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炫风 > 阅读文章
七爷爷的小书屋
2017-7-24 15:53:14 作者:张可 访问:97 评论(0) 奖励红花(0)
    早晨的日光还算柔和,道旁的树叶轻轻颤动,夏日的泥路让人走得踏实而舒畅。这里是明中村,颇有几分超凡脱俗的气息,本土作家写的小说《狃花女》就在此取景,拍摄成了电影。
    小小书屋立在不远处的明中村村支部,我一眼便看见了门边鹤发白衣的老人——七爷爷。
    我与七爷爷的相识要从这间书屋说起。
    七爷爷是退伍老兵,七八十岁了,在村里颇有威望,膝下无儿孙,一直独居在村委会旁边的老木屋里。村里建农家书屋时,七爷爷便自告奋勇要来打理书屋。
    每年暑假,我都会回乡下外婆家小住一段时间。去年暑假,我看到村委会那里多了一间白净的小房子,上书“农村书屋”,一时间颇为惊讶,便跑过去一探究竟。书屋不大,放着两排长书架,还摆着长桌,里面人不多,有的在看书,有的在挑书,小窗开着,阳光温暖地照进来。
    彼时,七爷爷正坐在门前看书,见我一脸惊讶,便问:“小丫头,来看书啊?”“啊?我……七爷爷,这间书屋是怎么回事?”“国家政策好嘛!”七爷爷摘下眼镜,笑了笑,“来看书吗?”“好呀!”我一喜,正愁村里没地儿寻书看呢!
    书屋里的书大多关于农业生产,因而识字的村民有空便会来看,七爷爷也会把书上的知识讲给不识字的村民听,几个在镇上读小学的学生放假了也会来看名著。七爷爷年轻时在部队识了些字,也爱看书,总对同村人说:“看书好,娃儿更要多看书!”村里人每次都笑着说好,把七八岁的孩子送来看书。但男孩子贪玩,大多没一会儿就放下书,下河摸鱼去了。
    七爷爷觉得这样不行,便把家里的藏书都搬来,又自己购了些,村委会再添了些,这样一来书屋多了许多小说、儿童文学甚至科普类书籍。
    书的种类多了,来的人也多了。记得有一次,傍晚几个小孩子看完书准备回家,其中一个男孩儿嘴里念叨着:“项羽真是个英雄,我以后也要像他那样!”同行的孩子笑他:“得了吧,你先把乘法口诀表背熟!”
    那男孩儿闭着眼,缓缓摇头说:“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七爷爷故作疑问状道:“你说说鸿鹄是个啥东西?”那男孩儿一下子涨红脸跑了,引得大家一阵欢笑。
    七爷爷看着高兴,对我说:“这个时代,读书才是好出路。从前村里落后,条件有限,孩子们视野小,现在好了,村里就有书屋,多方便!”
    七爷爷的眼里闪着光,脸上泛起红润,皱纹随着笑绽开,露出发自心底的愉悦。
    悠长的夏日,因为书屋的存在而变得充实。暑假结束,我要回另一座小城上初中,离开时,七爷爷递给我一套曹文轩老师的书。他说:“有空时看看,看完再还不迟,这些书写得好,适合你们看。你还小,有的是看世界的机会,七爷爷没走过的地方你替我去看看啊!”我觉得心酸,只说:“有这么多书,爷爷您不会无聊的。”七爷爷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老人家没什么无聊之说,夏天过了还有得忙呢!”我点点头,不知说什么好。我知道七爷爷没有成片的稻子要割,好在有这间农家书屋,他能把自己丢入浩瀚书海中去。
    寒假,我想去看看七爷爷和书屋,但放假迟,天又冷,过年总是匆忙,上了初中作业多起来,外婆也从荔溪乡下带了糍粑和干豆腐来我家过年,所以我终究没去成。听外婆说,七爷爷摔了一跤,腰折了。
    怀着对七爷爷的担心和想念,我把他给我的《草房子》、《蔷薇谷》、《青铜葵花》都看完了。这些书,我原本以为自己会看不懂,看完后却觉得长大很多。
    这个暑假,我要去还书,要去看七爷爷,要告诉他这些书真好看——我喜欢《草房子》里那个在找鸭子的夜里一夜长大的杜小康,感受到了《青铜葵花》中无言的爱……我有很多话要对七爷爷说。
    来到书屋,门前的七爷爷不见了。
    外婆说,他在端午节那天过世了。他快咽气的时候,在外村劳作的侄儿匆匆赶回,在山上养羊的侄女啜泣掉泪,他最爱的一个堂孙子在深圳打工,下葬入土时也未能回来。
    我的眼睛湿润了。瞥了一眼书屋里的书架,涌起了万千思绪。如果没有这间书屋,七爷爷的最后两年会如何度过?酸楚与庆幸交织着在我心头,我想,还好有这间书屋,让七爷爷的晚景不至于太忧伤,甚至,因为有了微黄的纸张,七爷爷的晚年生活才多了些阳光。
    有人说:“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我对此深信不疑,那遥远的天堂依然有卷海书山,那就是七爷爷的归处。
 
指导老师:戴小雨
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第一中学 张可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6+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