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解语 > 阅读文章
愿你慢些老去
2017-8-3 15:27:59 作者:Vian 访问:166 评论(0) 奖励红花(0)
    人总是边走边忘记许多事情,比如,现在的我。幼时的记忆我早已模糊不清,它如同遥远地平线上淡淡的一层薄霭,望不穿且不可及,但也有些事在岁月更迭中沉淀下来。尽管我忘了时间,忘了地点,却总有一幅画面在我脑中浮现:风肆无忌惮地咆哮,树枝在地上落下斑驳摇曳的影子,外婆抱着哭闹不止的我去找当时在供销社值夜班的妈妈,外公则在一旁撑着一把旧伞替我们抵御风雨,最终,两位老人蹒跚的背影沿着泥泞小道消失在浓密的雨幕之中。
    我生于深冬,断奶后便一直由外公外婆抚养,直到七岁那年,我才因上学的缘故被父亲接进了县城。在县城小学明亮的教室里,我开始怀念乡下。我曾在乡下读过学前班,是退了休的外公带我去的。外公在当地是一位颇有名望的老师,儒雅是他在我儿时心中的全部印象。
    当时,学前班的教室设在祠堂内。那是南方常见的旧房子,有着青砖灰瓦、木制大门、横梁,以及纹饰简单的窗子,春天来时还能看到墙角长出娇嫩的绿草。
    小学时,我每隔一两周便会颠簸几个小时回乡下一趟,探望老人,上初中后这变成了“双月之旅”,待我升入高中又考上大学,回乡探亲的周期缓缓延长至半年。如今我已参加工作,一年也难得见上他们一回。虽然发达的科技让远隔千里的我们仍能面对面问候,每逢佳节我也一定会托父母送上礼品,可这依旧比不上在老屋的屋檐下陪老人下一盘慢棋。
    若我早知如今会离家千里,年少时我必少玩儿几场游戏,多陪老人几个假期。现今,我只能祈求时光仁慈,老人慢些老去……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9+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