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黑云时代
2017-7-28 15:32:37 作者:温玉吟 访问:186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一 黑云时代
 
  这天,我打开窗户,看见天空中飘着几朵黑云,于是观察了它们一会儿,因为我要写一篇关于环境污染的新闻稿。课本上说,在过去的千万年中,只要是这种晴朗的好天气,天空中便是白云朵朵,只有坏天气才会有乌云。
  现在我们之所以迎来黑云时代,都是因为环境污染。
  也许是遗传基因的作用,尽管我是出生在黑云时代的第三代孩子,但看到天空中飘着黑云时我依然会觉得别扭,似乎哪儿不对劲,黑云易令人心情压抑。
我也怀念六七十年前天空中飘着白云的时代,听说那时候还有霞——在早晨和黄昏,一朵朵云泛起黄色、橙色、红色、紫色,再镶上一圈金边,叫朝霞和晚霞。
  作为一个挺爱怀旧的十六岁女生,我也喜欢“云深不知处”之类的古诗词……我想,我知道新闻稿该怎么写了。
 
  二 传世文物
 
  有人说我是个古怪又幸运的女生。我想,也许他们说得没错,否则怎么有些事情会让我碰上,有些东西偏让我捡到呢?
  比如,我在我家阁楼的储藏室里找到了一件长方形物体,那是厚厚一沓订成册的黄纸,陈旧脆弱,以我的经验判断我又找到古董了。
  我把这纸张旧到发脆的东西翻开,只见上面布满黑字,这一定是古代的书。
  我细细翻了翻,很有意思,原来古人看书是这样翻着看的。
  可惜,我一时半会儿只能找楼下那个八岁的小不点儿一起研究这本书。
  这本古董书叫《皮皮鲁外传》,我把书中的故事讲给楼下八岁的小哲听,小哲喜欢得不得了,但他对这本书很有意见:“是不是看完了就要扔掉?太浪费了!”
  我说:“不会啦,我在博物馆见过古代人书橱的模型,和你的储物柜差不多大,看完了就可以把书存放在书橱里,只是这样有点儿浪费空间。”
  小哲说:“我们现代人都看电子书,书上的字和插图会动,可古代的书上面字都是死的,一点儿都不好玩。”
  我问他:“怎么刚才你一眼就看出这是书呢?我八岁时还不知道这么多呢。”
  小哲说:“因为我一年级时喜欢看图画故事书,我看过一个古代的图画故事,叫《好饿好饿的毛毛虫》,那个故事是说有只毛毛虫因为肚子饿而吃掉了一本古董书,那时我就知道了古代的书长什么样子。”
  这个小不点儿懂得确实挺多。
  回家时,我紧紧挟着这块四四方方、有小半斤沉的纸砖头,忽然明白了古人的话:“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三 体验梦境
 
  上中学后,我们开始学习古文,接触到一些抽象而陌生的词:梦、梦想、课外补习……其中,最令人费解的是“梦”这个词,我们这代青少年打从生下来就没做过梦,爸爸妈妈也一样,爷爷奶奶则说他们在六岁前偶尔做梦,但他们当时太小,早已记不得梦见了什么。
  于是,“梦”成了我中学时代最难解的知识点。
  不过,今年三月中旬,各大媒体开始宣传这条消息:科学家研发出虚拟梦境,可以让人体验做梦的过程。
  这条消息令我兴奋不已,但我马上发现跃跃欲试的只有小朋友和年轻人,我的爸妈基本上不大关注这条消息,怪不得已经一百多年没有二十五岁以上的“上班族”做梦的记录了。
  我的零花钱正好够我体验一次,不管了,我要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到了体验现场,我遇上了好几名同学、邻居,我的情绪顿时被大家的热情带动起来,兴奋极了——梦?梦真有古人讲的那么美吗?听说还有噩梦,万一做噩梦咋办?星星、月亮我们还能通过图像、影像来欣赏,梦太抽象了。
  一位大伯高声指挥着我们:“顾客们,请选好自己喜欢的梦境,到对应的暗室去,找座位坐好,戴好头盔,系好安全带,以免发生梦游等意外事故,闭上眼睛,放松身躯和意识。莫紧张,只要系统不出故障,不会发生噩梦等事故。”
  年轻的游客们纷纷挑选自己喜欢的梦境。我看见很多小朋友跑进了冰淇淋城堡形状的暗室,那一定是个甜梦,几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生也走了进去。不过,十二岁以上游客几乎都挑了“潜水艇”“宇宙飞船”“时光机”等,我犹豫了一下,跟着几个相熟的朋友上了“宇宙飞船”。
   
  四 深入梦境
 
  进了飞船形的暗室之后,我在靠墙处坐下,眼睛适应黑暗后忽然想起这种体验的注意事项,想到系统一旦出故障就可能会发生噩梦等事故,心中的兴奋变成了紧张。这时扩音器里说:“请戴好头盔,系好安全带,闭眼,放松身躯和神经。
现在,开始五十秒倒计时……”
  我闭上眼睛,放松,感觉身体慢慢失重,四肢和脑袋轻飘飘的,接着我像化成了缕缕轻烟,不断上升、上升,最终我睁开双眼,发现我和小伙伴们都穿着宇航服呆在飞船里,除了驾驶员我们都是飘起来的,丝毫感受不到重力。
  我和我们班的两名女生都在驾驶室里,操纵飞船的是我认识的一名男生,他叫林谟。
  我从身旁的舷窗向外望去,只见窗外果然是浩瀚星空,那地球呢?我们离地球已经很远,地球看上去像只蓝眼睛,像北欧人那样的又大又圆的蓝眼睛。不管怎样,我已经身临其境地体验过星空了。
  我想和身边的同伴交谈,却想起外太空没有空气,也就是没有传播声音的介质,这咋办?这时,我发现自己的头盔里竟有一部轻便小巧的无线电通讯装置,我身边的同学刘琪莎把我差点儿忘掉的话问了出来:“我们还在太阳系吗?”
  驾驶员林谟说:“当然,我们离地球才四亿多公里,而我们的目标是冥王星!”
  冥王星?探索冥王星一直是全人类的目标,但直到如今冥王星上还只有一架太空车在工作。
  这时,后舱传来一阵“咯吱”声,我说:“大家快听,后舱是什么声音?”
  刘琪莎讶异地问我:“你也听见了?奇怪,这儿明明没有声音传播介质,难道我们都出现幻听了?”
  我想了想说:“不一定,也许是飞船金属发生了热胀冷缩现象,金属也能传声。”
  这时,我发现飞船外有一颗大陨石——不,一颗极小的小行星,目测直径不过五公里。另一个女孩儿也发现了,她说:“好小的小行星,上面不会住着小王子吧?”
  小王子是法国一部经典童话中的主人公,那部经典童话说,小王子住在一颗小星球上,他每天可以看若干次日出日落,因为星球小得可怜,他想看日出日落时就只需搬着小板凳跑来跑去,心情好就看日出,心情糟就一天看多次日落,但童话毕竟是童话,小星球上怎么会有小王子?这女孩儿看上去和我一样大,怎么这么大的人还相信童话呢?
  可是,随着飞船离小行星越来越近,我发现小行星上好像真有个小小的身影,那个身影戴着黄金王冠,穿着天鹅绒袍子!
  我在宇航服里打了个激灵,不过我想这个小王子应该不是法国童话里那个小王子,因为这颗星球没那么小,毕竟,童话里说过那颗星球实际上比房子大不了多少。
  一个男孩儿说:“怎么说有什么就有什么,我要是说有巧克力和牛奶星球呢?”
  我也觉得有点儿饿,就在这时,我们所在的驾驶室里蓦然响起“嘟嘟”的警报声,一个电子合成的声音说:“导航仪失灵……”
  警报直响,红灯闪闪,一个看上去有十八岁左右的男孩儿说:“驾驶员,我们迫降吧。”
  这个建议是对的,因为我们正经过一颗陌生的星球。
  飞船迫降了,我怀疑这颗星球有大气层,因为降落过程中我的前胸后背都感觉到巨大的压迫感,我很紧张。
  出舱后,我听到脚下传来“咯吱”声,原来这里的陆地竟然是巨型曲奇饼干,河里则流淌着纯牛奶,远处还有冰淇淋雪山和糖霜沙漠。
  刘琪莎说:“新闻上说梦境体现着意识的力量,是不是大家都饿了呀?”
  飞船驾驶员林谟拍了拍手:“好像快到时间了,大家闭上眼睛吧,等醒了再去小吃部买点儿东西吃。”
  体验者们纷纷闭上眼睛,我感觉自己在下坠,下坠,最后仿佛从高处重重摔下。最后,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暗室里。
   
  五 梦醒时分
 
  体验者们醒来,纷纷去取纪念光碟和照片,我饥肠辘辘,去买了些小食品吃。
  接下来足足有一周时间,人们议论着梦,都说:“梦里没有正常逻辑。”
  电视新闻里,一个小妹妹说:“我在梦里吃了那么多糖,牙齿还没事。”
  刘琪莎说:“我想说话,太空服里就多了个对讲机。”
  还有一个女孩儿说:“我想小行星上住着小王子,结果还真是!我们饿了就来到高热量的甜品星球,真是毫无逻辑,怪不得一百多年没人做梦了。”
  我在新闻稿中写道:“不知为什么,体验回来后,我经常想起古诗集《繁星•春水》中的第九篇:‘梦儿是最瞒不过的呵,清清楚楚地,诚诚实实地,告诉了你自己灵魂里的密意和隐忧。’”
   
  六 教育改革
 
  我十六岁这年发生了许多大事,比如虚拟梦境的研发成功,还有教育改革掀起热潮。
  本次教育改革的重点在于是否继续让机器人老师执教。
  新闻一出来,刘琪莎就说:“我支持让自然人老师重回课堂,我不喜欢我们的机器人老师,它冷冰冰的,整天板着脸。”也有同学这么说:“自然人重回课堂是不可能的,因为机器人什么都懂,人脑哪比得上电脑的储存量和精确度呢?”
  在三十二世纪的今天,教育机构都由机器人来执教,而且许多地方都取消了教育机构,因为教学机器人早已走进千家万户,学生都在家读书,只有艺术节、运动会、毕业典礼等特殊的日子才在学校相聚。
  如果让自然人重回课堂,算是一种倒退吗?
  除了一些六七岁的小娃娃想赖在家粘着妈妈,大多数学生都赞同自然人重回课堂,新闻采访中,一个小丫头说:“古代的老师都是学生的朋友,现在的机器人老师不陪我们玩!”一个小男孩儿说:“机器人老师冷冰冰的,虽然完成作业或练习会奖励一段动画或一次游戏,不会的题会讲,但时间长了我觉得好无聊!”
  持反对态度的人则说:“人脑不如电脑聪明,有的人也不一定比机器人更有耐心。”
  几乎全国中小学生都热烈支持自然人老师重回课堂,但我校不少同学持反对意见,我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我们念的是教育学专业高中部。如果这次改革成功,是不是我们长大后就要被送上讲台?我参加艺术节的大合唱都紧张,将来若要一个人面对一大群小观众,有时还有听课活动……我简直不敢想象,还是让那些外向、大胆又不怕生的同学去吧!
七 不怕十六岁
  我十六岁这年社会上发生的事情真不少,我自己身上也在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变化,在家找到古董还不算什么……
  别人知道不知道呢?在阅读科普书、历史书甚至童话书的同时,我体会到了一种多愁善感的情绪。有没有人发现呢?我照镜子的时间多了,还体会到了一点儿简单的保养之道。
  有一天,我在电子书上读到一段话:“如果你正处于迷茫的青春危险期,不要过分关注自己,转移注意力,集中精力去注意你感兴趣的事物。”
  我也想试试看,不过我很晚熟,我不知道自己的爱好到底是什么,是写作,是画画,还是探索未知的星空?其实,我都挺喜欢。
  就在我由于环境污染越发严重已经放弃探索星空的时候,电视新闻又有捷报传出:“经过五个月的飞行,我国宇航员即将登陆天王星!”好消息,这将是人类首次登陆天王星,听说这颗行星与众不同,它是躺着运行,躺着看宇宙,所以在躺着运行的天王星上看宇宙一定特别有意思!
  我新写的新闻稿就叫《躺着运行的天王星》,写完后同学们纷纷打开来看,连高二、高三的同学都表示小作者挺有想法!
  我终于找到了我真正的兴趣所在,当我发现这一点的瞬间,我激动得有些想哭……
  我的十六岁,发生了太多大事。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5+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