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果冻 > 阅读文章
野狗阿豺
2017-7-26 15:09:13 作者:雪涅 访问:189 评论(0) 奖励红花(0)
 
[1]
 
  那条瘦狗从齐云山一瘸一拐地逃到村子时,大约是下半夜了。下弦月银白白地挂在黑黪黪的山的一角。瘦狗绕村子艰难地溜了一圈,然后又半圈,像找寻什么,它终于撑不住了,一头倒在山口阿灿家的柴门前。
  每天阿灿去镇中学上学,天不亮就要起床,那会儿的齐云山正好让东方天光镶了一道弯曲的银边。同时起床的还有妹妹阿明。她也在镇中学读书,比阿灿低一个年级。兄妹俩起来,各自抹一把脸,抄上火把,点燃了,然后背上书包出门。柴门一响,瘦狗“呜”了一声,阿明惊了一下,阿灿火把照去时,阿明叫了一声:“狗,谁家的狗啊?不是咱村的狗,它像是受伤了!”
  瘦狗果然受了伤,一条后腿仍隐隐哆嗦着,上面有不少黑黑的已结痂的血。阿灿俯下身,打量那瘦狗,瘦狗也凄凄地看他,像默默恳求什么。阿灿掏出书包里裹着的饭粑,剥开了,送到瘦狗嘴边,它一舔舌头,整个儿吞下了。
  阿灿说:“它太饿了。”
  阿明掏出手绢,说:“哥,先把它受伤的腿包上吧。”
  阿灿接过手绢,给瘦狗包上了腿。阿明也掏出自己的饭粑给瘦狗吃了。
  瘦狗都吃了,不满足地舔舔嘴,仍看着阿灿。阿灿说:“都让你吃了,没有了。我们也没得吃了。”然后,他一把抱起瘦狗,回到院里,对屋里说:“爷爷,捡了条狗,就在咱家院门口,它受伤了。”
  爷爷在屋里应了一声,说:“知道了,放门口吧。”
  阿灿爹妈都在南方城里打工,家里一切靠爷爷一人主事、打理。爷爷先前是个猎人,如今山里几无猎物可打,野物们几乎绝迹了,爷爷的猎枪天天挂在墙上,他只好不断地拿下来擦擦,然后再挂上去。有好些年了吧,不听爷爷一声枪响了。山好寂寞,枪也寂寞,爷爷更寂寞。去林子里打鸟儿,爷爷不干,说:“鸟儿是灵物,打不得,留着他们唱歌多好!它们一唱,整个山林都活了!”现今,山下城里人才养狗,当宠物养,心肝宝贝似的,山里人倒不怎么养了。狗也显金贵了。这瘦狗能够自个儿找上门,自是一种天造的机缘。
  午饭,只在镇中学吃一顿,同学大多带饭,也有在学校食堂吃的。大多同学不吃,食堂饭菜倒不贵,国家有补贴,可山里孩子还是吃不起。偶尔吃一顿,还是可以的,日子毕竟比以往好多了。
  午饭时间,阿灿叫上阿明去了食堂,一人点了一份饭,吃了一半,阿明不吃了,将剩下的饭食装塑料袋里,她还想着那瘦狗,说:“那狗怪可怜的。”她一说,阿灿也不吃了,顺势也倒进塑料袋里,说:“为它,以后咱们都要省一口了。”
  晚上到家,人刚进村,瘦狗就摇着尾巴迎了出来,仍旧一瘸一拐的。进了院子,爷爷正擦枪,瘦狗顺从又亲昵地卧他腿边了,尾巴仍旧不停地摇摆,很滋润地摇摆,好像这儿先前就是它的家,它只不过出了一趟远门,现在又回来了,有家多好!
  爷爷看阿灿、阿明一眼,招呼一声:“都回来了。”然后他自言自语道:“它怕是被狼咬了,狗没这么狠的嘴。这家伙,你别看它瘦,还敢跟狼斗,能活身出来,不易啊!”
  阿灿惊了一下,回头看瘦狗,说:“爷爷,这山里还有狼啊?”
  爷爷说:“不会错的,我一看它腿伤就知是被狼咬的。还有,它不是一条纯种狗,它是一条杂交的豺狗,不然,它逃不出狼群的。”
  阿灿一喜:“是条豺?那咱以后就叫它阿豺好了!”
  阿明过去看阿豺的腿伤,爷爷说:“不用担心,我给它上药了,是三七草叶,不出半月,它会好的。”
  阿明想起什么,急忙掏出书包里的饭食。
  爷爷说:“不用喂了,肉骨头都让它一个吃了。你俩快去吃,锅里给你们留着兔肉呢!”
 
[2]
 
  可是,随着阿豺的到来,怪事也一件件找上门了。先是村里圈养的羊羔被山里的野物拖吃了;接着,夜里不断听到悠悠远远的狼叫声,一声一声,由远而近。而且,那声音一天天朝村子走来,像人渐渐走近的脚步声。爷爷是最先听到,说:“有狼。”然后,他侧耳仔细听辨,说:“是一群狼,少说有六七只。”
  阿灿、阿明也醒了,侧耳倾听,只隐隐的,像在山的另一边。阿豺显然早听到了,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之前,它一直是睡在他们兄妹床根边。阿灿急忙满屋子寻找,看了半天,才在门后柴堆里看见它露出的一条腿,那腿哆哆嗦嗦地颤抖。
  阿灿“扑哧”笑了:“爷爷,你看,阿豺吓的!”
  爷爷早看见了,说:“它是被狼咬怕了。”
  又过了一夜,狼声又近了一步。
  再一夜,狼声进了村,恍惚就在人耳边。
  阿灿、阿明害怕了,不觉瑟瑟颤抖。阿明索性用被子蒙住了头,阿灿忍不住用眼睛看爷爷。
  爷爷只说:“不怕。怕也没用。”
  阿豺早躲起来了。看门后的柴堆,不见它腿,只见柴堆在隐隐地动,像小小的地震。
  可是,狼声又近了,像是进了院子。
  接着,只听门被打响,像人敲门的声音,不规则,又很不礼貌地敲。少时,窗棂上出现狼黑黑的身影,张牙舞爪,很张狂的样子。
  爷爷“哗”地抄起枪,大叫一声:“找死啊!”
  窗棂上的黑影立刻遁迹了。爷爷凑上窗去,将枪管捅破窗纸,透过窗棂的木格楞,只听“砰”一声巨响,随即窗外一声惨叫,又一阵杂沓声响,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爷爷松了口气,挂枪上墙,说:“睡吧。”然后,他倒头睡去。
  除了爷爷,这夜有谁还睡得妥贴?
  比往日上学时间还早一些,阿灿、阿明就起来了。收拾好了,点上火把,开门出去,站到院里,居然还有月光,四下看一圈,似无甚异常。阿灿伸了个懒腰,没见阿豺影子。以前,阿豺总是送他们兄妹上学,一直送到山腰,撵它回去,撵了好几次,方才恋恋不舍地回村。阿灿回屋,来到门后,朝那柴堆跺了跺,阿豺才惺忪地出来,犹在梦中。阿灿提醒说:“我们走了。”阿豺自是明白,却装糊涂,它这会儿不愿多送他们,只走到院子柴门口,似心有余悸,便扭身回去了。忽然低头嗅着什么,然后昂头一声长啸,不像狗叫,倒像是狼吼。
  阿灿回身去看,见地上一滩血迹。
  阿灿喊:“爷爷,这儿有血!”
  爷爷出来了,低头一看,说:“这是狼血。昨夜我开枪打中了一只。”然后,一手拿过阿明手中火把,走出门去,一路寻去。阿豺紧紧跟在爷爷身后,有爷爷在,它好像也胆大了。寻到下山路口,再没发现血迹出现,爷爷站下了,说:“看来这狼伤的不重。”
  晚上,阿灿、阿明从镇上回村,一村人都聚在一起议论夜里闹狼的事,当得知有狼受伤了,有人说:“不好,这山里狼最抱团,它们会再来报复的。”一听这话,一村人哄然散去。各自回家紧紧关门。
  阿灿、阿明进到家,见爷爷正在院里四处设陷阱,摆布那种打猎用的铁夹子,只要野物不小心碰上,就会被死死夹住。
  爷爷叮嘱说:“注意脚下。”
  阿灿说:“爷爷,狼受了伤,还会来么?”
  爷爷说:“如果是头狼受了伤,或许会消停些。”
  阿灿、阿明一夜都很紧张,也很兴奋,可一夜无事,难道像爷爷说的是头狼受了伤?
 
[3]
 
  一连几夜,都很消停,显然头狼受伤了,在山里休养生息。
  阿豺一下胆大了。天黑透了,仍不进门,回回只到阿灿唤它,它才肯进屋,不再躲柴堆里去藏身,只守在门口,僵卧在那儿,像默默等待什么。
  这夜,又来了动静。阿豺报的警,它先是对着门“呜呜”的低声呻唤,然后仰头长啸,像狼一样嘶鸣。爷爷忽地从床边跃起,抄起枪——这些天,它的枪没再挂回墙上,一直放他枕边上。门外似无什动静,爷爷奇怪地看阿豺,自言自语:“阿豺怎么学狼叫?”
  阿豺也仰头看爷爷,一脸无辜模样。
  翌日,天拂晓,爷爷也起床了。他先是开门,查看设立的铁夹子,想一个个收起,怕被人碰着了。他一下惊着了,不但门前的铁铗子被拖一边去了,连柴门前、院墙内和窗棂下的铁铗子,统统不知被谁拖开了。有内奸啊!爷爷叫了一声,大大的叫了一声:“阿豺,你过来!”
  阿豺显然是听懂了,扭扭怩怩过来,坐爷爷面前,低下头。爷爷说:“是你干的?”
  阿豺呜了一声,似是而非。
  阿灿说:“爷爷,阿豺又不懂人话。”
  爷爷说:“它心里最清楚!”
  阿灿糊涂了,一条野狗,它能清楚什么呀!
  这夜,天一黑,阿豺就很焦躁,在屋里没头没脑地转悠,像一个遇到重大问题正徘徊着思考的人。阿灿看它那样子,很好笑,对爷爷说:“爷爷,你看阿豺人模狗样的,它想干啥?”
  爷爷看了阿豺一眼,说:“今夜有事,小心点儿。”
  果然,下半夜时,院里有了动静。先是一阵大大小小的躁动,像有一群狼从不同地方进了院内,然后聚集在门前窗下,一声声小叫,不急不缓,小河流水一般,继而声稍稍急促,声渐渐转大,犹如转弯遇阻的溪流。阿豺卧在门内,一动不动,只听门外在“呼呼”对内呜咽,阿豺卧那儿不动,嘴也呜咽,一声一声,像莺歌燕语,蝶飞萤舞。门外门内,似在交流着什么,用它们能够听懂的语言密码。好一阵交流之后,显然是交流不通,遇到阻遏,双方忽然动了气,再没了先前的耐心,声渐渐一声高过一声,恰似河流一浪高过一浪。到了末了,双方的耐性都到了极限,索性不顾一切地争吵、詈骂起来,各自再也没了绅士淑女范儿。只见阿豺一声一声长啸,随着它的长啸,门外动起手来,撞门趴窗,一片狼藉。爷爷拿着枪过来,阿豺看见,忽然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门外顿时没了动静。爷爷趴门缝一看,只见一群狼,大约有八九只一字排开坐在那里,直盯盯地朝门这儿看。显然,刚刚阿豺的长啸提醒了它们。爷爷不解地看阿豺,阿豺略有羞愧,略略低下头,少时,它忽然走过来,一嘴咬住爷爷裤角朝门那儿拉去——阿豺想出去,要去会会它的朋友。
  这时刻,爷爷恍然,大叫一声:“阿豺,你也是条狼啊!”
  他这一喊,阿灿、阿明知道自己引狼入室了,立刻抄起早几天在床头准备的棍棒,举过头去就要打。
  爷爷一摆手,叫道:“不要打它!”
  爷爷放下枪,走到门口,“哗”地拉开了门,洞然敞开了。阿豺纵身一跃蹿了出去,跑到那群狼中,忽然转身,对着门内的爷爷一声凄厉的长嘶,然后,与它的同伴跃身跳过石头垒起的矮墙,走了。顷刻之间,无影无踪。
  此时,一个问题忽然困扰起阿灿:阿豺明明是一条狗,怎么又会是只狼呢?它若不是只狼,狼们又怎么接纳它呢?他想不通,将这问题摊给了爷爷。爷爷一笑,说:“我之前说过,阿豺是条杂交的狗,所以说,你可以说它是条狗,也可以说它是只狼……”
  阿明说:“如果这样,那么阿豺怎么会被狼咬伤了呢?”
  爷爷想了想,说:“到底是野畜,互相争抢是难免的,人还有争抢呢!”
  阿灿说:“可它们争抢什么呢?食物?为一口食,总不至于将对方咬伤吧?”
  爷爷又想了想,说:“或许它们在争夺男女朋友……”
  阿灿、阿明都笑了。
  之后,过了大概有一个月,还是上早学,在下山的路口,兄妹俩打着火把,忽然见两只狼横在前方,挡住了去路。阿灿惊了一跳,急忙看时,发现一个是阿豺,另一个是狼,显然是只小母狼——它一定是阿豺的女朋友了。
  阿豺见到他俩,慢慢地跑过来,在他俩腿下恋恋不舍地蹭了几圈,才回身跑向它女朋友,仰头朝他俩长嘶一声,像在对他们说“再见”,然后,阿豺跟它的女伴相依相偎着跑进了山的深处。
  好半天,阿明才缓过来,冲着大山叫了一声:“阿豺,你答应我,你要好好的——”
  整个大山一声声回应:“好好的——好好的——”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37+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