑去。
    “霍云嫣——”米帕被突然转身的霍云嫣甩出了书包,满脸诧异。
    等米帕再找到霍云嫣时,霍云嫣正站在地铁站入口一个人少的拐角,气喘吁吁。辫子松了些,几缕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半边脸。
    “云嫣,你之前也不告诉我江城和你不在同一座城市,我好不容易才帮你们创造了这么一个偶遇的机会,你为什么要跑啊?”
    霍云嫣抬起头,看见化成人形的米帕满脸责备的神色,勉强笑了笑:“我还没想好说什么,这次太意外了。等我准备好,我一定好好向他解释。”
    “那就再给你创造一次机会吧。”米帕叹了一口气,“又要费力费神了,我要三碗双皮奶作为补偿!”
    “一碗双皮奶就比你还大,你要三碗用来泡澡吗?”霍云嫣听到米帕的要求,忍不住笑出声来。
 
    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天气依旧寒冷,让人不想出门。霍云嫣趁着周末,想好好地睡个午觉,没想到躺下没半个小时就被米帕喊醒。
    “干什么啊?”霍云嫣揉揉眼睛,撞上一脸兴奋的米帕。
    “云嫣云嫣,我听说有个地方的火锅很好吃,我们去尝尝吧!”米帕说。
    “想吃火锅,在家里用电磁炉煮就好了,出去吃饭要花很多钱的。”霍云嫣伸了个懒腰,认真地看着眼前满眼仿佛闪着“好吃的”三个字的小精灵。
    “听说那家店的底料很特别呢,而且大家都评价说那儿物美价廉,五十块钱肯定能搞定!最重要的是适合一个人去吃哦!”米帕激动地在霍云嫣眼前飞来飞去,不停地说着,“去尝尝吧,这么久不吃顿好的,身体里会缺少油水的!
    而且,只有出去走走,才能见识到这个美好的世界啊……”
    “好啦好啦,受不了你。”可能也真是整天在家吃自己做的饭吃腻了,霍云嫣打断米帕的长篇大论,站起身来,“离晚饭时间还远着,你这么早叫我干什么?”
    “去那家店需要坐两小时地铁呢,现在正好出发!”米帕不理会霍云嫣听到“两个小时地铁”时震惊的表情,把她向外推着。霍云嫣不禁叹气——她想象中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形象全破灭了,现在这个小精灵就是个“吃货”啊!
    到了饭店,霍云嫣才意识到米帕的真正意图。她盯着坐在离入口不远处座位上的人,心突突地跳着。
    “您好,请跟我来。”见霍云嫣站着不动,负责接待的服务员又说了一遍。
    霍云嫣连忙回过神来,点点头,跟着服务员往里走去。
    “快说啊,快说‘好巧啊你也来吃饭’之类的话啊!”米帕躲在霍云嫣外衣的帽子里,贴在她耳边说着。霍云嫣也不答,只是一直盯着坐在那儿的人——
    江城。真巧,去霍云嫣的桌子必然会经过江城。
    也许是意识到有人注视,江城也抬起头,正对上霍云嫣的目光。目光交汇的瞬间,两个人都愣了几秒。
    “快说话啊!快说话啊!”米帕不停地说着,仿佛要解释误会的人是自己。
    霍云嫣眨眨眼睛,别过头,目不斜视地经过了江城。
    一回到家,米帕就忍不住问:“云嫣,上次你说你没准备好,这次还要说没准备好吗?”
    霍云嫣什么也不说,只是坐在沙发上,狠狠攥着自己的衣服。
    “你们到底有什么误会啊?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呢?有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什么也不说啊?”米帕见霍云嫣这个态度,有点儿来气,干脆化成人形,抓住霍云嫣的肩膀,让她与自己对视,“你倒是说清楚事情始末,我也好帮忙啊!”
    霍云嫣看着米帕的眼睛,依旧不说话,眸子里很快闪起了泪光。
    米帕见她如此,明显一愣,接着叹口气,松开了手:“算了,是我着急了。
    那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事不过三,你比我清楚。”说话间,米帕又变回精灵。
    霍云嫣低下头,闷闷地应了一声。
    米帕耸耸肩:“那……这次我要吃西米露,还有蛋挞——五个蛋挞。”
    “嗯。”
    “云嫣……”米帕看着无精打采的霍云嫣,没再说话。
 
    春季开学没多久,学校举行联谊活动。
    作为学生会的成员,霍云嫣应该去帮忙,但就个人而言,她却并没有多大兴趣参加。所以,当她听说又有学校联谊活动时,她也只是在自己的日程表上记了一笔,没想到,米帕却一脸严肃地出现在她面前:“前两次没有事先告诉你,是我的疏忽。现在我告诉你,这次学校联谊活动你还有和江城相遇的机会,要把握好。”
    霍云嫣很少看见米帕这么严肃的样子,她呆呆地点了点头。
    学校联谊活动的日子如期到来,霍云嫣却突然不想去参加了。在负责人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后,她终于磨磨蹭蹭地出现在签到台。
    “快,你来负责签到。我们人手不太够呢!”负责人把霍云嫣按在椅子上就去另一边忙活儿了。霍云嫣摸了摸狂跳的心脏,努力平静下来,打开签到本。
    这时,一个声音让霍云嫣连忙抬起头:“你好,请问是在这儿签到吗?是你啊,霍云嫣?”
    “江城。”霍云嫣尴尬地笑笑,故作平静,“你也来了啊。”
    “是啊。”
    “好久不见,江城你还是老样子呢。”霍云嫣眯起眼睛,翻了翻签到本,然后找出一页,“喏,在这儿签就好了。”
    江城俯下身签到,他的眉目依旧如昨。霍云嫣知道米帕又在着急了,因为她听见,米帕一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为什么不多说几句啊?至少解释一下你们之前的误会啊!”
    直到江城签完到,进入会场,霍云嫣也没再说什么。等同学们陆续入场之后,霍云嫣和负责人说自己临时有事,就离开了会场。
    “霍!云!嫣!”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米帕终于忍不住蹦出来,“你在做什么啊!你说要好好准备来解除误会,怎么就说了这么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啊?”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霍云嫣看向远方,视线中找不到一个焦点。
    “好什么啊!你不是想跟他和好吗?要和好不就得解除误会吗?你们现在的关系别说像朋友,连陌生同学之间都没这么疏!”米帕越说越来气,也不管霍云嫣的头越来越低,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愿望这东西,是要自己愿意付出努力去实现的。之前有人向我许愿,想考一个以他当时的成绩根本考不上的大学,结果我只是帮他找了学习资料,他拼命学习,最终真的考上了。你呢?你什么努力都不付出,机会近在眼前也不把握!你这样有谁能帮你?谁也帮不了你!那根本不是你的愿望!”
    那根本不是你的愿望……
    霍云嫣抬起头,正看见米帕愤愤地离开。
    “米帕!”霍云嫣没来由地心慌起来。她仿佛回到了很久之前,江城就是这样离开,越走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和她再也没交集。
    “米帕——”
    霍云嫣喊着,追了过去。可米帕走得那么快,一眨眼间就消失了踪影。
    愿望这东西,是要自己愿意付出努力去实现的。
    霍云嫣的脚步逐渐慢下来。她站在原地,周围空无一人,只有光秃秃的树木。
    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
    学校联谊活动的日子如期到来,霍云嫣却突然不想去参加了。在负责人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后,她终于磨磨蹭蹭地出现在签到台。
    “快,你来负责签到。我们人手不太够呢!”负责人把霍云嫣按在椅子上就去另一边忙活儿了。霍云嫣摸了摸狂跳的心脏,努力平静下来,打开签到本。
    这时,一个声音让霍云嫣连忙抬起头:“你好,请问是在这儿签到吗?是你啊,霍云嫣?”
    “江城。”霍云嫣尴尬地笑笑,故作平静,“你也来了啊。”
    “是啊。”
    “好久不见,江城你还是老样子呢。”霍云嫣眯起眼睛,翻了翻签到本,然后找出一页,“喏,在这儿签就好了。”
    江城俯下身签到,他的眉目依旧如昨。霍云嫣知道米帕又在着急了,因为她听见,米帕一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为什么不多说几句啊?至少解释一下你们之前的误会啊!”
    直到江城签完到,进入会场,霍云嫣也没再说什么。等同学们陆续入场之后,霍云嫣和负责人说自己临时有事,就离开了会场。
    “霍!云!嫣!”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米帕终于忍不住蹦出来,“你在做什么啊!你说要好好准备来解除误会,怎么就说了这么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啊?”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霍云嫣看向远方,视线中找不到一个焦点。
    “好什么啊!你不是想跟他和好吗?要和好不就得解除误会吗?你们现在的关系别说像朋友,连陌生同学之间都没这么疏!”米帕越说越来气,也不管霍云嫣的头越来越低,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愿望这东西,是要自己愿意付出努力去实现的。之前有人向我许愿,想考一个以他当时的成绩根本考不上的大学,结果我只是帮他找了学习资料,他拼命学习,最终真的考上了。你呢?
    
    米帕气消了,到底还是回到了霍云嫣的家里。
    米帕是从窗子进去的。当时天已经黑下来,霍云嫣的屋里却没有一点儿灯光,整间屋子都静悄悄的,让米帕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这家伙,不会还没回来吧……
    一阵略粗重的呼吸声吸引了米帕的注意力。打开灯时,米帕才看见霍云嫣在沙发上睡着了,脸上挂着些许泪痕。米帕化成人形,想把她抱到床上去,触碰到霍云嫣皮肤的时候,手突然像触电一般缩回来。
    她发烧了,还是高烧。
    “这孩子,在搞什么啊?”米帕皱皱眉,翻出退烧药给霍云嫣喂下去。霍云嫣本就睡得不踏实,被这么一晃,自然醒了过来。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看见眼前熟悉的人影。
    “你回来了啊……”
    “你和江城到底有什么误会啊?”
    这话让霍云嫣很快回过神来。她垂下眼帘,由于生病,声音显得更加虚弱:“这误会,怕是没法消除了吧。”
    “有什么误会是不能消除的呢?”米帕说着,轻轻抱住霍云嫣,“刚刚我从书上看到,说拥抱是解决误会的最直接的方法,你要是这么抱他一下……”
    米帕只觉得霍云嫣在被抱住的瞬间浑身一颤,接着,压抑着的抽泣声传出来,很快就变成了毫不掩饰的哭声。
    “你说得对,我从没想过要实现那个愿望,我和他之间根本没有因为误会而产生隔阂。我只是觉得你化成人形的时候和他一样,所以不禁去想,你以他的面貌陪我也很好。”霍云嫣抽噎着,也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
    米帕眨眨眼睛,没再说什么,只是慢慢地把她抱得更紧了。
    米帕没有告诉霍云嫣,自己化成人形的时候,在不同人眼里形态也不同——
    会成为那个人当时所想到的人的形态。
    这个也不必说了。
    有些事,哭出来就好了。
 
 
    “所以说,你想成为正式的精灵,必须在一年内帮助十个人实现愿望?”
    霍云嫣的烧退了。米帕也向霍云嫣坦白,之所以那么急于帮她实现愿望,是因为要成为正式的精灵必须在一年内帮助十个人实现愿望。如今一年期限将至,而霍云嫣的愿望迟迟没有实现,米帕过去那些努力很可能会白费。
    “原来是这样啊。”霍云嫣笑起来,“你直接和我说不就好了。”
    说完,霍云嫣给江城拨打了电话。江城接起电话,得知对方是霍云嫣后,问:“有什么事吗?”霍云嫣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说:“江城,谢谢你。”
    “我们之前确实有误会,也因为那个误会而冷战了一阵子,但我们都早已释怀。我们走在了不同的道路上,所以圈子越来越不同,彼此间也越来越远。
    我一直拿误会来搪塞自己,无非是不愿意承认,曾经一起长大的朋友也有一天会各奔天涯。”挂掉电话后,霍云嫣这样对米帕说道。
    “不过现在没事了,总不能因为不愿接受而把过去所有的美好都忘掉吧。”
    霍云嫣面露笑容,“毕竟,我们都在往前走,过去的美好也都存在,一起相伴走过一程,往后的路程不能一起走也没什么关系。”
    “这样,也算和好了吧。”霍云嫣看向米帕——米帕已经恢复成了小精灵的模样,巴掌大小,正眨着眼睛看她。
    “那么,你的任务也完成了。”
    米帕并没想过这个愿望是以这种方式实现的,看着霍云嫣半晌,突然意识到她从没这样轻松地笑过。
    终于,米帕也面露笑容:“只要你觉得愿望实现了就好。”
    米帕眨眨眼睛,又补充道:“为了犒劳一下我,这次请我吃西米露吧!”
    “米帕!你这个‘吃货’精灵!”霍云嫣话音未落,就笑了起来。
    阳光透过窗户缓缓地洒进屋子。春天将至,一切冰封也该解冻了。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5+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