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雨中奇遇
2017-7-24 15:43:07 作者:苏棠 访问:147 评论(0) 奖励红花(0)
    “真烦,又出不去了!”白茉的妈妈操着吴侬软语,语气却恶狠狠的。
    白茉听见妈妈的话,内心烦躁起来。
    她合上书本,迈向那一扇小窗。这梅雨季节,是白茉最喜欢的季节,时不时就会有小雨降落。她屋子里的花香弥漫在潮湿的空气里,慢吞吞地发酵。当然,她最喜欢的还是听雨声。就像现在,趴在微凉的木头窗台上,看外面一片朦胧的灰色,听雨为她弹奏一曲小调,这时她会喃喃地念叨一些不快乐的事情。白茉一周前搬到这间屋子,进入一所新学校,新学校里的女孩儿都那么漂亮,不像自己,身材单薄,说话还有奇怪的口音。她不知道怎样才能拥有一个朋友,才能获得友谊,连说一声“你好”的信心都没有。
    忽然有一只白鸟掠过对面的青瓦,留下清脆的叫声:“茉——”白茉乍一听真的像是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不一会儿又笑了——白茉,你在瞎想什么呢?
    她贴着窗玻璃,聆听外面的世界。
    “哗啦哗啦——”青绿色的树叶被雨水淋湿,那声音是它们在笑吗?
    “茉……你终于来了啊。”
    白茉抬头看一眼,一切如常,那飘忽的声音是隔着多远的距离飞来的呢?
    “你是谁?”白茉轻轻地问。
    “现在我是雨,原来我是云。”
    白茉想,只有经过打磨才会有这样轻柔又清澈的声音吧?这声音令白茉联想到家乡娴静的女子,她们栖居水畔,从不动气,从不急躁。
    白茉真切地感受到了“她”的存在,窗上透明的雨痕、晶莹的雨珠好像都有了生命,倒映出白茉的影子。白茉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窗,把声音提高一点儿:
    “只有我听到你说话,对吗?”
    “对啊,茉。很多人是听不到的,他们也不需要听到。”
    白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继而有了一种甜蜜和快乐,就像咀嚼着一块桂花糖糕般:“这么说,我是你的好朋友了?”
    “是啊,茉。尽管以前我们没说过话,但我知道你的忧伤。”一阵风挟着几滴雨吹过来,雨凉凉的,落在白茉身上很快就消失了。白茉闭上眼睛,在风里她好像是透明的,风撩动她的短发,发丝轻轻扬起,就像展翅的蝴蝶。
    “你见过花园里的小月季吗?我是云的时候,会变化出各种样子逗她开心。她会一边跳舞一边对我微笑,我也好开心。那天她说她渴了,我就变成雨水落了下来。可她太娇嫩,雨滴落得太重,我怕再这样下去她会受伤……你能帮我给她遮会儿雨吗?”
    “我现在就去。”白茉拿起一把雨伞,偷偷走出门去——妈妈在睡午觉,没有察觉。
    她走下楼梯,撑开雨伞,冲进雨里。
    外面是一片朦胧的灰色,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儿左顾右盼地寻找着,一洼洼雨水浸湿了她的帆布鞋,溅起的水花落在她的白裙子上。
    “找到了!”白茉停在一丛月季花前面。她从没注意过,这个破旧的小花园里还有这么美的花朵。一朵朵亭亭玉立的月季摇曳生姿,看到白茉就簌簌作响。那一大丛月季的边角处,还有一朵浅黄色的小月季。
    “你能帮我遮雨吗?”一个虚弱的声音几乎被雨声淹没。
    白茉这才注意到这朵小月季,立刻斜了斜雨伞。
    “谢谢你。”
    这就是雨说的那朵小月季吧?相比之下,这朵小月季如此娇小,花瓣不停地战栗。其他月季对她不屑一顾,她兀自站在边缘,显得孤零零的。
    “我该送你些什么呢?请你离我近一些。”小月季的声音稚嫩而甜美。
    白茉有点儿疑惑地俯下身,这时,一缕沁人心脾的幽香钻入她的鼻孔。
    淡淡的欣喜浸润着白茉惆怅的心,她嗅着那芬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感受到浓浓的暖意。
    雨水渐小,白茉用指尖拭去小月季身上的雨珠。白茉微笑着凝视她,默默地想:她长大后一定很美丽,再也不需要别人为她遮雨,她会和其他月季一样,在大雨里翩跹起舞。
    “你能常来看我吗?云说她会离开一阵子,那样我会很想念她。”
    “当然。”白茉忽然有点儿伤心。
    小月季并不知道,云为了她变成了雨,而雨走了就不会再回来。
    白鸟在枝头欢快地鸣啭,雨已停。
    白茉扔下伞,站起身,放开声音呼唤着:“雨,雨,你已经离开了吗?”
    她听见一个声音,飘得越来越远:“茉,你会拥有友谊,不要吝啬你美丽的笑容。而我就在空气里,永远陪伴着你……”
 
作者:天津市南开中学 苏 棠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4+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