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你的来信
2017-7-24 16:15:00 作者:孙君飞 访问:145 评论(0) 奖励红花(0)
    我渴望的,不是谁发送过来的一直闪烁着仿佛在催促我赶快看一下的手机短信,也不是标记着未阅读的电子邮件,甚至不是电话——我所渴望的是你亲手用笔墨在纸上写好后再邮寄的书信,虽然没有马蹄音,却有邮递员阿姨戴着毛线帽和长围巾的温暖身影,还有我的心跳和拉长的思念。
    许多人在拥有电子书阅读器以后,家里的纸质书越来越少,怀抱着一本书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再也没有体验过。我看着冰冷的电器挤走了角落里的书橱,突然想起远方的你,住在松花湖边的你。记在你脑海里的美丽词汇远比我多,更让人向往的是你经历的故事比我多得多,而且你比我更活泼、坚强,你心里面的忧伤和惆怅也跟我心里的不一样,它们在你那里就像雾凇一样,而在我这里却如同雾霾,所以我突然想起远方的你,很想拥有你亲手书写的一封厚厚的信。我还没有拆开这花蕾般的惊喜,却已经嗅到了春天的气息。
    经过讨要才拥有的书信没有多少喜悦,期待很久终于到来的书信方才能够让我心潮澎湃,幸福得好像得到了你真实温暖的拥抱。我不会急着拆开你的来信,信中的内容我肯定能够猜到一些,你在我的想象中已经住了很久,再离奇的想象也有准确的地方,在千万个猜想中一定会有说中的一个。我收到你的书信后并不急着从第一个字看到最后一个字,一封信看完后就再也没有秘密,再也没有期待了。我要缓一口气,将紧缩起来的心情铺展成一片花海,还要对刚才觉得跟我毫不相干的事物笑一笑,打个招呼。我就那样轻轻地把你的信放到实木书桌上,走了那么多的路,颠簸了又颠簸,还在邮袋里经历了那么多黑夜,也要给书信一个缓缓苏醒的机会才好。虽然慢,却一定会到来,这正是我渴望的啊!
    诗人高银也说:“我们在这里稍作停留吧/ 稍作停留的地方不是也很重要吗?”让你的来信稍作停留,这使静静放着信的书桌也变得重要起来。
    我已经分辨不出我的书桌是榆木还是核桃木,除了几本实用的似砖头那么沉、那么方正的书外,宽大的书桌其实挺荒芜,他们拿走了武侠、言情、奇幻、诗歌……甚至拿走了我曾经的睡前童话书;在人来人往、挤挤挨挨的地方,我也找不到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我总是想起远方的你,每一年都会给我写信的你。你写得少,但写得厚、写得认真,每一个字都像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雕刻而成,而且你寄来的每一个字都是我做梦也想看到的字,写得飒爽又飘逸,跃然纸上,吐露着芬芳,灼热又清凉,每次都让我饱含热泪。其实你只寄给我一张你抚摸过的、注视过的纸张就够好了,你却坐在灯光中给我写下那么多美丽的汉字。虽然古代的人也书写过这些汉字,但在你那里它们有了崭新的含义和最意想不到的组合,即便是一个简单常见的“好”字,也只有你才会用那种细致深情的写法,那个“好”字是你纯手工创造出来的一个特殊礼物,不是印刷体,不是手机默认的字体,而是全世界也独一无二的一个“好”字啊。只有你才会怀着对我的思念写好这一个“好”字,它是从你生命里生长出来的一片叶子,永不凋谢,走过漫长的邮路,又镶嵌到我的生命里,永远像童话中的树叶那样新鲜、活泼地绿着。
    你信中的许多话我都能够背诵,你通过信把你那儿的一角蓝天、几朵白云和清澈的湖水,还有红腐乳的香味邮寄给我,把你的传奇、秘密、喜悦、安静、寂寞和烦恼邮寄给我。信的领地越来越宽广,那个世界也许有一天也会变得应有尽有,却是我们的专属世界,我们在里面享有特殊的权利,没有特别的邀请,好人也不能来,怪物和噩梦更不会闯进来。
    我无数次地想象着你会怎么样坐下来,将钢笔笔尖伸到最柔情的墨水中,然后微笑着给我写信,一分一秒,我们专属的那个世界便推开了天地,风携带着花香在空中道路上自由地飞跑,连声音也会闪闪发光——你的信还没有来得及邮寄,我仿佛已经读懂了眼前的整片天空,小鸟飞过,犹如你写好信时刹那的目光。要将天空的事物轻松带往大地,只有信能够做到。与其说你邮寄过来的是书信,不如说是你的呼吸——空气,和你张望过、飞翔过的天空。思念像花儿一样美丽醉人,书信却像天空一样随处安放和鼓舞着正在飞翔的另一对翅膀。
    我终于打开你折叠整齐的书信,你会在信中告诉我已知的,更会告诉我未知的,已知的使我们在任何一个世界都能够轻易地找到对方,未知的使我们找到对方时还能够无限地向往对方。我已经分辨不出实木书桌是榆木还是核桃木,却一下子就分辨出你用的是再生纸,纸张微微发黄,看起来非常舒服。你是有条件选择上等纸张的人,我没有这种条件,回信所用的纸张却是由最好的木浆制成,可是用上等纸张也一定能写出最好的信吗?我羞愧了一阵,然后开始怀着被祝福、又一定会听到一声“晚安”的心情来读你的来信。从第一封书信开始,你就已经写出了最好的信,后面的信一直是这样,只有最好的人才会写出最好的信,值得信任的书写和倾诉才能够称得上信。你是用写日记的手来写信,我是用看过你的眼睛来看你的信。拥有最好书信的人常常会发誓要做一个最好的人,我微笑着说过,也流着泪水说过,我拿到的其实是全世界的通行证,在走向你以前我已经熟悉了世界的道路。最好的故事和小说还不能让我这样发誓,你来自远方的信却做到了,这是信最秘密的力量。看过信的脸和没有看过信的脸是不一样的,被信照亮的脸和被液晶屏照亮的脸也是不一样的。怀抱着厚厚的书信,就跟怀抱着一本珍爱的书一样,我开始思念你——远方的你,写过信、以后也会写信的你。信里信外的世界,一次一次都变得跟以往不同,越来越辽阔,连生活也开始变得宽广无边。晚安,世界!晚安,远方的你!晚安,我们深爱着的彼此,熟悉的和陌生的人!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7+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