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梦幻童话 > 阅读文章
分享
2017-8-2 15:39:20 作者:[美]雪利·M·帕德 访问:237 评论(0) 奖励红花(0)
  “真是一个奇怪的电话,”爸爸边说边挂上电话。“火车站有人说,有一只木板箱寄给我。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却只叫我马上去一趟。”
  妈妈和我三岁的弟弟——吉米,不想出门。所以,爸爸就开车带我去看个究竟。到了火车站,那个年青的职员告诉我们:“你们的东西在月台上。”
  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我们好奇地走向月台,看到了那只木板箱。爸爸撬开了箱盖,一下子惊呼起来:“是一条狗!”
  我拿起箱子上面的标签,读出了那条狗的名字——维多利亚。那条狗听到自己的名字,一下子跳出木箱,飞奔到五十英尺之外。“来,维多利亚!”听到了爸爸的喊声,那条狗又连忙向我们这儿跑了回来。
  它是一只长着方鼻阔嘴的英国长毛猎狗,身体长得很高,浑身那白丝绸般的长毛在月台刺眼的灯光下,闪着变幻无常的怪诞色彩。
  我望着它,激动得喘息不止。
  “坐下。”父亲对它发出了命令,它立刻就坐下了。父亲对我说:“它曾经受过很好的训练。”
  我第一次看到它,就已经知道它是属于我的了。
  我们高兴地回到了家。爸爸高声地喊道:“看看我们从车站上带来了什么!”
  我的弟弟吉米看到了维多利亚,马上吃惊地逃开了。他紧抱住妈妈的脖子,将小脸深深地埋在她的肩膀上。吉米害怕维多利亚,这使我感到高兴。因为维多利亚将会只属于我了。快8岁的我,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些明智,增加了责任感了。
  爸爸查看了寄狗的地址——一个弗吉尼亚的养狗场,马上就给那个养狗场的主人打了电话。原来,我的祖父在去世之前的几个星期,买来了维多利亚,并把它训练成一只看鸟的狗。在他临终之前,他特意嘱咐把这条狗送给爸爸。
  妈妈听了爸爸的解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这条狗是不错,但我还有更多的事要做,怎么还能照顾它呢?”
  “我们不能养着试试吗?”我请求着说。
  “好吧,”妈妈说,“那我们就先试着留它一个星期吧!”
  这时,我的心才稍微放下来。再看维多利亚它正蹲在一旁看着我们谈话,它的脸上显示出一副担忧迷惑的表情,似乎在说:“我知道你们是在谈论我。”
  第二天早晨,我们起来时,发现外面下了很厚的雪。学校停课了。妈妈让我和吉米带维多利亚出去。我们高兴地在外面堆了一个雪人。这时,维多利亚淘气地抓住吉米的帽子,跳到一边去了。吉米去追它,但却被它躲开了。吉米伤心地哭了起来,跑回了家。
  维多利亚却像没事一样,坐在那儿,还把吉米的帽子咬在嘴上荡来荡去。它昂起头,疑惑地看着我,好似在问:“怎么我们玩得开心的时候,他却离开了呢?”
  我紧咬着嘴唇,心里很担忧。妈妈肯定不喜欢它这样胡闹,何况今天还是它留下来的第一天呢!
  果然,过一会儿,妈妈就带着流眼泪的吉米出现在门口。“这不是条好狗,它怎么去抓吉米的帽子?”妈妈说。维多利亚好像知道自己受到责备,低下了脑袋,那肥嘟嘟的鼻子颓丧地沉到了胸脯。
  等到妈妈进去了,维多利亚马上又精神起来,跳到我的身边,用鼻子蹭我的裤子,然后也蹭吉米。它并没有什么怨恨,但我却有些嫉妒。因为,我才是爱它的人,吉米对它一点爱也没有。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星期一,妈妈买了一大包狗食——我想,这足够它吃上一个月了。我把这看作是一个好的预兆。因为,除了那次帽子事件以外,维多利亚一直表现得很好。它从不吼叫或者挡住道。但是,维多利亚的饭量很大,才到了星期五,那包狗食就快要吃光了。还有,妈妈从来不叫维多利亚的名字,总是称它“那条狗”。这说明妈妈从来没有把它放在眼里。
  星期六是决定维多利亚命运的日子。一辆很大的运货车停在我们家门前。维多利亚就在房子和货车之间跑来跑去。它的嘴上咬着一只漂亮的红色高跟鞋。然后,它将那鞋子放在妈妈的脚边。我怕妈妈生气,会训斥它。“好了,”妈妈对维多利亚说,“这就是他们训练你的内容中的一项,对吗?”接着,她把红色高跟鞋放在一旁,指着自己的另一只脚,开玩笑道:“去把另一只鞋拿来!”
  不过一会儿,维多利亚就把另一只鞋衔来了。妈妈高兴地拍了拍它的背:“噢,你是一条很聪明的狗,把你学到的本领全用上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能留下它?”我冒昧地问。
  “我想是的。”妈妈说,“我们应该要照顾好它。”
  从此以后,妈妈再也没有抱怨过它,并且还给它喂食,为它洗澡。她找来一条旧毯子,铺在厨房的一角,让它睡觉。每当妈妈坐在椅子上休息时,它就会把它的肥鼻子搁放在妈妈的脚上。
  时间很快地过去,而维多利亚却不断地做出使我们吃惊的事情。它每天都能为爸爸取来报纸。当我们几个孩子争吵时,它就用低低的吠声来进行干涉。有一次,吉米陷在我们家后面的沼泽地里,它连忙把妈妈引到那里去。
  在一个六月的下午,我们更看到了维多利亚的献身精神。那天,我们听到了恐惧的哭声,原来是两条咆哮着的德国牧羊犬紧紧追着吉米,并且咬破了他的短裤。爸爸连忙拿起一把铁锹跑去拦截。但是,一条牧羊犬已扑倒了吉米,正要咬他的屁股。我惊恐地尖叫了一声,这时,一道白色的闪电蹿了过来——维多利亚好似一颗子弹射了过去,三条狗飓风般地旋转着,维多利亚勇猛地和那两个侵犯者混战成一团,相互咬住彼此的皮毛。最后,那两条牧羊犬尖叫着,浑身血肉模糊地逃走了。
  维多利亚没有追赶,它不住地颤抖,僵直地站着。吉米从爸爸的怀抱里挣扎着下了地,快步奔向它,拥抱着它的脖子。维多利亚也用肥鼻子使劲地擦他的脸,舔他的耳朵,直到吉米开始笑了起来。
  从此以后,那两条德国牧羊犬再也不敢到我们这儿来惹事生非了。维多利亚从此也不再离开吉米一步。
  两天以后,当我看到妈妈不在的时候,我跟吉米说:“维多利亚是我的狗。当初它刚来的时候,你甚至还不愿意靠近它!”
  “不!”吉米反抗地看着我,高声喊道,“它也是我的狗!”
  “你们是怎么回事啊?”妈妈听到了,跑过来问道。
  我流着眼泪,嘟嚷着说:“吉米想要它!”
  “吉米和你一样,也喜欢它啊!”妈妈温柔地说,“我们都爱维多利亚。爱被分享时,不必去分割,而是应该使爱变得更多!”
  我们和维多利亚在一起相处,已经有两年多了。因为爸爸找到了新工作,我们搬到了新泽西州,在高速公路的旁边租了一幢小房子。维多利亚经常被限制在小院子里活动,显得闷闷不乐。有一天,它偷偷地溜了出去,被汽车撞跛了腿。从此,它只要听到汽车经过的声音,就会吓得发抖。整整三个星期,它几乎没有起来活动。看到它如此沮丧,兽医说:“看来这条狗已经对生活不感兴趣了。”
  我们全家考虑了很多天,决定将维多利亚送回到以前住的地方,请邻居收留它,让它恢复活力,避开这个讨厌的环境。在一切都联系好以后,我们乘着货车,来到了原来一户邻居家。主人请我们进去,爸爸谢绝了。我们都弯下了腰,围住了维多利亚,亲热地与它道别。维多利亚用一种疑惑的表情看着我们,我们紧紧拥抱了它,爸爸拍拍它的侧腹,妈妈轻轻地抚摸着它的耳朵,深情地看着它,我用手抱着它的脖子,吉米抽咽着哭了起来。
  最后,我终于牵着吉米的手,坐进了货车。这一刻,我们比以往更贴近了。妈妈替吉米系上了安全带,然后和我坐在一起。我们能从窗口看到维多利亚,它快速地摇着尾巴跟我们告别。这时候,我紧紧地用手捂着脸,心里难过极了。
  “记得我曾经跟你提起过分享吗?”妈妈在我的身边,轻柔地劝说着,“当爱被分享的时候,会变得更伟大。而现在你是在和爱它的人,一起分享着对维多利亚的爱!”
  “可是,这太痛苦了。”我靠在妈妈的身上,哭着说。
  “这是你们要学的爱的最后一课。”妈妈说,“你只有学会了分享,才能学会放弃。终会有一天,我必须放弃你。最伟大的一种爱,是做对其他人最有利的事情,尽管这很痛苦。明白吗?”
  “是。”我之所以说“是”,是因为我才10岁。我真的不明白。
 
◇ [美]雪利·M·帕德 
◇ 邓  笑/译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53+8=?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