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梦幻童话 > 阅读文章
邮递员拉拉
2017-7-26 15:06:50 作者:杨欣妍 访问:225 评论(0) 奖励红花(0)
  晚餐过后,香甜的松子蛋糕被消灭一空,芦苇上滚动的露水也被喝光光,松鼠妈妈摇了摇铃铛:“好啦,孩子们,进入梦乡前,让我听听你们的梦想。”
  松鼠们七嘴八舌起来。
  “我想当个造船师。”鼠大骄傲地说,“造一艘好船对松鼠家族来说是件多么重要的事啊。”鼠大最擅长的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栗子壳、松子壳做成漂浮物。
  “我想当个发型设计师。”松鼠小妹细声细气,“我会编很多发型。”
  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只剩下最小的松鼠拉拉了,它兴冲冲地正准备开口,却被爸爸打断了:“你还太小,不懂啥叫梦想。”
  拉拉愣住了:“可是我也有自己的梦想啊,你们一定想不到它有多棒!”
  “既然你很想说,那就告诉我们吧。”爸爸开始翻童话书准备讲睡前故事。
  拉拉兴奋地跳了起来:“我想当个邮递员!”
  “邮递员?”爸爸停下翻书,“说实话,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森林里有送报工和牛奶工,就是没有邮递员。”
  “不,不止是在森林里,还有城市……”拉拉补充道。
  “你在胡说什么?”松鼠妈妈飞快地打断了它的遐想,“城市多危险啊!好了,孩子们,快点听完故事睡觉吧。”
  拉拉可是只非常倔强的松鼠:“我一定有能力当个穿梭在森林和城市间的邮递员!”
  带着这样坚定的梦想,拉拉在夜深人静时,偷偷背上二十个栗子蛋糕和一个栗子壳水壶,独自上路了。
  夜晚太安静了,拉拉情不自禁唱起了歌:
  “我要当个邮递员啊跑起来多威风,
  风啊水啊什么都可以送,
  如果你叫我一声邮递员,
  我就给你摘春天最美味的红樱桃……”
  拉拉唱得很开心,可是旁边有个不高兴的、尖细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它:“喂,小老鼠,能不能安静一点儿?”
  “咦?”拉拉朝四周望了望,点起一盏小巧的栗子灯,微微的灯光像晨曦似的,点亮了好大一片花田,原来不知不觉间,它来到了一片花田,花香如浪花般涌来。
  “是谁在说话?”拉拉好奇地问,“我是松鼠拉拉,不是老鼠。”
  “对我来说都一样。”那个骄傲的声音说,“你往旁边看,最美的那朵玫瑰就是我。”
  拉拉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一朵打着哈欠的玫瑰,火红的花朵像燃烧的火焰,确实很美。
  “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是想问,您有什么信件要寄吗?我是森林的邮递员。”拉拉礼貌地问。
  “暂时还没有,你去城市里问问吧,如果胆子足够大的话,那里的人很喜欢用快递。”玫瑰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不过,您看起来特别悲伤,如果可以为您分担什么,我会很高兴的。”
  “居然被你看出来了。”玫瑰皱了皱最上面的花瓣,“下午我和一朵蔷薇吵架了,不久后它就被摘走了,我不知道它去了哪里,现在还好不好……”
  “所以你后悔了吗?”拉拉好奇了。
  “我才不会后悔,只是心里有点儿……哎呀,你太小了,什么都不懂。如果你想送信的话,就摘下我的一片花瓣吧,如果遇到了蔷薇,交给它,没准儿它会原谅我。哦,对了,它和别的蔷薇不太一样,每片花瓣上都有蓝色的花纹。”
  拉拉笑了,轻轻摘下一片柔软的花瓣,上面还滚着湿润的露珠,哦,不,这应该是玫瑰的眼泪吧?因为露水还没有下来呢!
  松鼠拉拉继续上路了,现在它已经有了目标——找到那朵特别的蔷薇。
  拉拉又唱起了邮递员的歌:
  “我是邮递员松鼠拉拉啊,
  给玫瑰送信的拉拉,
  我有个很伟大的邮递员的梦想,
  我一定会实现它……”
  “喂,是谁在唱歌?你唱得真好听!”拉拉的歌声又被打断了,这次,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甜甜的、棉花糖似的少女的声音。
  拉拉抬起头,使劲儿往上看,发现了探身出窗外的女孩。
  “我是邮递员拉拉。”被夸奖了的拉拉很兴奋,冲着女孩招手。
  “喔,你是不是有很多包裹要送?”女孩的声音里透着失望,犹豫地说,“我还想……还想请你陪我玩一会儿呢,就一小会儿,可以吗?”
  拉拉望了一眼女孩的眼睛,突然就明白过来——原来她是个盲女啊!拉拉飞快地沿着墙上的藤蔓爬到女孩的家里,伸出毛茸茸的爪子和她握了握手。
  “正式介绍一下,我是松鼠拉拉,是个邮递员,不过可能有点儿不称职。”
  “为什么?”女孩一下子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不称职。”
  “因为……”拉拉将小包里柔软的玫瑰红瓣拿出来,“我遇见了一朵玫瑰,它希望我能找到它的好友蔷薇,将这片花瓣送给蔷薇,可是现在,我决定把花瓣送给你。”
  拉拉将花瓣放在女孩摊开的掌心里:“它很柔软,我想,你应该能想象到花的样子了。”
  女孩欢喜地握住花瓣:“像童话一样美好的花瓣!你能给我讲几个故事吗?”
  “十分乐意。”拉拉绅士地说。
  于是拉拉说了松鼠家的梦想会,说了自己不被看好的邮递员梦,还有玫瑰花和蔷薇花的友情。
  女孩听完,摸索着拿出了一幅画:“拉拉,你能看懂这幅画吗?”
  拉拉探过头,睁大眼睛使劲儿看,画上是羽毛,可是羽毛却不是纯净洁白的,而是涂满了缤纷的色彩,旁边还画着草地和溪水,草地是蓝色,溪水呢,像极了葡萄美酒,明明是幅奇怪的画,却看得拉拉心里美好无比。
  “我很喜欢这幅画。”拉拉惊喜地说,“你要是能看见就好了。”
  “不,我能看见,这是唯一一幅我能看见的画。虽然看不到色彩,”女孩把脸贴在画上,“但我能感到一种绚烂的对生命的爱扑面而来,我想,画画的人一定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画家。”女孩的脸上满是温柔。
  时钟突然响了起来,女孩打开了窗户:“你得走了,爸爸看到家里有松鼠,一定会把你抓起来。”
  拉拉吓了一跳,飞快地溜到了窗檐。
  女孩挥手和它告别,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拉拉,麻烦你一件事情,替我将这封信送给那个画家,信封上有地址,替我谢谢他,他的画给了我无限的热情。”
  拉拉感动不已,它又唱起了新的歌,欢快地在一个破旧的小巷子里找到了那个画家。
  “嗨,你好。”
  画家的门半掩着,画家正坐在地上,对着画板画一幅春天的画。
  “你是……”画家迟疑地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拉拉。
  “我是邮递员拉拉。这儿有你的信。”拉拉将包里散发着花香的信递给画家,由衷地赞叹,“知道吗?你的画让一个盲女感动。”
  画家没有回应,拉拉看到他的眼睛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
  “你们真的觉得我的画很棒吗?可是我的画一幅都卖不出去,他们说我连颜色都用不好,可是在我心里,孩子的世界就是这样的,而每个人应该都看看孩子眼睛里的那个纯净的世界。”
  拉拉有点没听懂画家的话,但它能感受到一股温暖流淌过心底。
  “但是我告诉画廊的人,我是不会改变的,不会为了赚钱而改变我画画的初衷。”画家握起了拳头。
  “那么……”拉拉突发奇想,“让我当你的模特,给这幅春天的画加上一只背着邮包的松鼠吧。”
  画家愣了一下,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画笔飞快地在画布上游走,口中不停地念叨:“好极了,好极了……”
  果然,那幅画卖出了很好的价钱,本来画家说破了嘴皮画廊也只愿意寄卖三天,没想到画家没走远,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一眼看中了那幅画,还开了不菲的价钱,并且说:“这才是真正的画啊。”
  画家好久没有那么开心过了,他指着墙角开得最旺的蔷薇说:“昨天刚从野外摘的花是不是很漂亮?我现在的心情就像它一样怒放。”
  拉拉凑过脑袋,看到了一簇带着蓝色花纹的蔷薇,突然想起了玫瑰:“哈,原来你在这里。”
  拉拉又要上路了,带着蔷薇花——它要把蔷薇送到玫瑰好友的身边,还要回家一趟。画家给它画了一张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邮递员证,正别在它的邮包上呢。
  现在,它迫不及待想回家告诉爸爸妈妈们这一路的奇遇。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8+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