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我思念的你还是旧时模样吗
2017-8-2 15:53:13 作者:鹿慕 访问:61 评论(0) 奖励红花(0)
01 记忆里的小胖子长成了“小怪物”
 
    乔阳十四岁的时候来到我家——他妈和我妈是闺蜜,还是我姥姥的干女儿。我小时候见过乔阳,几年过去,他已完全变了样子,以前他是个有点儿肉的小胖子,现在却成了清瘦挺拔的少年,我差点儿没认出他来。
    乔阳的父母正在闹离婚,所以他心情不是很好,我妈让我多照顾他一点儿。
    可我发现,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当我推开乔阳房门的时候,他正赤裸上身,一边哼着歌一边弯腰找东西。我看了一眼,一声尖叫冲破喉咙。
    “你——你——你干吗不穿衣服?”我大叫。
    乔阳随手拿起一件T 恤套上,面无表情地说:“韩沙沙,我在房间里换衣服有错吗?还有,麻烦你下次进来前先敲门好吗?”
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站在原地。这时,乔阳又看了我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地问:“找我有事?”
    我很怀疑妈妈给我的信息——乔阳没有一点儿烦恼的样子,我看不出他父母的事情对他有丝毫影响。我生气地想:如果不是老妈让我过来问候一声,我才懒得理你呢!我硬邦邦地答道:“没事,你刚来这里,有什么不熟悉的地方就来找我吧。”说完,我立马退出了他的房间,就像远离怪物一样。
 
02 乔阳,装得累吗
 
    乔阳跟我一样念初二,顺理成章地插到了我们班。自那天撞见他没穿上衣之后,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我都没再跟他说过一句话。
    当我看到他在我爸妈面前装乖时,我不禁冷笑,心想:也不怕我戳穿你!
    我的爸妈被乔阳哄得满心欢喜,一直相信这孩子在学校里很乖,每门功课都很优秀,是老师的心头肉。事实却并非如此,乔阳一来就跟班里调皮的男生打成一片,他们一拍即合,几乎所有校规都受到了他的挑衅,他就差被学校劝退了。我之所以不戳穿他,就是等着瞧他自己把牛皮吹破的那天。
    期中考试很快到来,我那几天心情不错,因为乔阳的画皮马上就要被揭开了。到时候,看他怎么面对百般怜惜他的我的爸妈。
    我预想中的家庭震动并未来临,因为当成绩单发下来时,包括老师在内的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镜——乔阳考了全年级第五名。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光荣榜上的排名,怀疑学校把光荣榜贴倒了,要么就是我看倒了,可是不管我再看多少遍,那个讨厌的名字都稳稳地挂在上面。乔阳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飞快地掠过,还吹起长长的口哨,他敞开的校服外套灌满了风,他就像一只急欲飞翔的大鹏鸟。
    我的爸妈高兴坏了,说要带我们出去吃饭,好好庆祝一下。不悦明明白白地写在我脸上,我嘟囔道:“又不是什么大考试,这也值得庆祝?”我妈却批评我,让我向乔阳学习,还说她就知道乔阳这孩子不错,看着就聪明。
    乔阳被夸红了脸,他喝了一口可乐,一抬头看到我不屑的目光,立马做了一个凶狠的表情,在我爸妈看不到的地方朝我挥了挥拳头,可惜没有一点儿威慑力。我暗暗发笑,这个在学校里“张牙舞爪”的乔阳,在我爸妈面前却像绵羊般乖巧。
    趁着我爸妈都不在的时候,我直截了当地问他:“你是怎么考到那么高的分数的?别告诉我那是你的真实成绩,我不相信!”
    乔阳看了我一眼,笑眯眯地说:“我干吗要告诉你?你要是想拜师就行个拜师礼,也许我一高兴就收你为徒了!”
    我气呼呼地转头就走——乔阳怎么肯告诉我实话,不过就算他不说,我也能找出答案!
 
03 我向佛祖许了个愿
 
    起初我怀疑乔阳的成绩是作弊得来的,一心想揪出他的小辫子,直到我看到他习题集里的演算过程——虽然字写得乱,却比    老师教的方法还简洁,后来的几次考试中他也稳居前五,我才死心。
    “又来偷我的笔记!”没想到乔阳这时候回来,我当场被抓住。
    “读书人偷书不算偷!”跟乔阳同在一个屋檐下久了,我也学会了耍赖皮。
    “不问自取就是窃。”乔阳一口咬定我偷了他的笔记,完全不给我台阶下。
    我靠着与日俱增的厚脸皮,糊弄过去。
    随着中考临近,每个夜晚,面对一道道习题,我都快把脑袋挠成秃子了。
    乔阳曾说他要考一中,我的爸妈直夸他有志气,我想,我怎么也不能输给他吧,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被他嘲笑呢!与我的辛苦复习不一样,乔阳悠闲得很,他坐在自己房里戴着耳机摇头晃脑,连我用力在门上踢了一脚都没发觉。
    “偷笔记事件”过后一周,乔阳突然敲开我的房门,别扭地给了我一本笔记本,一句话没说就回房了。我一头雾水,打开一看,发现那竟然是他的数学笔记复印件。我如获至宝,抱着复印件,嘴角上扬,乔阳也没我想象中那么讨厌嘛!
    初三的最后一个学期,我为了补上自己的“短板”——数学,每天都学习到半夜,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去上课。乔阳取笑我是“拼命三娘”,我则客气地叫他“学霸”,他反倒有点儿不好意思。起初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后来这两个字自然而然地从我嘴里说出来,我们的关系也悄然缓和。
    我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会去问他,他虽然有时候会不耐烦,但多数时候都会耐心地为我解答。
    中考前一天晚上,我妈比我们两个准中考生还紧张,唠叨不断。我被她烦得头大,反倒是乔阳,好声好气地安抚着她。我看着他认真的侧脸,第一次觉得,其实他比同龄人懂事得多,分得清别人对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懂得感恩。
    入睡前我暗暗祈祷,愿我中考顺利,能与乔阳考入同一所学校。
 
04 乔阳的青葱岁月
 
    也许是我的祈祷管用了,中考时我超常发挥,和乔阳一起考入一中。我沉浸在再次跟乔阳同班的喜悦中。有一天他突然塞给我一封信,我顿时心跳加速,大气都不敢出,脑子里仿佛有一团浆糊,下意识地问:“这,这……”
    乔阳神秘地说:“你跟苏美不是关系好吗?帮我把这封信给她呗!”我提起的心重重落地,抬起头看他一眼,发现这两年里乔阳又长高了一大截,头发理得清清爽爽,脸上的表情也温和多了,他已不再是当初来我家时的暴戾少年……换一个环境对于他而言是件好事吧!这样的男孩儿大概也是每个女孩儿青春期里的白马王子。
    见我久不出声,乔阳紧张地说:“两年前你跟我说过,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找你,你不能言而无信。”
    我还能说什么,只能收起失落,尽职尽责地当起传信人。
    春夏秋冬并不会因某个人感到悲伤而停止更迭。当我蓦然自书本中抬起头,我发现窗外的桃树枝头已有了点点春芽,一年时光转瞬即逝。
    乔阳和苏美之间的关系是何时变淡的我不清楚,总之,又到换上裙装的季节时,他们已成点头之交。我当时的心情就像沉寂了一冬的桃树,在某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悄然绽放。我高兴得太早,不知道娇嫩的花朵终究敌不过突如其来的风雨。
 
05 回忆里的思念
 
    乔阳说要离开时是初秋,枝头开始泛黄,他的父母在互相纠缠了四年之后终于还是离婚了,乔阳被判给了他的妈妈。乔阳的爸爸打电话过来,说欢迎乔阳随时回去看看他的新家庭,还说乔阳六岁的妹妹也很想见见这个哥哥。
    我看了看乔阳,迟疑地问:“你想回去吗?如果不想,你也可以留在这里。”
    乔阳微笑:“我不能永远逃避,有些事情是避不开的。”
    他已成长到可以承担起责任。
    我的心比秋风掠过的树梢还萧瑟。登机前,乔阳突然俯身在我耳边说:“如果日后你来我的城市,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我一定全力以赴!”
    乔阳回到了他妈妈身边,那才是他的归宿。他离开那天,我替他高兴,同时把思念深埋在心底。我也知道,我在成长,终有一天我会坐上火车,去他所在的城市看望他。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7+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