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珍珠泪(外一篇)
2017-8-2 15:41:51 作者:桂文亚 访问:175 评论(0) 奖励红花(0)
  名家推荐:书中的这个小女孩,相信熟悉桂文亚、熟悉她文字的人都一定认识,她就是那个像假小子一般淘气捣蛋、倔强坚韧、天马行空却善良仁厚的阿桂桂,她已经犹如黑柳彻子的“小豆豆”般深入人心了,她们都一样有着幼年时期小小的梦想和最最真诚的初心。在这样一个孩子的世界里,一切都充满了奇异的声响和绚烂的颜色。
——2016国际安徒生奖得主 曹文轩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夜黑得像失去了天空,找不着边儿。套一句话儿说,我是“在墨水瓶子里赶路”。
  杜老师好几天没有来上课,杜老师的父亲生病了,我去她家看看怎么回事。
  杜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大家都非常喜欢她。
  开学第一天,杜老师走进教室,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来,小朋友,老师先说一个故事给你们听。”
  哇,杜老师真好啊!她不像二年级的张老师,开学第一堂课就用藤条指着大家的鼻子说:“上课要专心,不准偷讲话、偷传纸箱、偷吃东西、偷看漫画书、偷玩橡皮筋……”“偷”、“偷”、“偷”的说了一大堆,把我们当贼看!张老师说完了,还把藤条呼呼地朝空气里挥动,我们哪里不懂他的意思!
  杜老师就不一样了,她常常笑,不骂人也不打人。她的脸颊有两个深深的大酒窝,甜得像葡萄酒。那天,杜老师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大意是说,一个寒冷的冬季,一个外乡人走进一家客满的小客栈,又累又冷,却连个位子也占不着。
  “嘿,伙计,”外乡人扯着嗓子喊,“给我的马来两斤卤牛肉,一壶白干,别把它给饿坏了。”
  客栈里的人听了都吓一跳,吃肉喝酒的马可真新鲜哪!大家全好奇地跟着伙计去喂马了,于是,外乡人就很顺利地占着了位子,舒舒服服地在火炉边烤着暖暖的火。
  “好听不好听?”杜老师笑眯眯的,白白的皮肤和矮矮的身材,多像一只绵羊啊!
  “好听,好听!”我们全都拍手鼓掌。
  “小朋友都很可爱很聪明,老师很喜欢你们。老师以后每天说一个故事给你们听,好不好?”
  “好——好——”大家异口同声,很兴奋。
  “那你们也要用功读书,用心听讲啊!”
  “好!”我们非常真心地回答。
  杜老师真的一天讲一个故事给我们听,有时候是《封神榜》,有时候是《伊索寓言》《安徒生童话》或《格林童话》。
  可是,杜老师从上个星期三开始,已经连续五天没来上课了。代课的陈老师说,杜老师的妈妈很早就死了,由于她是独生女,爸爸生病需要她照顾,所以不得不请假。
  杜老师请假没来上课,我觉得好没意思。代课老师几乎每节课都不同,跑马灯似的,叫我搞不清到底谁是谁。有的老师好凶,不认识我们也骂;有的老师上课没精打采,下了课,本子一夹匆匆就走。不像杜老师,上课认真地讲,下课还带我们玩躲避球、跳绳。有一次好好笑哟!杜老师踢球的时候,踢得太用力,居然把鞋子给踢掉了。结果鞋子飞到树上,还是连大田用竹竿才打下来的。还有好几次玩跳房子,杜老师把眼镜给跳掉了,大家都争着戴,一个个像不倒翁,走路东倒西歪的。
  我们问老师怎么会近视,她笑着说,小时候拿手电筒躲在棉被里偷看故事书弄成的。我听了心一阵跳,因为我也是晚上不睡觉,用这个方法偷看漫画书的。
  昨天,李老师叫我到办公室拿图画纸,无意中听见两位老师的对话:“……家境不好,拿不出医药费……病得很重,恐怕拖不了多久……”
  他们说的不就是杜老师家的事吗?杜老师家境不好,难怪杜老师曾告诉我们,她晚上除了改作业,还要帮人抄写什么赚外快。而且她平常给人的感觉也非常朴素,总是穿着洗得泛白的蓝裙子和蓝衬衫,不像其他年轻女老师,时常换穿花花绿绿的衣服。
  放学回家,我和妈妈说了杜老师爸爸生病的事,妈妈说:“你是不是想去老师家?”
  我点点头,妈妈果然最了解我。
  妈妈走进厨房,在塑料袋里装进一串香蕉。五个橘子,说:“不要空手去拜访。”
  老师住在教堂后面第一条巷子的最后一家,这是她上课时画在黑板上给我们看的:“当你们闻到桂花的香味,听见小狗的叫声,就快走近我家的巷子了。欢迎小朋友有空来玩。”
  我沿着教堂边的铁轨走着,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除了附近人家安静微明的灯光,周遭一片漆黑。
  铁轨旁是一块接一块的稻田,稻田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熟悉的蛙鸣。
  我一路走,一路哼着“秋天到了黄叶黄”,手里的香蕉橘子简直要被我前摇后晃晃晕了头。
  我急着想见杜老师,心里还挂念着她没有医药费给杜老伯治病的事。
  我低着头一路走,忽然看见石子路面上有一堆亮亮的东西。啊,那是什么?一闪一闪,一小点,一小点!我弯腰蹲在路上,用手去捡,兴奋得发抖……是……是钻石吧!是谁把钻石掉一地?也许天太黑,装钻石的袋子破了,漏了出来?
  我就着星光仔细看了又看,一点都没错,真的是钻石!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耐着性子,忍住欢呼,我蹲在地上,仔细地捡,再仔细地装进外套口袋。
  秋天了,夜晚已有凉意,风缓缓吹拂,我闻见桂花香,心中一阵激动。杜老师,我来了!
  我隔着竹篱笆喊。最先跑出来的,果然是老师的小花,它“汪汪汪”叫得很热情。接着老师出来开门,她惊喜地喊着我的名字,搂着我表示欢迎。
  几天不见,老师变了个样子,下巴尖尖的,眼眶淡淡的一圈黑,眼睛也变小了。
  “老师瘦了。”我难过地说。
  “是啊,连着几天没睡好。”老师微笑着拍拍我的肩膀。
  接着老师和我谈起她父亲的病,说是高血压引起的“中风”,严重的话会使病人四肢瘫痪,手脚不能动。
  “现在好一点了吗?”我问。
  老师沉重地摇摇头。
  “老师……”我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着那些在地上发现的宝贝。
  “来,吃根香蕉。回去别忘了代我谢谢妈妈啊!”
  我只好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
  接着,杜老师详细问我班上的情形:朱佩玲的感冒好了没有?黄瑞田还拉不拉肚子?大傻头和阿妖是不是还每天吵架?菜心和茶桶有没有欺负女生?
  我一面吃香蕉,一面回答,心里一面盘算着怎么跟老师说。
  “老师……”我又把手往口袋里伸。
  “想说什么?没关系的!”
  “老师……是不是家境不好,医药费有困难?”我结结巴巴地问。
  “你这孩子!”老师轻轻地笑,声音却非常坚定,“老师家境的确不好,可是老师年轻有能力,可以想办法赚钱。你不要担心。”
  “老师……我……”我决定把话说出来。于是我把刚才在路上捡到的宝贝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老师,我很有自信地说:“一定是哪位好心的神仙安排,要我送来给杜老伯治病的。”
  鼓起勇气,在老师认真和气的注视下,我把口袋里的钻石一股脑掏出来,放在小茶几上。
  在明亮的灯光下,那些在黑夜里闪烁的美丽光彩,就像变魔术似的,统统没有了!我定睛一看,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它们是一堆尖尖的、脏脏的、破破的碎玻璃哪!啊!真是太丢脸太丢脸了。
  我哭了,哭得又伤心,又失望。
  老师却笑了。笑得好可爱,好亲切。
  “谢谢你,谢谢你,好孩子,好孩子。”
  然后我看见老师笑了又哭了,珍珠般的眼泪轻轻滑落面颊,比钻石还晶莹,还闪亮。
 
和火车赛跑
 
  我把书包套在肩上,蹲下,再把鞋带系紧一点,耳朵竖得直直的。
  “怎么还待在这儿?要赶不上火车啦!”妈妈催促着。话刚说完,“呜——”长长的一声汽笛从远处传来。
  “妈妈再见!”
  开了大门,我风一样地蹿出去。越过窄窄的田埂,穿出飘着桂花香的长巷,三脚两步,跨过独木桥,上了大街,横过马路,向火车站跑去——谢天谢地,到了!火车刚刚进站,和我一样喘着大气。
  谁也不知道,这就是我和火车之间的秘密:我们在赛跑呢。
  从万隆到景美,一站之隔,大约五分钟行程吧,我就把它扬起笛声的那一刻作为起跑点,看看自己究竟跑得有多快,能不能在火车进站前赶到。
  中学时期,我很爱运动,为了使自己“跑得快”,就想出这种自我训练的游戏。游戏有游戏的规则,在这之前,我做了一些计划,比方说,我得先计算出火车进站的这一段路程需要多少时间,再计算出自己可能有的跑步时间。
  如果按照往常出门的“路线”,经过小庙和戏院,多绕两个弯就得多跑两分钟。如果一路直线进行并走大路,也许就刚刚好——不过这一路不能休息,得快跑不能慢跑。记得刚开始练跑的时候,老差一截,气喘如牛地跑到车站,却只能目送一列摇摇摆摆的黑尾巴。
  到了周六,只有半天课,心情格外轻松。这时我会准备一袋彩色的碎纸片,藏在书包里。下了课,挑一班人少的火车上去,迎风伏在车窗前欣赏沿途美丽的田野景色,待火车缓缓驶上铁桥。
  “轰隆,轰隆”,火车是一列怪兽,巨大的脚掌在桥面上制造出空洞撼人的音响。“呼——”把彩纸扬手撒出,一片彩色的花雨四散飞扬,然后缓缓静落桥下,随波而逝,真是妙不可言!
  火车,在我少年的记忆中,是一篇动人的乐章。虽然三年如一日,火车总把我运送到一个“写不完的功课、考不完的试”的“压力营”,但我也总不忘我们之间那一点充满了刺激和趣味的友谊。这一点自在好玩的情趣,是坐惯了莒光号、自强号或是高铁的现代乘客所完全不能体会的。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89+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