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九命猫
2017-7-25 14:48:29 作者:张楚瑶 访问:73 评论(0) 奖励红花(0)
    人类都说我有九条命,其实不对,作为一只奇怪的猫,我只有三条命。
    刚出生时,我身旁那只臃肿的母猫就让我好好生存,因为我和其他猫不一样,我只有三条命。
    这三条命怎么规划,我还没有想好。我想,这种丢命的事情,有时候真的由不得本猫。
    母猫让我去找九根,她的老朋友,说他可以保护我几个月。
    九根是一只淡黄色的瘦猫,他的尾巴总是高高翘起来,一副“猫界大王”的姿态,其实他就是只普通的老猫。岁月把他的精神和牙齿毫不留情地带走了。他老跟我说自己还有八条命没活——他的意思是,这条命死了,他还有八条命可以活。我不知道他活了多久,我最担心的是,九根还要活八次,那他窝底下的宝贝遗产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也许,他将来会把我的遗产拿走,等我变成老头的时候,这家伙还厚着脸皮,叫我“爷爷”呢!
    我渐渐长大,当我终于不再是九根口中的“臭奶猫”的那一天,九根让我陪他出一趟远门。我万万不同意,担心他把我扔到什么天涯海角去,那样我就再也见不到小丽了。顺便说一句,小丽是我们区的“区花”,我想,昨天她把那条香脆的小鱼害羞地递给我时,她就已经答应和我做朋友了。
    但是,九根坚持要我和他去,大概是这几个月被我伺候惯了。最后,九根以他窝底下的宝贝遗产和我达成了协议。一天夜里,我带着一包干粮,还没来得及和小丽说再见,就这么离开了我出生的地方。
    我们走的时候,已经是秋天。九根和我说,在人类世界里秋天是离别的季节,所以我们这时候离开最合适。我觉得九根这么解释有点儿牵强,但我真佩服九根对人类世界的了解,甚至是对人的了解。
    我出生的地方人迹罕至,食物难找。九根说,一只优雅的猫一定不能生吃活物。
    于是,他让我去那些有灯有声音的地方等食物,教我怎样看着人类,发出怎样的声音,摆出怎样的动作。不得不说,九根的方法的确好用,这也让他和我一直位列我们区最受欢迎的“钻石单身猫”前五名。
    九根跟我说,动物就是动物,只会最简单的生存思考,而人类才拥有最精密的大脑,能进行最复杂的思考。这些话让我很不开心,说得好像我们猫只有最简单的感情似的,再说,九根自己也是只老猫,干吗妄自菲薄呢?
    路上,九根一反常态,十分轻松,甚至哼起了歌,在青石板路上跳着。风将他稀松的黄毛托起,我看到他身上有一条条细细的伤疤,宛如吸附着一只只青虫般骇人。
    九根真的老了,我跟在他后面叹了一口气。但也许这是件好事,毕竟,过不了多久他就要开始自己第二次的人生。到时候,说不定是已成大叔的我领着他到处讨生活了。
    我们走了很久的路,走走停停。九根对这段旅程大致是满意的,他嘴里还念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青春作伴好还乡”,什么“欲穷千里目”……
    但我真的要累死了,我睡得迷迷糊糊之际还能听见九根喃喃地念着“妈妈”。有时,九根的眼角甚至挂着泪水。在此之前,我以为猫是不会哭的。
    我很难想象当一只猫活到自己最后一条命时,会有怎样的心情?会有害怕和恐惧涌上心头,还是会像九根想念妈妈时一样流泪呢?
    我多么希望,世上有能让猫永生的鱼,一吃就拥有无数条命。这样,在我活第三条命,九根活第四条命时,我和他就不会分离了。
    我和九根说这件事时,九根很感动。
    “我怕没有我,你会饿死。”我慌忙说。
    九根笑了笑,对我说:“人死了有灵魂,猫死了也有灵魂,他们都会去一个叫天堂的地方。那个地方没有饥寒,每只猫都能吃到最好吃的东西……”
    “那我只有三条命真幸运,我可以早点儿去那个地方。”我对九根说。
    九根耸了耸肩,不可置否,只说:“你看你妈妈把你生得多好。”
    不知走了多久,当树上的叶子快要掉光时,九根对我说:“我们到了。”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地方,四周都是彩色灯光,照得我睁不开眼,地面平坦得如冰面,我们身旁是一棵棵整齐的大树。人,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哪怕那天我们到达时月亮已经躲进云堆里,街上没多少人,但周围的一切都是人类雕琢的痕迹。我不是很喜欢这里,尽管刚到达时,我的确无比兴奋。
    九根对这个地方很熟悉,他了解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地标,他激动地和我讲着这个地方的种种。
    我们太累了,倚靠在江边的栏杆上。月亮又出来了,好像知道我们到了似的,我们的身体被月光环抱着。
    九根说:“这样好像被妈妈拥抱着,好想永远留在这个时刻。”
    他还对我说:“我好害怕。”
    我看着九根,他苍老的双眸中透出一丝绝望。我第一次看到九根露出这种眼神。
    九根叹了一口气,对我说:“猫真的有九条命么?如果真有,那太可怕了。每一次新生都不再带有对世间的好奇,只有机械地循环。”
    我听不懂九根的话,九根越老越疯,以后可以叫他“疯九”了。
    当太阳跳出江面时,九根提醒我要出发了。我以为我们已经到了终点,但九根说,他还想去一个地方,最后见一个人。
    一个人?
    九根带我拐了好多弯弯曲曲的小巷,把我带到一座看不见顶的高楼,他全神贯注地看着从那座高楼里出来的每一个人,目光中尽是期盼。
    我们等了很久,九根始终抬着头,看着那些或对我们友好或带着谩骂的人类。
    九根的第一条命难道和人类纠缠在一起么?也许,九根就像隔壁阿兰,是被人类遗弃的猫。阿兰总向我们吹嘘自己以前的生活,还说她有一个人类朋友,叫主人。
    九根在等自己的主人么?我十分好奇,但九根始终没告诉我。
    九根等待的时间真的太久了。我窝在大楼的角落,想避开越来越讨人厌的气温。
    “多久了?”九根终于张口。在此前的一段时间内,他几乎一言不发。
    我告诉他,快到下雪的日子了。他明媚的眸子一下子变得黯淡了。
    “哦,快到冬天了啊。”他喃喃地说道。
    “也许,搬家了吧,已经是第十个冬天了。”九根又自言自语道,“十年了,妈妈,我花了十年终于有勇气回来,可你怎么走了呢?”九根语气里有些埋怨。
    很久之后,我觅食回来,看到九根正平静地面向大楼。见到我,他淡淡地笑了笑,落日的余晖落在他单薄的身上。那一刻,九根好像是放下了之前所有的执念,叫上我,说要回家。他让我先走,说他没力气跟着我了。我知道,他的第一条命要结束了。
    我莫名地感到生气,对他大叫:“不行,我等你再生,带上你一起走!”
    “你真以为猫有九条命么?”他也生气了,“猫就一条命,就一条命!你快走,冬天要来了!”
    九根,疯九根,他居然说猫只有一条命。
    我们吵了很久。九根终于累得叫不出来了。良久,他把我叫到身边,说想在去天堂之前给我讲个故事。
    他说,从前有一个小孩儿和他的妈妈一起生活,他的爸爸很早就离开了。有一天,这个小孩儿因为贪玩,不小心撞死了一只。于是,他被惩罚,变成一只猫,被带到很远的地方。他不敢去找自己的妈妈,怕他妈妈认不出他来。他不知道,猫的寿命太短,很快就会走到生命的尽头。直到生命快结束时,那个小孩儿终于知道,自己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家。
    讲完这个故事,九根蹒跚着走到大楼的角落。
    我大笑:“你以前不会是人吧,故事中那个小孩儿是你?”
    九根一愣,随即笑道:“怎么可能,我就是无聊了。来,你去拿点儿食物来,我等会儿就要重生了。”九根的眼神变得轻松起来。
    我知道,九根不会走了。
    他窝在墙边,对我叫道:“臭猫,快点儿,我饿了。”
    我“切”了一声,走出高楼,去找食物。
    我决定要好好和九根在这里过冬,等到春天我就带着小九根一起回家。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4+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