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的声音 > 阅读文章
念一首诗给你听
2017-8-3 15:13:11 作者:张雨荷 访问:159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一)
 
盛夏的小雨是昨日的风铃
嫩绿的小草是今日的飞鸟
所有的美好属于你和我
就像那杯甜蜜奶茶的味道
风铃的摇曳告诉我一个秘密
奶茶的味道夹着醉人的香气
飞鸟的歌声告诉我一个秘密
奶茶的味道里有浓浓的情谊
……
  “叶子文,你在干什么?”邓优含跑进教室,就看见同桌叶子文正在看自己放在抽屉里的信。邓优含快步走上前,麻利地将叶子文手里的信拽了过来,一脸不满地瞪着她:“你又偷看我的信!”
  “我发誓,我没有偷看!”叶子文快速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弱弱地说,“是它自己滑落下来的,就在我把鸡蛋放进你抽屉的时候……”
  “少废话,不要老是借着让我帮你解决鸡蛋的幌子来偷看我的信,你再这样,我就把你不吃鸡蛋的秘密告诉给你老妈!”
  “别!”叶子文赶紧起身捂住邓优含的嘴,“小优,咱们有事好商量!”叶子文凑到邓优含耳根边小声地说,突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试探性地问:“你那么在乎这些信,难道是哪个男生写给你的情……”
  “才不是呢!我说你一天到晚能不能别瞎想,信是一个叫顾清婉的笔友写的。”
  “笔友!”叶子文盯着邓优含,“这年头你居然还有笔友,你们也不嫌麻烦。”
  “你懂什么!”邓优含生气地坐回位子上,顺手将抽屉里的鸡蛋掏出来狠狠砸到叶子文的桌上,“今天这鸡蛋你自己吃!”然后她拿着信朝天台走去。
  天台是邓优含最喜欢的地方,她喜欢倚在栏杆上,一字一句地品味顾清婉写的诗。
  顾清婉是她半年前在杂志交友平台上认识的,顾清婉说她喜欢写诗,而邓优含也喜欢读诗,于是邓优含尝试着给她写了一封信,没想到在寄出去的第四天,她就收到了顾清婉的回信,信里还附有一首带着青草芬芳的诗。从那时候起,邓优含就被她的诗深深吸引。虽然她们同城,但邓优含从未见过她。顾清婉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为什么能写出这么优美的诗?许多个“为什么“一直深埋在邓优含的脑海里。
  
 
(二)
 
  第二天一大早,叶子文就守在那条邓优含上学时必经的长长阶梯路口,她手捧着邓优含最喜欢的香草蛋糕,一见邓优含就迎上去,挤出满脸的委屈说:“小优,昨天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你知道吗,为了不浪费鸡蛋,我昨天硬是把它吞进了肚里,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嘴里有股臭鸡蛋的味道,不信你闻。”叶子文冲着邓优含大大地呼出一口气,那气味熏得邓优含哭笑不得:“瞧你那痛苦的样子,我还是帮你吃了吧。至于这蛋糕嘛,咱们一起吃。”
  叶子文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然后捧着蛋糕后退着快步朝阶梯上方走去。
  “子文!”邓优含的后半句话留在嘴边还未出口,叶子文手捧着的蛋糕就如起跳的跳水运动员一般,以手心为助力板,然后猛地飞上天空,在空中经过720度旋转之后,“啪叽”一声,像生鸡蛋炸裂似的落在了阶梯旁一位女孩的头发和背包上,那女孩也因为子文的摔倒跟着摔坐在阶梯上。还没等叶子文从疼痛中反应过来,邓优含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了女孩身边,拿出纸巾,一边擦拭起女孩的头发,一边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女孩不说话,只摆动着双手,嘴巴微微张着,好像想说点什么,但又说不出来的样子,最后她艰难地从齿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来:“没……关……系……”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从她的眼神里,邓优含感受到了女孩的原谅。
  稍微整理之后,女孩便微笑着继续前进,邓优含也准备起身离开。可就在她迈开第一步时,她感觉踢到了什么,她弯下腰,发现梯子上有一本精美的笔记本,一定是刚刚那个女孩的,邓优含连忙冲着远去的女孩大喊,可无论她怎么喊那女孩也没反应。
  “别喊了,小优,她听不见的。”叶子文边揉着屁股边说。
  “为什么?”
  “你难道没看出来她有听说障碍吗?”叶子文认真地说,“我想她一定是在山顶的特殊学校上学,这个,你只有明天拿给她了。”说完,叶子文便拉着邓优含疾步朝学校跑去。
 
 
(三)
 
  她有听说障碍吗?邓优含死盯着面前的笔记本,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笔记本不大,封面用衍纸做了一些素雅的装饰花朵,邓优含拿着笔记本反复研究了一上午,最终还是没忍住,小声问道:“你说,我该还给谁呢?封面上没有名字。”
  “翻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叶子文说。
  “打开会侵犯隐私,不好吧……”就在邓优含碎碎念之际,叶子文一把夺过笔记本,快速翻看起来。不一会儿,叶子文忍不住发出惊叹:“哇,这个笔记本里有好多诗哟!还有许多批注。”
  “诗!”邓优含条件反射似的凑上去念了起来。
  念着念着,邓优含竟然觉得那些诗似曾相识,越往下念越激动,最后她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用食指猛戳叶子文的肩膀:“叶子文!叶子文! 叶子文!”
  “干吗?”叶子文翻了一个大白眼,极度不满邓优含的恶劣行为,“有话就说!”
  “我知道这本笔记本的主人是谁了!”
  “谁?”
  “顾清婉!是顾清婉呀!”
  “你的那个写诗的笔友?”
  “对呀!你看这里,‘深夜的枫叶悄声呢喃着细语/微凉的秋风拉响思念的琴弦/梦里/星星为我捎来一封信/你浅浅的笔迹/满含无限期许’,这是我第一次写信给她时,她回我的诗!”
  邓优含飞快地往后翻页:“‘我追随着她的脚步从清晨到日暮/盛开在七月的夏花/白色淡雅的花瓣/和着曦光一起成长/她的豆蔻从下一秒开始展露芳华……’这都是她写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缘分?我要去和她相认。”
  “我看她说话都费力,你们要怎样沟通?手语吗?”
  “没关系,我不在乎,我们可以用文字交流,还可以用诗来表达。”看着邓优含开心的样子,叶子文也不好再说什么。整整一个下午,邓优含都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
  
 
(四)
 
  清晨的雾气还未消散殆尽,邓优含早早地在阶梯上坐了下来,她紧紧地拽着笔记本,生怕弄丢或者弄脏。远远看见顾清婉来了,邓优含冲到她面前,露出阳光般的灿烂笑容,接着用她甜美的声音喊出了她的名字:“顾清婉,你是在寻找这个吗?”
  邓优含把笔记本递到顾清婉面前,顾清婉看到笔记本又惊又喜,连连点头致谢,也就在这时,邓优含将藏在身后的奶茶递了过去,交到她的手里。
  正当顾清婉疑惑的时候,邓优含将早已准备好的纸展开,呈现在了顾清婉的面前,纸上用可爱的字体写着:“所有美好属于你我,就像这杯甜蜜奶茶的味道,我是那只飞鸟,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亲爱的小婉,我是邓优含。”
  “你……是……”顾清婉惊讶道,可话才说到一半,顾清婉惊讶的眼神里突然流露出一丝落寞,她将手里的奶茶塞还给了邓优含,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然后从邓优含的侧面快速跑了过去。
  见顾清婉跑了,邓优含失落极了。她来到教室,将心里的委屈告诉了叶子文。叶子文仔细地听着,最后总结性地说道:“我觉得她不是不把你当朋友,而是她害怕。”
  “害怕什么,我很友好呀!”
  “害怕你只是出于好奇才想接触她,她并不确定你是否愿意和身体有缺陷的她成为朋友。”
  “我不在乎她是不是身体有缺陷,我只是想和她成为朋友。”
  “可她却不这么认为。”
  “那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接受我这个朋友呢?”
  “告诉她你的想法,让她不再害怕。”
  邓优含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继而陷入了沉思。
 
 
(五)
 
  下午最后一节体育课,邓优含借口肚子疼请假回家,可是叶子文知道邓优含并不是回家,而且径直朝特殊学校的方向走去。
  特殊学校位于这座城市的山顶,到达特殊学校需要爬几个陡峭的山坡。邓优含一路小跑,在学校铁门外巴巴地望着,终于等到了跑过来的顾清婉。原本顾清婉在和同学们告别,嘴角还有微笑,可是一见到邓优含,她的笑容便立即消失了,继而惊慌地用手捏着书包带,埋着头走出校门。见顾清婉出来,邓优含立即追了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腕说:“清婉,你别害怕,我是真心想和你成为朋友的!”虽然邓优含表现得很真诚,可在顾清婉眼里,邓优含不过只是上嘴皮和下嘴皮在翻动,她听不见,也猜不着,眼里写满了疑惑,她试图挣开邓优含的手。
  邓优含赶紧掏出事先在纸上写好的话,递到顾清婉面前:“你别害怕,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
  顾清婉在纸上扭扭捏捏地写道:“你是健康人,你不懂我的世界。我听不见,也说不清楚,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成为朋友。”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相信我。”
  “你愿意走进我的世界吗?”顾清婉重重地在纸上写着,“一个基本无声的世界。”
  邓优含点点头,将手中的纸撕成两半,揉成两个圆球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又用右手在嘴巴上做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
  “这下我们俩是一个世界的了。”邓优含在纸上这样写道。邓优含的举动出乎顾清婉的预料,她呆呆地盯着邓优含,震惊她所做的一切,然后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一次,顾清婉的眼泪里一定有奶茶般甜甜的味道。
  
 
(六)
 
  自从邓优含打开顾清婉心扉的那一刻起,邓优含认定了顾清婉这个朋友,后来叶子文也加入了这个队伍中。默契的是,只要和顾清婉在一起,她们就会自动地走进顾清婉的世界,除了一些必要的语言交流,她们之间的一切交流都在便笺上,她们就这样陪着顾清婉走过了一个美妙的夏天。
  初秋起风的时候,顾清婉将邓优含和叶子文约到了奶茶店。邓优含和叶子文一落座,顾清婉就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你今天看上去真开心,捡到钱了吗?记得分我一点哟!”叶子文率先递上一张纸条给顾清婉。
  “你们猜!这可比捡到钱更让人高兴。”顾清婉在这行字后加了一个笑脸。
  “难道是你写的诗要出版了?”邓优含写道,随后又加了一句,“那我要当你的第一个读者哟!”
  顾清婉笑着摇摇头。邓优含看出顾清婉有意在卖关子,便佯装生气要离开,顾清婉赶紧抓住她的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动、手、术了,耳、朵、的手术!”
  “真的吗?”邓优含激动地叫出声来,“太好了!”
  “清婉,我们会为你加油打气的。”叶子文郑重地写在纸上。
  “清婉,手术后你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邓优含擦干眼泪,快速地在纸上写道。
  清婉露出甜蜜的微笑,在纸上轻轻地写上:“我想听花开的声音。”
  
 
(七)
 
  顾清婉出院后的一天,叶子文带着眼罩来找她。叶子文示意她把眼罩戴上跟她走。
  “子文,我们去哪里?”顾清婉问。
  叶子文也不说话,只是带着顾清婉走,在走了很远的路程之后,她们终于停了下来。
  这时,顾清婉的耳边就响起了邓优含的声音:
  “一片花瓣
  飘在孤单的河里
  等待着花仙子
  一段文字
  停在友情的堤岸
  等待着我
  文字和花瓣
  化成一首诗
  交织在雨后的艳阳里
  我要念一首诗给你听
  芬芳  绽放
  而你
  是否听见了
  花开的声音”
  邓优含一边念,叶子文一边摘下顾清婉的眼罩。
  在她眼前,还是那条熟悉的阶梯,不同的是,现在的花朵变得不再孤单,她每跑一步,阶梯上,邓优含手绘的花朵就会陪着顾清婉依次绽放。邓优含站在阶梯顶端张开双臂,顾清婉眼含泪水,朝邓优含跑去。
  现在,顾清婉已经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54+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