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奔跑的女孩
2017-8-3 14:59:01 作者:彭学军 访问:119 评论(0) 奖励红花(0)
  作者简介:彭学军,女,出生于湖南吉首。出版有《你是我的妹》《腰门》等三十多部小说和散文集。作品入选小学教材并被改编为电影,还被译成英、日、韩等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其作品多反映少女成长,具有浓郁的湘西风情和诗性格调。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小说大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优秀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提名)、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1   偶像
 
  慢跑完后做准备活动,我来到看台第一排把腿架在栏杆上压腿。我特意挑了一个离邵佳慧很近的位置,边压腿边看她训练。
  她在练跳马,左教练在一旁指导她。
  立定后,她抬头,挺胸,收腹,翘臀,双臂和双腿都绷得笔直。远远看去,她整个身体都在收紧,紧成窄窄的一条,而且还那么薄,薄成一张纸片儿,可却是积蓄了无穷力量的纸片儿。她左脚虚垫一步,身子往前一倾,跑了起来。
  跑起来的时候她两条手臂依然绷得直直的,离木马越近速度越快,跳板将她高高地弹起,身子横在空中,如一尾美丽的热带鱼,落下时双臂撑在木马上,借着惯性在凌空的一瞬间,她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体,然后轻盈地落在了垫子上。
  落地不是太稳,她的脚不得不往外迈出一小步。接下来的那个动作我目不转睛地盯着。
  她收回那只迈出的脚,头高高地仰起来,颈尽量地伸长,胸尽量地挺高,臀尽量地翘起,双臂尽量地向后展开,她尽量做着这些动作的时候,侧面看,她的身体被一种无从知晓的力量拧成了一个柔美的、极富韧性的“S”形。她身体像是有一个神秘的开关,被一只无形的手按了一下,“啪”的一声,这个动作就完成了。
  这其实只是体操比赛中,运动员完成了一套动作后必须做的收势。就像一篇文章的结尾,一首歌的尾音,一个舞蹈最后的亮相,所不同的,这个收势动作是千篇一律的。
  但我却觉得这个动作美不胜收。
  体操队有十二个女生,也只有邵佳慧能把这个动作做得出神入化,在我看来是这样。我觉得,这多半得益于她脚后跟一样圆圆的翘下巴和她那有几分傲慢又似有几分挑衅的眼神,碰到这种眼神的时候会觉得很不舒服,但当她两腿绷直、前突后翘、双臂像鸟儿张开翅膀一样大大地打开、一颗小巧的头颅高高仰起的时候,她的傲慢和挑衅就升格成了自信、优雅和高贵,她的神情与她的形体动作浑然天成,她展示出来的不可言状的风采真的把我迷住了。
  就在那一瞬间,她成了我的偶像。
  “怎么回事,傻了?”猫晃晃我。
  “你说,你说练体操需要什么条件?”我尽量用很随意的口吻说。
  猫停住了,眯起眼睛看着我,慢悠悠地说:“你不是要告诉我你想学体操吧?”
  猫就是这么厉害,她一眼就看穿了我,她常常这样。
  猫说:“你知道什么样的身材是练体操的理想身材吗?”
  猫老喜欢在我面前摆老运动员的资格,我不和她计较,虚心地摇摇头。
  “要头小,脖子细长,腿长,臂长,最好屁股有点翘,胸……”猫看了一眼我平坦的胸,也低头看了看自己,打住了,“这个问题以后再说。”
  但不管怎么说,前面两个条件我是符合的。我向前走了两步,笔直地站好,让她好好看清我。
  猫眯起她那双猫眼,像是第一次看见我似的,挑剔地把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边打量边点评:“你屁股虽然扁了一点,其他条件还马马虎虎过得去,不过,你个子太高,你看你小腿这么长,你能长很高呢。”
  我个子确实不矮,我比猫小一岁,还比她高半个头。
  可我还是不信,谁说个子高就不能练体操。
  “那当然啦,太高了重心不稳,罗马尼亚的科马内奇、俄罗斯的图利舍娃,都是一米五几,”猫说着斜睨着我,“谁像你,现在就一米六了,人高马大的怎么能练体操?”
  猫尽情地打击我,但她那神态让我不得不怀疑她在妒忌我的身高。我不再和她理论这个,而是出其不意地亮出了我的绝活——我两腿叉开,身子往下一挫,“啪”地撇了个一字。
  猫显然被我这一手震住了:“咦,你还会这个?”
  “想不到吧,我小时候跳过舞,练过。”
  在我的绝活面前,猫对于我想学体操不像刚才反对得那么坚决,毕竟,韧带好是一个体操运动员必备的条件,不过她还是坚持说,我个子太高了。
 
2   十一岁,我已经很老了
 
  邵佳慧已不在练跳马,整个体操队都不在场地内,我来到体操房,看见他们在做身体素质训练。左教练不在。
  最后,我在办公室找到了他。他正坐在办公桌前在本子上写着什么。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太好了!
  我走进去,心紧张得怦怦直跳,事到临头,我还是有点害怕。
  “左教练。”我怯怯地叫了一声。
  他抬起头,见是我,有点意外,随即温和地笑了笑说:“是驼驼,找我有事?”
  一开始,我担心他不认识我,毕竟我进校时间不长,又不是他的学生,没想到他知道我,还叫我小名,我一下就放松了。
  “左教练,我、我想到体操队来,我想学体操。”我终于把这些日子一直折磨着自己的念头说了出来后,低着头,不敢再看他。
  他肯定没料到我会说这个,也肯定对我的话没有足够的重视。我抬起头时,看见他把本子合上,边整理东西边半开玩笑地说:“哦,那你们教练同意吗?我可不敢抢他的学生。”
  “你同意吗?你同意吗?”我急切地追问。
  他把东西放进抽屉里,关上,然后看着我,表情有点严肃。他开始认真看待我的问题了。
  “我是真的很想学体操!”我又赶紧强调了一句。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学体操?”
  这个……为什么?我该怎么说呢?
  现在,只要有机会,我就会看体操队训练,看邵佳慧训练。看她练跳马、练平衡木、练高低杠、练自由体操……看她腾跳、翻跃、举腿、伸臂,翩然跃起,轻盈落下。看她随心所欲、大开大阖地舒展、叠加、扭曲、团紧、绽放自己的身体,像鹿、似鹤、如兔、若鱼。每每她像鸟儿张开翅膀一样大大地打开自己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自己也被大大地打开了,有一种奇特的畅快感与满足感。
  可是,这些,我要怎么说呢?怎么样才能让他了解我,接纳我?这一刻,我是多么的沮丧,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清,说不好,我没法表达自己,没法让他明白这些。我只是嗫嚅道:“我喜欢。”
  怕他没听清,又豁出去了似的抬起头,大声地、执拗地再一次说道:“我喜欢!”
  他看着我,眼里有几分惊讶、几分迷惑,他肯定不明白这份执拗从何而来。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突然想到,应该向他展示一下我的绝活,可还没等我付诸行动,就听见他不动声色地说:“跟我来。”
  我跟着左教练来到体育馆旁边的大仓库,里面有一小半堆着器材,一大半的空地上有十几个小孩在训练,压腿,下腰,蛙跳,俯卧撑,仰卧起坐……
  平时在体育馆也见过他们训练,因为太小,他们不住校。
  一个可爱的长得憨头憨脑的男孩显然是个鼻涕虫,一小截鼻涕亮晶晶地挂在鼻孔口。见我看他,猛地一吸,鼻涕“哧溜”一下就缩进去了。
  “你多大了?”左教练问我。
  “十一岁。”我小声说,我差不多已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他们是体操队最小的一批队员,最大的六岁,最小的四岁。现在的这批运动员,邵佳慧是五岁进校的,李洁是四岁半进校的,王皓也是五岁进校的。体操要从小练起,到了你这个年纪应该开始出成绩了。”说完,左教练拍拍我的头,亲切而又坚决地说,“别再想这事,快去训练吧。”
  临走的时候我又看了一眼那个男孩,他正在队伍中做踢腿练习,他的鼻涕又出来了,还鼓了个鼻涕泡,不过,一眨眼就破了。
  我的梦想也像那个男孩的鼻涕泡一样,破了。
  猫他们已经在做第二个训练项目了。见我过来,猫双手抱着肚子,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猫问我:“怎么样?”
  我摇摇头,说:“根本不是因为我的身高。”
  其实,比较而言,我宁愿是因为身高。
  “唉——”我心灰意冷地叹了口气,“我太老了。”
  才十一岁呀,但和那个冒鼻涕泡的男孩比,我已经老了。
 
3   会飞又会跑的鸟儿
 
  学校开运动会,我报了两个项目,四百米和八百米。第一个项目是八百米。
  八百米是抢道跑。上跑道时,我没好意思和她们挤,总觉得从体校出来的应该显得胸有成竹、稳操胜券一些,就大度地站在了跑道最外的一个位置。
  “啪!”发令枪响了。
  就仿佛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凶凶地吼:“快,再快!”
  于是就使劲跑使劲跑,好像只有几秒钟的不管不顾,可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前面已经没有人了,八条跑道,那么宽阔,都是我的。跑道边围了一圈人,神情激动地喊:“加油!加油!”——都是冲着我的。
  跑在所有人的前面,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好像前面所有的阳光、空气、空间……都是我一个人的,我只要一直往前冲,就会到达一个妙不可言的境地。
  听到后面追逐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居然感觉到越跑越轻松,步子尽量大地跨出去,两条腿以一种固定的频率交换着,轻快而又疾速,“嚓嚓嚓……”
  终于看见了前面横着一条白布带,那是我要拼尽全力冲过去的标志……只一眨眼的工夫它就近在咫尺了,我憋足一口气朝它扑过去。
  “嗷呜!”四周响起了一阵欢呼声。
  立马,就有人递过来了毛巾和水。
  “驼驼。”我刚喘匀气,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叫。
  心里奇怪,这里没人会这样叫我,都是正儿八经地叫我“司同”。扭头一看,竟然是邵佳慧!
  她变了很多,长高了,也胖了一圈,这使得她那高傲的翘下巴圆润了许多;脸上带着笑意,随意而又友善;她以前的肤色是一种不太健康的苍白,而现在,白皙的面颊有淡淡的红晕透出来。可是,最最大的变化是——她的右手臂下撑着一根拐杖。
  她的这些变化让我一时无法接受,我愣愣地看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刚转到这所学校,念初二,你呢?”
  “我,初一。”
  见我还没回过神来,她摸摸自己的脸说:“是不是不敢认了?我胖了很多,很难看吧?”
  “不是不是,”我赶紧否认,“你、你胖了,其实更好看了。”我诚心诚意地说。
  “那是因为这个?”她往地上跺了跺拐杖,“看不习惯吧?”
  “你的腿……”我犹犹豫豫地不知该怎么说。
  “医生说,慢慢恢复,也许有一天能丢掉拐杖,也许……就永远离不开它了。”邵佳慧说完垂下眼帘。
  “能的能的,”我赶紧说,“你肯定能和以前一样,说不定还能练体操呢。”
  邵佳慧冲我笑笑,说了句“谢谢”,然后说了一段让我百感交集的话:“我刚才看你跑了,你跑起来的姿势真好看,奔放又轻盈,特别是跑弯道的时候,步子拉得很开,前腿抬得差不多和地面平行了,同时后腿蹬得很直,”邵佳慧两眼熠熠生辉地盯着我,心悦诚服地赞美道,“你的腿很长,跑起来像一种鸟儿,我不知道它叫什么,腿又细又长,会跑又会飞。你知道那种鸟儿吗?”
  我完全被她这段话怔住了,她说的是我吗?我跑起来真是那么好看吗?可从来没有谁对我说过,包括猫。我也从来没有被谁这样热情洋溢地赞美过,更何况说这番话的人是邵佳慧!
  也许,只有她觉得我跑起来好看,就像也许只有我才觉得她抬头挺胸收腹双臂后展的动作美不胜收一样。
  当我把这种感觉和曾经一度对她的痴迷告诉她的时候,邵佳慧也十分惊讶:“真的吗,这是一个规定动作呀,人人都这样做。”
  “我觉得你做得与众不同,特别特别好看。”然后我浑身硬邦邦地比画着,“手这样,头这样,腿这样……”
  邵佳慧在一旁看得“咯咯”直笑,说:“你太业余了,等我腿好了做给你看。”
  我们聊着的时候,上午的运动会结束了。
  分手的时候我们约定,等她腿好了以后,她做那个抬头挺胸收腹双臂后展的动作给我看;我就跑给她看,只跑弯道——像一只会飞又会跑的鸟儿那样……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94+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