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不腻
2017-7-24 16:09:38 作者:孟纯青 访问:155 评论(0) 奖励红花(0)
    他没事就喜欢刻东西。
    阳光充足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阳台,拿一把刻刀在木头上刻。他刻得很认真,专注的表情从那副深红色老花镜透出来。
有时他会吹一吹木屑,那些淡黄色粉末在空中飞舞,每一粒都闪着光。
    云禾印象中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三岁。当时母亲把云禾领进他家门,他就站在沙发边上,冲云禾张开了双臂。
    “叫外公,他是你外公。”母亲俯下身凑在云禾耳边说。
    云禾没说话,只是一直看着他——他的鼻子很塌,嘴唇边上有一颗明显的痣;他的身体虽然有些发福,头发却白得不多。见云禾一直盯着自己,他眯起眼睛笑了笑,脸上的几道皱纹挤在一起。
    云禾怕生,看到他笑反而向后站了站。他并没觉得尴尬,走过来抱起云禾。
    “长这么大就不认识我了?”说话间他在云禾脸上亲了几下,“你刚出生时还是我带的你呢!”
    云禾没听清他说的话,但他的嘴里那股难闻的气味直往云禾鼻子里跑。云禾挣扎了几下也无济于事,手不由自主地打了他一拳。
    他被这一拳打懵了,蹲下身把云禾放在地上。母亲说着:“哎,怎么能打外公呢?”云禾害怕地躲到母亲身后,用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裤筒。
    外婆不知什么时候从一旁走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说:“你看看你啊,连小孩子都不会哄。”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独自走回书房。外婆拉着云禾坐到沙发上,拍手逗云禾开心。
    半晌,他从书房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只麋鹿雕像。那只麋鹿的左前蹄微微抬起,头高高挺立,两根鹿角直刺天空。他把木雕在云禾眼前晃了晃。
    云禾跳起来忍不住想抓,他却突然把手一缩。
    “这头麋鹿是当年送给你外婆的,可别碰折了。”他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我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拿出来,你要再不让我抱一下,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云禾抿抿嘴,转头看一眼坐在一边的外婆,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他喜欢雕刻,甚至有些痴迷。
    他可以在阳台上一坐就是一上午,不同任何人说话,拿着刻刀不停地刻,腰弯成一张长弓。有时候外婆在阳台收衣服,听到声响他抬一下头,见没自己的事便又低下头去,动起手上的刻刀。
    他的刻刀放在一只棕色盒子里,每一把都长短不一,新旧程度也不一样,有几把甚至因为使用年数太长而开始生锈。母亲劝他换副新的。他说这些刻刀对于他而言就像是张飞的丈八蛇矛,跟了他无数个年头,彼此间有了感情,倘若哪天换掉,新东西用起来肯定难以得心应手。
    云禾心想:刻刀又没生命,怎么会和人产生感情呢?简直是胡说八道。
    在他雕刻的间隙,外婆会为他送去一杯茶,普洱加上枸杞,浓浓的热气飘在杯口。同样的用料,他喜欢的味道这世上只有外婆一个人能泡得出。
    云禾亲眼看见有次母亲为他泡好了茶,他只抿了一口,就放下杯子摇头。
    他和外婆不怎么说话,多数时间屋子里都静悄悄的。
    偶尔来些朋友,都是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屋子里才热闹起来。
    他坐在沙发上同那帮朋友闲聊,话题很广,几个人经常笑声不断。他说话的时候喜欢双手交叉放在腿上,不时舔舔干裂的嘴唇。
    这种时候,外婆一般坐在一边,不插嘴,也没什么动作,就静静听着。
    他们有时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阳光晒得外婆快要昏睡过去。云禾见状赶忙跑过去摇摇外婆的手,叫她陪自己去看电视,里面正播着某个明星的演唱会。
    “我现在就是在听一场演唱会啊。”外婆睁开眼,在云禾的脸颊上亲一下。
    云禾想:他是不是不喜欢外婆,要不然他怎么从不主动跟外婆说话呢?
    晚上睡觉前,云禾问母亲这个问题。母亲笑着摇了摇头。
    母亲说,他和外婆相遇的那个年代物质匮乏,加上北方一些地方闹饥荒,很多人都只能艰苦度日。
    那样的社会背景下,他却活得光鲜,经常从路边捡被风吹落的树枝,下课时用削铅笔的刀将树枝刻成一件件形态各异的作品。他把这些作品摆在窗台上、椅子边,把课桌周围布置成一个小型博物馆。
    因为雕刻,他在学校里颇有名气,放现在绝对称得上是“校草”。不少女孩儿会花六分钱从外面的商店里买一包水果糖,塞进他的课桌里,讨他欢心。
    外婆也在这帮女孩儿当中。当时外婆的家境一般,每次她只买一种白色奶糖,趁教室没人时小心翼翼地塞进他的课桌。
    在一堆花花绿绿的水果糖中,白色奶糖反而显得十分特别。就这样,他记住了这个特别的女孩儿。他把那些水果糖分给周围的同学,而自己偶尔上课累了,则会剥一粒奶糖含进嘴里。
    后来有一段时间,外婆病了,高烧不退。他向别人要来了外婆家的地址,前去看她。他站在外婆家的屋前,和她对视几秒,在窗户上用颜料画了一张笑脸,转身跑掉了。
    接下来,外婆的病很快就好了——那张笑脸简直比药水都管用!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的感情单纯得像白开水,达到沸腾的温度就会不停向上冒气泡。从那以后,他和外婆成了学校里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再后来,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再也没分开。    
    “所以啊,你外公怎么会不喜欢你外婆呢?他们之间的情感就像当年你外婆送他的奶糖一样,虽然没有糖精提味,吃起来还有些粘牙,但那种淳朴的味道吃几十年也不会腻。”云禾在快要入睡之际,听见母亲这么说道。
    周末,母亲带着云禾去他家时,他正和几个朋友说话。
    那些人看起来比他年轻不少,说话时眼睛里放光。不像他,眸中很少有波澜。那些人劝他再出山,接些雕刻的活儿,或把一些成品卖给他们。
    他静静地听着,待对方说完以后便摆手拒绝。
    那些人一再劝说,但无论他们开出多高的价格,他始终没有点头。谈了一个多小时,那些人也累了,站起身离去。
    他们走后,他一声不吭地走上阳台,盯着桌子上的刻刀看了很久,半晌轻轻叹了口气。
    云禾在一旁好奇地看着他,他脸上的皱纹里塞满了岁月。
    他转头看向窗外,远处有一个不大的广场,路灯立在四角。广场中心有一群花枝招展的老年人,充满节奏感的音乐从音响里播放出来。那些老年人踩着舞步,随音乐舞动着手中的扇子,每个人都快乐无比。
    云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人群中的外婆。她穿着一身黄色运动服,站在队伍中间大方地做着动作,白发在空气中飘动,像是一面明亮的旗帜。
    他低下头,忍不住笑了。
    外婆的心脏病在一个冬天加重,迫不得已住进医院,每天都要用一根透明管子吸氧治疗。
    子女提出要全天陪护,他一再拒绝。母亲说他这么大年纪,累坏身子可不好。他却说他这辈子欠外婆太多,一定要守着她,子女们工作忙,经常来看看就行。
    夜里,云禾听到母亲抽泣的声音。第二天云禾吵着让母亲带自己去看外婆,母亲熬了一保温壶的鸡汤,带着云禾去了医院。
    病房里很安静,外婆靠在床头。他在床边默默地削一只苹果,削好后递到外婆手里。外婆接过后咬下一大口,笑着在嘴里咀嚼。
    母亲把保温壶放在一旁,他冲母亲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指了指墙上的挂钟,示意外婆吃完苹果就休息。
    等外婆睡下,他揉了揉眼睛,疲惫地趴在床边。
    外婆去世的时候,家人都站在病房里抹眼泪。
    只有他,坐在病床前没掉眼泪。他一直握着外婆的手,嘴里讲着只有他们才能听懂的故事、他们才知道的人名。外婆躺在被子里,无法回应他。
    外婆走后,他像变了一个人,性格开朗许多。他从市场上买回几盆绿萝,放在家里养着,每天用一只小喷壶浇水。家里来了朋友,他会做晚饭,主动把朋友留下来。还有,他开始去接云禾放学——以前,这是外婆一个人的活儿,费尽口舌他都不愿意去。现在,他握着云禾的手走在拥挤的人群中,大声地给云禾讲他从报纸上看到的国内外大事,仿佛一位充满激情的演说家。
因为放学早,云禾会在他家里待一会儿,等母亲下班来接。他在桌子上放了一盒甜食,叫云禾写作业写累了就吃一点儿提提神。说完他走到客厅,靠在空荡荡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云禾拿起一根江米条,放在手里瞧了瞧,然后放进嘴巴。但那种味道着实让云禾受不了,甜到腻人。云禾一连喝了好几口水才把味道冲淡。
    母亲接云禾走的时候,他把门打开一条缝,半倚着身体向外看。母亲带着云禾转过几个楼层的转角,楼道里突然传来关门声,震亮了整栋楼的声控灯。
    春节前夕,街道被装点上漂亮的红色。他一个人踩在凳子上,在家门口贴上春联和一个大大的“喜”字。
    “我以后再也不刻东西了。”中午吃饭时,他一边夹起青菜一边说。
    家人都为他高兴,毕竟他已步入老年,身体最要紧。母亲站起来给他盛了一碗鸡蛋汤,笑着放到他面前,金灿灿的蛋花浮在汤面上。
    窗外,爆竹轰鸣。
    午饭过后,云禾跟他进了书房。里面有一个三层的玻璃柜,里面摆满了他这辈子得意的作品。云禾站在柜子前看了一会儿,他从一边拉开柜门,把一件新雕好的木雕放进去。
    那是一个坐在石凳上的年轻女孩儿,手里捧着一本书。她穿着一条轻纱般的裙子,麻花辫垂在胸前。她甜美地笑着,嘴角向上勾出好看的弧度,像是倒映在水中的弯月亮。
    云禾想:那分明是外婆年轻时的模样。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7+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