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那年春天,柳软桃花浅
2017-8-2 16:15:53 作者:今我来思 访问:125 评论(0) 奖励红花(0)
最坏的春日
 
    最好的春日是什么样子呢?风吹起淡蓝色的窗帘,粉笔灰飞扬在阳光里,前桌的男生正留着口水酣睡,操场边的朵朵桃花开得正艳……这样一幅画面容易让人想起“岁月静好”之类的词语,可那份静好是别人的,对于陶然来说,这恐怕是最坏的春日。
    高二就要结束了,比起传说中炼狱般的高三,陶然却更害怕即将到来的漫长暑假。家里的生意出了问题, 她的父母虽然竭力避免在她面前争吵,可家里还是透出山雨欲来的气息。
    无数个夜里,陶然在父母压低声音的争吵声中睁着眼睛到天明。失眠让她心绪烦乱,沉默寡言,白天里无精打采成了常态。
    “姜白,你就先坐到陶然旁边吧!”讲台上,班主任正笑意盈盈地指着陶然身旁的座位,对一个叫“姜白”的转校生说。
    姜白在阳光中走向陶然,向她伸出手,眉眼中全是笑意:“你好,我叫姜白!”
    陶然握住那只修长干净的手时,忽然莫名其妙地认为,这个新同桌的到来也只是为了把她衬得更卑微。
 
被发现的秘密
 
    暑假前的两个月里,陶然从没和姜白主动说过话,倒是姜白对这个总是出神的同桌充满了关怀。
    她翻箱倒柜找不到老师要讲的试卷时,姜白会笑着把自己的放到两人中间;她匆匆忙忙赶来学校时,姜白会把自己的面包、牛奶推过去;她上课走神被老师抽中回答问题时,姜白会把答案写在纸条上悄悄递给她……
    姜白身上的光芒有些刺目,但陶然也不得不承认这么温暖的男生实在让人难以讨厌——如果不是那一天,姜白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母亲的小吃摊前的话。
    高二的暑期已经过半,家里的生意惨淡收场,父母商量着做点儿小买卖渡过难关,陶然也去帮忙。她家的章鱼小丸子货真价实,味道又好,生意很快火爆起来。
    “麻烦给我一份小丸子!”
    “请问要番茄酱么?”陶然边说边抬起头,却意外看见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的姜白,运动服上一处品牌标志小巧又醒目。
    “陶然!真的是你啊!”姜白一脸惊喜。
    陶然自小就明白勤劳致富和人人平等的道理,可青春期孩子的自尊是那么奇怪,这一刻陶然看着自己不小心沾到姜白名牌运动服上的番茄酱,觉得难堪、紧张又有一点儿委屈。
    陶然定了定神,拉着姜白走进巷弄:“今天的事能不能请你帮我保密?”
    “什么事?你在这里卖小丸子的事吗?为什么要保密?”姜白不解地看着眼前几乎红了眼圈的陶然。
    陶然顿了顿,摇摇头说:“算了,随便你吧。”说完,她转身就要走回摊位,却听到身后姜白急急追来的脚步声。
    “等等,我答应你。只是,陶然,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追上来的姜白急切而真诚地说。
    陶然回过头,勾起嘴角笑了,心想,若是从前的她面对同样的事也会如此反应吧?果真,针只有扎在自己身上,才有资格去评判疼与不疼。
    
消失的光芒
 
    高三与窗外的蝉鸣一样,容易让人觉得焦躁。
    陶然跟姜白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他们似乎非但没有因为那一天的事情疏远,反倒因为守着同一个秘密而默契不少。
    陶然有时候觉得,坐在会发光的姜白旁边,自己似乎也明亮了一些。
    向来,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年轻的女孩儿们或许不曾想过要伤害谁,却容易心生妒忌。陶然因为姜白特别的厚待而被孤立,她本不爱辩解,可渐渐地却不得不放在心上,因为身边这个人似乎正悄悄地把照在她身上的光芒收拢——姜白疏远了她,虽然仍为她抄笔记,辅导功课,她却再不见他从前言笑晏晏的模样。
    陶然心里有了一处小小的塌陷,却不知道如何弥补。
    日子匆匆流过,高考如期而至又结束。
    吃散伙饭那天晚上,姜白忽然站到陶然身边,说:“今天不仅是毕业,也是陶然的生日,我请大家吃夜宵!”
    陶然在同学们的起哄声中有些茫然地跟在姜白身后,直到眼前的情景越来越熟悉才清醒,她几乎有些颤抖地站住脚,想不明白姜白的疏远,也不懂他忽然的热情,但令她更加难过的是,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伤害自己——她家的摊位就在前面的转角,她甚至能看见父母忙碌的身影。
    “为什么?姜白,你答应过我会替我保密,不是么?”陶然看着姜白问道。
    姜白有些不知所措,半句解释的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来了啊,小白快带你的同学们进来吧,我早给你们留了位子!”
    这时,街旁的小店中,头发灰白但精神矍铄的老板一边走出来一边招呼着。
    “许伯,辛苦您啦!”姜白转过头,笑着带同学们走进店里。
    那一餐夜宵,陶然看着姜白熟练地系起围裙忙里忙外,心里五味杂陈。
    她知道自己错怪了他,可那句道歉在热闹的场合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柳软桃花浅
    九月,陶然在大学校园里收到姜白的来信。
    她看着信封上的字迹,红了眼眶。
    姜白说对不起,他之所以疏远她只是希望她不再被孤立,有个好心态去参加高考,还说许伯的夜宵摊他小时候常去,那时候家里穷,妈妈在那里打工,直到他参加中考那年家里才有起色,他跟着为了发展生意的父母一起去了外省,后来又为了高考回来……
    他说:“陶然,你的感受我都了解。我自己也曾经消极、灰暗,不愿意面对,后来我才明白,也许不是每个人都怀有善意,但也绝非人人都有敌意,生活的颜色在于你看它的心境。我希望你能坦然面对挫折,成为闪闪发亮的人。”
    其实,毕业那一天晚上她看着姜白在许伯的夜宵摊上熟练地上菜、烧烤,跟大家开玩笑,她就知道他为什么会带自己去那儿了。
    陶然觉得,那天晚上的姜白比任何时候都耀眼。他身上那份坦然、乐观,还有同学们的善意,就是他送给她最好的生日礼物。
    她欠他一句“对不起”,还有一句“谢谢”。
    往后每一年寒暑假,陶然都会去家里的小吃摊帮忙,那些曾经让她觉得油腻的小丸子如今看来圆滚可爱。家里虽不复从前,但她看着父母互相扶持、体谅的样子,喜悦从心里溢出来。
    “麻烦给我一份章鱼小丸子,这一次要多放点儿番茄酱!”陶然抬起头,站在眼前的人眉眼中全是笑意,就像他们初见那天一样。
    陶然已经记不起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那是最坏的春日,只记得,那年春天,柳软桃花浅……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31+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