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偷芦荟
2017-7-24 15:38:41 作者:羊白 访问:171 评论(0) 奖励红花(0)
    我们班里有个女孩儿,叫李春芽。李春芽长得眉清目秀,男孩儿都喜欢她。
    有天,李春芽削铅笔时把食指削了,血流不止。老师赶快用布条给她包扎了一下,然后让她回家休息。
    第二天,李春芽来上学,同学们都争着来看她的食指,问她疼不疼。这让她难为情。她摇头,又点头。胡振山头头是道地说:
    “能不疼吗,十指连心呢……”胡振山还说,他大伯家有云南白药,治伤口可管用了,他要给李春芽弄一些来。
    胡振山的一席话让我既羡慕又自卑,觉得只有他配关心李春芽。我呢,纵然也想爱护,可我能干什么呢?我一点儿力也使不。
    几天后,李春芽的食指还裹着布,写作业都困难。我问她:“胡振山给你弄来云南白药了吗?”李春芽红着脸,摇摇头。我一筹莫展,突然想起前几天囫囵吞枣地读过一本武侠小说,里面有一位大侠在山野受伤,他找来芦荟,切片取汁敷在伤口上,伤口很快就愈合了。芦荟有如此神奇的疗效,让我吃惊,如今更是惊喜——
    如果我也弄到芦荟,李春芽的手不就可以好了吗?我兴奋起来。接下来一整天,我一直在琢磨芦荟的事情。
    当时农村条件艰苦,吃的都紧张,没人养花养草。至于芦荟,我压根儿就没见过。查新华字典,字典里有“芦”这个字,解释词条却是“芦苇”;再查“荟”,解释词条却是“荟萃”。我问了好多同学,他们也不知道芦荟。不过王宏斌告诉我,语文老师有一本大字典,兴许那里面有,可以借来查一查。
    我问李老师借来那本大字典,一查,居然真有,还配有芦荟的简图,更明确地说了芦荟有消炎的作用。我心里大喜,像是看见了一道曙光。
    可是,到哪里去找芦荟呢?
    农村里显然没有,学校也没有,唯一的希望就是去镇上看看。保险起见,我特意找来一张白纸,把芦荟的简图画了下来。
    放学后,我向镇上飞奔而去。跑到镇上,我已大汗淋漓,稍稍休息,就去卫生所、供销社和乡政府看了看,都没有我要找的芦荟。我想不明白,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就没人种呢?反过来一想,没人种不正说明它稀奇珍贵吗!稀奇的东西必定神奇,有特殊疗效,也就是说,书上的说法是可信的。
    我继续在镇上游荡,眼睛像猎犬一样机警地搜寻,心里念着“芦荟”,希望奇迹出现。
    整个桔园镇都被我转遍了,依然不见芦荟。
    我意识到,必须得冒险,去791 部队看看。
    791 部队在镇西的伏牛山山脚下,大铁门常年有警卫把守。听人说,那里面很大,有秘密的山洞,里面装着枪支弹药。
    来到791 部队的大门口,看着笔直的警卫,我心里“啪”一声响,像一只将被人拍到的苍蝇,惊慌又绝望。
    如何才能进去呢?绕到后面爬围墙是个办法,却太冒险。我个子矮,况且不清楚里面的情况,说不定刚跳下去就被人家捉了现场。
    做贼心虚,怕警卫员留意到我,我躲到侧面的角落里想办法,做思想斗争。
    这时,过来几辆牛车,上面装着石头。部队里面常年有土木工程,我快步跑上去,给一位农民老伯推车,假装是他的孩子,混了进去。
    我忐忑地四下张望,里面有许多红砖砌成的楼房,高大气派,多是三四层高。我举棋不定,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
    我琢磨,军营里肯定没有芦荟,必须找到家属区,于是开始留意哪儿有女人,哪儿有小孩,走走停停,心虚极了。后来,我终于找到了家属区,有三四栋。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家二楼住户的阳台上豁然出现了一盆芦荟,肥厚碧绿的叶子舒展着,让我两眼放光。我拿出简图,就像拿着一张寻宝图,正儿八经地比对着,没错,那就是我要找的宝贝。
    登门讨要显然不可能。爬楼呢,虽不高,但大白天的,被人看见怎么办?于是,一个念头从我心里冒出来——等到天黑再行动!
    里面有竹林,我猫到背人处,折下一根长竹竿,又在竹竿的顶端破了口,弄成一个夹子的结构。我打算用竹竿把芦荟叶夹下来几片,神不知鬼不觉,住户应该不会发现。
    等到天黑,各家住户的灯陆续亮了起来,家属区里并没有闲人走动。
    我躲在楼下的树影里,心突突直跳,生怕有住户会突然出来。
    我的计划基本可行。只是“夹子”有点儿软,要把柔软的芦荟叶取下来并不容易。为了增加力量,我不得不旋转竹竿,左右扭动。
    终于,我取下来两片芦荟叶,心里好激动。
    取第三片时,由于扭动竹竿的力量过猛,竹竿碰到了旁边一个小花盆。接着,只见一个黑影坠落下来。我本能一躲,头躲过了,小花盆却“砰”一声砸在我的脚背上。我顾不上疼痛,扔掉竹竿,落荒而逃。
    我一口气跑出了很远。心都快跳出来了,感觉随时会被人捉回去。
    出大铁门时,我以为警卫会盘问我,结果却没有,好像我只是一只流浪猫而已。
    出了791 部队,我长舒一口气,这才意识到脚上的疼痛和肚里的饥饿。我,狼狈不堪的我,总算胜利而归了。
    第二天,我的脚肿得像一块馍。我一瘸一拐,把三片芦荟叶送到李春芽家。我自信满满地对李春芽说:“这芦荟叶很神奇,把汁液涂上伤口,伤口很快就会愈合。”李春芽将信将疑。她问我这玩意儿是从哪里弄来的,我没有说,也没告诉她我脚瘸的原因,只说不小心把脚崴了。
    几天后,我问李春芽手好些没有。李春芽说:“好些了,你看,新肉都长出来了。”我好高兴,感觉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可春芽接着又告诉我,那三片芦荟叶她压根儿就没用——她妈妈问了医生,医生说芦荟不是药,只能起辅助作用,还是云南白药管用一些。
    那一刻,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我把裤兜里的芦荟草图掏出来,撕碎,狠狠地用我的瘸脚又踩了一下。一股锥心的疼痛蔓延我的全身。没人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流泪。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51+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