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梦幻童话 > 阅读文章
风行者
2017-7-25 12:28:43 作者:加映 访问:165 评论(0) 奖励红花(0)
1
  爸爸去世后,妈妈决定带我从东岗搬到西岗。
  西岗是爸爸的故乡,是有名的多风地带。
  青草一圈一圈,波浪似的起伏,变幻着色彩。
  我们耳边充满了“呼呼”的风声,身子像叶子一样轻。
  “咯——咯,咯——咯——”
  对面的小窗开着,风吹起粉色的窗帘,银色的月光洒进了房间。
  “咯——咯,咯——咯——”
   “谁在笑?”
  我看见了一个女孩。女孩仿佛是从月光中走出来的,又仿佛她本身就是一团月光。她圆润的脸颊,长长的发丝,白色的长裙上都闪着银色的光。
  “你,你是谁?”因为紧张,我的舌头有些打结了。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这房间是我的,小床也是我的。”说着女孩摘下腰上的笛子,对着笛子的小孔吹了一下。
  一股风从窗子的缝隙钻进了屋子,蜷伏在她的脚下。
   “这是一把驯风的风笛。”女孩摩挲着笛子说。
   “风能驯服?”
   “当然。”
  女孩看着脚下的风吩咐道:“去给我采一朵野玫瑰来。”
  风很快把一朵红色的玫瑰花采来了。
  女孩咬着花,在原地转起了圈。她的白裙子旋转,灌满了风,像一朵开得饱满的花。
  慢慢地,女孩整个人不见了,只有一股带着玫瑰香的风。
  “等等我,等等我。”我追随着女孩,一直跑到风山的脚下。
  “我也想学习驯风。”我看着女孩说。
  “想学习驯风,先要得到师父的同意。”女孩说。
  女孩带我走到了风山的山腰处,那里有一片灌木丛,灌木细碎的叶子散发着淡淡的香。
  走进灌木丛,高高的灌木很快隐没了我们。
  女孩走到了一棵结有小小红果的灌木前,摘下两颗红果。
   “把红果子压在舌头下,你的身体会变得很轻,这样我就可以带你去我住的地方了。等红果融化了,你又回到这个地方。”
  我照女孩说的,把红果子压在舌头下。忽然我整个身体变得无比轻盈,像我骑在爸爸肩头的感觉。
  女孩拉着我的手,我们的身子缠绕在一起似的,飞起来了。
  等我脚踏在地面上,从恍惚的状态醒来,才发现来到了一个新地方。眼前是一片青草地,一条小河潺潺流淌,像一条闪亮的白链子。河岸西边靠山的地上是一个村落,河对面是一片花田。
  女孩朝对面的花田喊道:“师父,师父!”
  花田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师父肯定是睡着了。”说着女孩朝河面打了一个呼哨。
  一条白鲤鱼游出了河面,它的身子像一只小船一样大。
  女孩摸了摸白鲤鱼的头说:“去把师父叫醒,告诉他有客人来了。”
  白鲤鱼一挺身,跃出了河面,摆着尾巴向花田深处游去。
  女孩告诉我,这里的每一株花都由一粒风的种子长成。种子从师父笛声里吸取营养,慢慢长成曼妙的花。
  我仔细看着那些花,发现它们确实和别处的花不同。它们迎风起舞的姿势,让人觉得仿佛再下一秒钟,它们会化成一股烟消失。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花枝的颤动声,飘落的花瓣被风扬到了空中。在一片迷离的花瓣雨中,我看见白鲤鱼向我们这边游来了。鲤鱼身上还坐着一个人,悠然地吹着笛子,纷纷扬扬的花瓣在他周围跳舞。
  “爸爸!”我惊叫起来了。
  女孩说的驯风师父居然是我的爸爸。
  我挥舞着双手,又惊又喜。
  爸爸跳下了鲤鱼的身子:“映?!”
  “是我,是我!爸爸!”泪水弥漫了我的双眼。
  爸爸越过小河,来到我的身边:“映,真的是你?”
  我强忍着眼泪,努力点了点头。
  爸爸伸开双臂,把我揽在了怀里。
  我紧紧地抱着爸爸,依偎在他怀里,这是多久没做过的事了。 
2
  “爸爸,我也想学习驯风!”
  “学习驯风,先要懂风才行啊。”爸爸看着我说。
  “怎么才能懂风呢?”爸爸离开后,我闭着眼躺在草地上想。
  风吹动草叶,“沙沙”作响。
  我的心里充满了风声,感觉自己也成了风,变得无形又浩大,游走在广阔的天地间。
  忽然,我听见脚步声,睁开眼,看见了爸爸。
  爸爸把身上的笛子摘下来,递给了我:“你可以和苏苏一起学习驯风了。”原来女孩名叫苏苏。
  我接过笛子,笛子是象牙般细腻的白色,上面散落着几个小孔。小孔细致、圆润,仿佛不用嘴吹,就会自动从中飘出迷人的乐曲。
  “爸爸,刚才跑进我心中的风,是不是你?”
  爸爸看着我不说话,不远处一股风在和河水嬉闹。
  那股风玩够了,赤着脚,打着滚,向我们奔来了。
  我感受到了一股清凉,全身舒服极了。
  “映,记住风无形,是天地万物的灵。”爸爸看着那股离我们而去的风说。
  我点了点头。
  爸爸带我认识了好多风:躺在青砖下的风,栖息蝴蝶翅膀上的风,在泡泡上打转的风……最令我痴迷的是那些沉睡在书里的风,带着斑斓的色彩,令人欣喜、迷醉。
  我每天带着我的风笛,沉浸在风的世界里,不知今夕何夕。
  看着初升的太阳,我吹奏风笛,会有一股风向我扑来,这股风是希望、理想、奋斗……
  看着一棵树,一株花,我吹奏风笛。树上、花上的风萦绕着我,这时我比以前更了解那些树和那些花。
  看着夕阳,我吹奏风笛,一股远方的风向我缓缓而来。我想起了我们一家三口在东岗生活的那些日子。
3
  一天傍晚,我坐在树上吹风笛,看见了爸爸。他慌慌张张不知要去干什么。
  我爬下树,向他跑去。
  爸爸走到了一个大洞口。
  苏苏曾告诉我,这是一个饲养风的大洞。每个月的某一天,这里的人会把迷醉的风放出来,派它们到其他地方掠取物品。
  “爸爸,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叫了一声。
  爸爸把我拉到一棵树后。
  “今天,我要做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你随我进洞里就知道了。”
  爸爸看了看四周,快速地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洞口的铁门,进入了洞内。
  我跟着爸爸进入山洞,洞里潮湿黑暗,我听见了风的呜咽声。
  爸爸划开火柴,点燃了一根蜡烛。
  石洞的地面上放着好多玻璃罐子,风的呜咽声就是从罐子里传出的。
  “他们根本不懂风!”说着爸爸搬起石头,狠狠砸向罐子。
  罐子碎了,风跑出来了。
  跑出来的风撩拨着我的头发,我能感受到它们重获自由的欢喜和愉悦。
  我也搬起石头砸罐子。
  我们越砸越有劲,忘记了手臂的酸疼。
  从罐子里跑出的风争抢着跑出洞外。
  我砸碎最后一个罐子时,从罐子里跑出了一股龙卷风。
  可能是在罐子里囚禁太久了,龙卷风一出来,就发疯似扑向我。
  我来不及向爸爸求救,就被龙卷风吹出洞外。
  我被裹挟在风里,蜷缩的身体像一只不停旋转的小球。头晕晕的,想吐,却吐不出来。想喊,声音就像投在沙地里的石头,闷闷的。想抓住什么,可什么也抓不住。
  我必须驯服这股风,才好逃出来。
  我解下身上的风笛,吹起来了。
  可风并没有在我的笛声中变得温顺,反而越来越暴躁。
  我想起了爸爸的话,驯风之前先要懂风才行。
  “我了解它吗?它可能因为极度悲伤才如此暴躁的。”
  我吹起了安慰它的月光曲。
  风在我的笛声安静下来了,降落在了一片草地上。
  我继续吹着曲子,想彻底治好它心中的悲痛。
  龙卷风变成了一缕微风,摸着我的脸,在我耳边呢喃。
  我听懂了它的故事。
  原来它是从我妈妈心中跑出的风。
  爸爸离开的那天,妈妈很悲伤,躲在屋后的林子里嚎啕大哭,龙卷风就在那时从她心中跑出来了。
  爸爸找到了我,我把龙卷风和妈妈的故事告诉了他。
  爸爸的眼睛湿润了:“告诉你妈妈,我没有离开她,每当她感受到风,那就是我。”
  我努力点了点头。
  这时,我发现压在舌头下的红果快要融化了,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来不及和爸爸告别,就在一瞬间,爸爸、苏苏、草屋、花田、小河……化为了烟,消失了。
  我站在山腰的灌木丛边,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棵结有红果子的灌木。
  一阵风吹来,灌木偎依在一起,又在刹那间分开,唱着难懂的歌。
  云彩蒙住了月亮,世界由明亮变得朦胧。
  后来,我和妈妈在西岗生活了很多年。不仅是因为那里是爸爸的故乡,是我喜欢上了那里的风。
  我每天都在书写,主角全是风,各种各样的风,因为我想更懂它们,我渴望成为一个风行者。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3+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