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解语 > 阅读文章
信中不知岁月长
2017-7-25 14:31:10 作者:争青 访问:66 评论(0) 奖励红花(0)
    投稿伊始,我很少有机会接触电子设备,那时稿子都是手写的。如今回想,脑海里经常出现一幅这样的画面:一个对写作刚产生兴趣的少年,于万籁俱寂的深夜誊写课余时间创作的故事,哪怕把夜都熬凉了,也乐此不疲。
    翌日,我站在绿皮信箱面前,小心翼翼地把信投入,还要特地绕信箱走一圈,生怕信箱上哪里有漏洞,信会掉出来。当时我听说平邮丢失率高,因此信封上除了邮编、地址和收件人,我还会写一段话:“邮局的叔叔阿姨,希望这封信经您的幸运之手能顺利抵达目的地。祝您工作顺利、万事如意!”我还不忘在空白处贴一张笑脸模样的贴纸,若赶上节假日就再添上节日祝福。我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引起邮局工作人员的注意,好像这样信就不容易丢了。
    虽然幼稚得可笑,不过也许是邮局的工作人员体谅我的用心,我寄出去的信真的很少丢失。当我日夜企盼却等不来回复,只好自嘲:杳无音信也是一种回复。
    收到第一份样刊时,我就像一个久睡的植物人在被唤醒时般激动。
    拥有电脑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会把稿子先写在纸上,再输入电脑。现在,我彻底改用电脑写作,但我会关掉网络,生怕不够专注,有时还会冒出疑问:越来越多作者用电脑写作,标题下面的“笔名”是不是要改称为“电脑名”呢?
    那时,我跟爸爸关系不是特别好,我常在心里埋怨:为什么我爸就不能像某某作家一样,心平气和地跟孩子沟通呢?是年龄差距带来了代沟,还是我爸不好意思呢?我于是主动把心中的想法全盘托出,写了一封信——《一个十五岁男孩儿的独立宣言》,因为这封信,父子关系破冰。
    寄往家里的信盛满思念,化为桥梁增进父子感情,尽管方式有些别扭,但效果极佳;寄往杂志社的信长出翅膀,让我年少的梦想一直飞到现在。此时你正在读到的每一个字,都是我寄给自己的信……
    愿读信人一切顺遂,春天快乐!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8+5=?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