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的声音 > 阅读文章
那一抹天蓝色(外一篇)
2017-8-2 15:35:28 作者:郭述军 访问:140 评论(0) 奖励红花(0)
  在半山腰,我去了趟厕所,等我出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同学们的影子了。顺着游客间的缝隙向上看看,依旧发现不了任何一身天蓝色。我们是穿校服的,天蓝色的校服在众多的游客中很醒目。“竟然没有一个人等我。”我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保持着搜索的姿势,却在心里抱怨着自己的伙伴们。可转念一想,我能怨别人吗?我本来就落在最后,去厕所时又没和任何人打声招呼。“算了,我自己爬,早晚会在山顶和他们汇合。”我跳下岩石,再次融入络绎不绝的游人之中。
  走走停停,我给自己喜欢的东西拍照,那可能是花,是树,是石头,也可能是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还可能是一只松鼠。总之,我只要拍下来就觉得兴奋,觉得不虚此行。我忽然间又想起了妈妈的叮嘱,妈妈起码告诉过我三遍:“千万别和同学们走散。”我都有点嫌她唠叨,走散又怎样,难道还不能自己爬上山顶吗?难道还会丢在山上吗?现在我真的无意间和同学们走散了,不也很好吗?大人们啊,就是不肯给孩子充分的自由。
  我们是全班集体出来旅游的,但没有老师,领头的是班长。为了这次旅游,我们私下里筹划了两个星期。今天是星期天,五月的阳光已经让树绿了,让花开了,也让我们这群小鸟飞起来了。的确,置身这样的优美山间,我们都像鸟儿一样快乐,早把老师留的作业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当我准备拍下一块刻着大字的石头时,却一下子看见了大石头旁边的一抹天蓝色。我惊喜地跑过去,想看看是哪一位同学。可靠近她身边时,我才发现她并不是我的同学。
  “你是……”我像是有点不知所措,又像是有点惘然若失,看着她。
  “怎么啦?”她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
  “哦,我还以为你是我们班的同学呢。因为你们的校服和我们的一样,都是天蓝色,只是上面印的字不同。你是市里的学生吗?”我看见她那身校服上的文字,再结合她白皙的脸,做出判断。
  “是啊,你呢?”
  “我?农村的,离这儿不远。”
  “农村好,连空气都新鲜。”她像是很羡慕。
  “不如城市好。”我说,然后又问她,“就你自己吗?”
  她给了我一个甜甜的笑:“当然不是,一起来了好多同学呢。”
  “人呢?”我又像刚才寻找自己的同学那样去寻找她的同学。
  “已经爬到上面去了。”她指指蜿蜒向上的石头阶梯,“我累了,自己歇会儿,同他们说好在山顶汇合。”
  原来她也掉队了。我告诉她,我也是因为去了趟厕所后就掉队了。她像是一点儿也不介意掉队,脸上挂着汗珠,说话却很轻松:“那么咱俩一起走吧。”
  “可以吗?”我看着她。
  “可以呀。”她很天真,似乎根本没把我当陌生人。
  可我看了一眼她胖乎乎的身体,就担心她爬不了几步就会又坐下来。我们这些山村长大的野孩子,爬一座山跟走一段马路没什么区别。可面对她的天真与友好,我根本没办法拒绝。
  多一个伙伴也不是件坏事,我们边走边聊天,她给我讲城市的事,我给她讲农村的事。她喜欢瞪大眼睛问我“真的假的”,我说都是真的,她惊讶得不得了。
  我们又向上爬了一段,来到一个缆车站,那儿挤满了排队候车的游客。经过这一段的攀登,她脸上的汗珠更细密。我说:“坐下歇会儿吧。”说完,我先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我之所以如此,是怕她不好意思说累,不好意思停下来歇。
  “好吧好吧,又热又累了。”她也坐下来,始终笑着和我说话。
  我建议:“要是觉得爬不到山顶,你就坐缆车吧。”
  她和我一样,放眼去望那一路缓缓滑向山顶的缆车。缆车行进得很慢,但那无疑是通往山顶的一条捷径。
  “我才不坐呢。”她说,“其实,那应该叫‘懒车’,懒惰的懒。爬山是为了欣赏景色,也是为了锻炼身体。要想坐车,去公路上坐不是更好?我觉得那些人就是懒。”
  我头一次听到有人对缆车抱有这样的理解,觉得很新鲜,也很有道理。我重新打量她,有点刮目相看。“你说得对,爬山爬山,就是要爬。”我说。
  “爬!”她“嗖”一下站起来,脚步轻松地上路了。
  我慢慢意识到,这个来自城市的胖女孩,虽然体力没有多好,却有一股坚韧的毅力。我们似乎成了很好的朋友,可以无话不谈。
  有了新朋友,双方都多了些兴致,也多了些力气。
  当我们站在通往顶峰的最后一道“天梯”时,我们不禁震惊了,一级一级的台阶向上延伸,似乎想要通到天上去。看着那些坐在台阶上喘气的游客,我竟一下子觉得自己的腿也在发抖。
  “真高,我看有五百级台阶。”胖女孩举目眺望遥远的台阶尽头。
  “不对,有八百级。”
  “有那么多吗?”
  “不信?咱们打赌。”我也望着上面。
  她说:“赌就赌,你说,赌什么?”
  “谁输了,到上面就给赢的人买根冰棍儿吃。”
  “好,就这样,爬!”
  胖女孩来了劲头,像是进行最后的冲刺,几乎小跑着攀登上去。我也不甘示弱,紧跟其后。但爬了七八十级台阶后,谁也不敢吹嘘了,我们都靠在石栏杆上“呼哧呼哧”地喘气,脑门上的汗珠往下直滚。
  “累死我了。”胖女孩抹一把汗。
  “也累死我了,不过,还得继续爬呀。”
  休息片刻,我们又征服了几十级台阶。这样爬爬停停,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登顶。登上最后一级台阶,胖女孩假装不高兴:“我输了,还真是八百级。”
  我有点儿得意,跟她说:“那你要认赌服输,给我买根冰棍儿吃。”
  她同意,却又问我:“你一眼就能看出有八百级台阶吗?眼力这么好?”
  我诡异一笑:“去年我数过。”
  “你骗我。”
  “谁骗你,说好打赌的,别耍赖啊。”
  她又笑了,说绝不耍赖,拉一下我的胳膊,去给我买冰棍儿。我突然又改变了主意,说:“不买了,这儿的冰棍儿五块钱一根,太坑人。”
  “我倒觉得一点儿也不坑人,要是让我从山下面把冰棍儿背上来,起码卖十块钱一根。”
  看着她满脸的汗珠,我笑了:“你说得对。走,我给你买。”
  “是我输了呀。”
  “呵呵,改成赢的买了。”
  她也没和我为买一根冰棍儿起争执。我们拿着冰棍儿,咬一小口,那股沁凉瞬间就跑遍了全身。
  “看来咱们还是挺有缘的。”
  她说:“对呀,相见就是缘。”
  相见是缘,多么富有诗意。就在此刻,我们几乎同时发现了自己的伙伴。胖女孩向他们跑过去。我忽然大叫着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回头说了什么,山顶吹来一阵风,我还没听清就飘散了。
 
归  巢
 
 
← 1 →
  毛毛还很小,可毛毛很勤快。
  那天,毛毛和爷爷上山放羊,发现有只鹰在空中不停地盘旋。
  爷爷眯着眼睛瞧那只鹰,告诉毛毛:“你可得小心点儿,别让鹰给抓了。”
  毛毛赶紧在空中摇晃着软软的柳条,冲着正在树梢上滑翔的鹰说:“别过来,我不好吃。”然后他藏到爷爷的身后,探出脑袋瞧着,心想,我可不比一只小羊大多少,万一鹰飞下来就糟糕了。
  只见那只鹰飞着飞着,突然就一头扎进了草丛,一眨眼,竟从草丛里抓起一只鸡,直接向远处的山峰飞走了。毛毛看呆了,他问爷爷:“山坡上怎么会有鸡呢?”
  爷爷说:“是野鸡。”
  爷爷拉着毛毛说:“走,咱们过去看看。”
  毛毛跟着爷爷,来到野鸡的草窠里,竟发现还有四枚野鸡蛋。毛毛伸手摸摸,还热乎乎的。
  爷爷说:“正是鸡孵蛋的时候啊。”
  毛毛马上想起了奶奶养的芦花鸡也正趴在鸡笼里孵蛋呢。他看看地上的四枚野鸡蛋,不免难过了——没有野鸡妈妈的体温,它们怕是孵不成毛茸茸的小鸡了。
  爷爷却提议道:“我们可以把鸡蛋带回家,让奶奶的芦花鸡去孵。”
  毛毛一听高兴起来,连忙脱了背心,把四枚野鸡蛋兜好,像兜了四个宝贝,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的。
 
← 2 →
  奶奶看着毛毛带回家的几枚野鸡蛋,乐得合不拢嘴,赶忙让毛毛把野鸡蛋轻轻放进鸡笼里。那里已经有十枚鸡蛋了,毛毛问奶奶:“芦花鸡会不会认出这几枚野鸡蛋不是它的孩子呢?”
  奶奶说:“不会不会,它只知道孵蛋,从不管蛋是哪儿来的。去年,它还孵出了一只小鸭子呢。”
  毛毛又问:“奶奶,小鸡要多少天才出壳呢?”
  奶奶说:“差不多二十一天。快了,快了,还有几天它们就可以出壳了。”
  毛毛开始掰着指头算日子,每天放羊都心不在焉。
  第七天早晨,毛毛第一个起床,他跑到鸡笼边,还差好远就已经听见里面有小鸡的叫声了。他把老母鸡抱出来一看,哎呀,小鸡们已经破壳而出了,浑身毛茸茸的,小尖嘴嫩黄嫩黄的,小脚丫软软的。那几枚野鸡蛋居然也孵出来了。
  毛毛把小鸡一只一只地托在手心里端详,小鸡们也眨着圆滚滚的小眼睛端详着他。
  家里多了这么十几只活泼的小鸡,热闹多了。它们跟在老母鸡的后面,寸步不离。毛毛喜欢蹲在地上看小鸡们跑来跑去,也不想和爷爷去山坡放羊了。
  爷爷说:“毛毛,还是和爷爷去放羊吧。”
  毛毛说:“去是可以,不过爷爷,您得帮我挑出哪几只小鸡是我从山上带回家的。”
  爷爷想想说:“行啊,可是你不能着急,过些日子,它们长大些,爷爷就能帮你挑出来了。”
  “真的吗?”
  “爷爷不说假话。”
  既然爷爷这么说,毛毛就又晃着软软的柳条,跟着爷爷一起去放羊了。
 
← 3 →
  有一群可爱的小鸡相伴,毛毛的日子过得开心极了。一晃眼,小鸡们长大了,不再毛茸茸的,也不再喜欢跟在老母鸡后面,而是喜欢跟在奶奶后面,奶奶走到哪儿,它们就跟到哪儿,因为只要奶奶“咕咕”一叫,它们就有一大把米粒吃。
  毛毛追着爷爷问:“爷爷,您现在可以挑出哪几只小鸡是从山上带回来的了吗?”
  爷爷看看那群样子都差不多的小鸡,说:“应该可以了。”说着,他悄悄走近小鸡,忽然间双手用力一拍,嘴里大喊“呼呼”。小鸡们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惊吓,一下子全乱了,大多数慌忙向鸡笼逃去,而另外几只却一张翅膀,“扑啦啦”地飞上了小树。
  爷爷指指树上的小鸡说:“你看,它们就是从山上带回来的。”
  毛毛数了数,正好四只。他好奇地问爷爷:“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爷爷说:“从山上带回来的小鸡是野鸡,野鸡能飞很高很远,这与它们天生的基因有关。”
  原来是这样,毛毛认真思考了半天,忽然问爷爷:“那野鸡是不是不喜欢待在家里呢?”
  爷爷说:“我想是的。”
  “那我们把他们送回山上去吧。”
  爷爷说:“好啊,只是……”
  “只是什么呢?”
  “只是它们现在还小,回到野外很危险。”爷爷捋着胡须说。
  毛毛望着四只小野鸡,仿佛在望着它们难以预料的未来。
 
← 4 →
  这年秋末,柿子变红了,所有的小鸡都长得和芦花鸡一样大了。
  可是,忽然有一天,那几只长大的野鸡都不见了。
  毛毛伤心极了——他们是被黄鼠狼吃了,还是被鹰抓走了?
  爷爷安慰毛毛道:“它们肯定是太想山林草丛了,因为那里才是它们真正的家。它们应该是回到山上去了。”
  “可是那里有鹰呀!”
  “有危险它们也要回去,有鹰它们才会变得更强壮。鸡笼是装不下它们的,它们需要更广阔的天地。”
  第二天,毛毛和爷爷赶羊上山坡的时候,看见了那几只漂亮的野鸡,它们正站在高高的树杈上,朝着新升起的太阳“咕咕”叫呢。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7+5=?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