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被爱着的幸运儿
2017-8-3 15:32:38 作者:若绒 访问:149 评论(0) 奖励红花(0)
    1
    金雨晴趴在桌子上,看着那个笨笨的叶桔言一趟又一趟地把她自己的东西搬过来,不由得皱了皱眉。虽然说金雨晴应该保持礼貌,虽然说同学之间应该互帮互助,虽然说……但是,谁愿意和叶桔言当同桌呢?
    毕竟,叶桔言算是班上学习成绩最差的学生之一——虽然她不是倒数第一,但也从没走出倒数的行列。叶桔言的学习态度倒是格外好,她时常就一道题不停地发问,问老师问同学,有时在课堂上也非要老师讲解一道大家都懂的题,讲一遍她不懂,还要老师重复讲几遍,这让其他同学都在私底下抱怨,老师也只能无奈地让她课后再补习。
    这样的次数多了,大家都讨厌起叶桔言来。毕竟,高三学生的时间很紧张,谁愿意花大把时间在这样一个人身上呢?
    除此之外,叶桔言的长相也不讨人喜欢,她胖胖的,显得很笨拙,身上还时不时散发一股难闻的味道,让人避之唯恐不及。
    金雨晴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原来的同桌搬离。那是多好的一位同桌啊,她和金雨晴成绩相当,两个人包揽了全班前两名,她还干净漂亮,也懂得察言观色。
    这么一想,金雨晴愈发讨厌起叶桔言来。
    班主任前一阵子搞了一次“民主调位”,由同学自己商量和谁做同桌,再上报申请。叶桔言找到金雨晴,说要和她当同桌。虽然讨厌叶桔言,但金雨晴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说了一句“你问问老师同不同意吧”,结果班主任居然真的顺了叶桔言的意!
    在金雨晴发呆的时候,叶桔言已经收拾好东西坐过来,讨好般冲着金雨晴一笑。金雨晴敷衍地笑了笑,看看其他同学略带怜悯的目光,只觉得欲哭无泪。
    不行,她金雨晴才不要和叶桔言当同桌呢!
 
    2
    “怎么可能?我刚给你们调过座位,马上又给调开,你让叶桔言怎么想?
    况且,你们两个人当时不都同意了吗?”面对金雨晴调座位的请求,班主任似乎很生气,丝毫不理会金雨晴逐渐噙满泪水的双眼。
    好一个叶桔言!谁说我同意了?!
    金雨晴挨完老师的骂,羞愤地回到了教室。小说里常见的“老师偏袒成绩好的学生”这类事在金雨晴身上根本没有发生,她反倒挨了一顿骂。
    都怪叶桔言!金雨晴这么想着,翻开放在课桌上的一本练习册。好在叶桔言现在不在座位上,不然金雨晴一定会爆发。
    金雨晴想通过做题冷静下来,也的确在做题中渐渐平复了情绪。就在她怒气渐消时,她的衣袖突然被扯了一下,这让她握着笔的手在练习册上画出了长长一条线,就像是在美女脸上留下长长一道口子。
    “干吗?”金雨晴愤怒地转过头,正看到拿着练习本的叶桔言一脸讨好的神色。一股怒火蹿上来,金雨晴抓起练习册和笔就走出了教室。
    金雨晴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只要不是上课,座位那儿,有叶桔言,就没有她金雨晴。
 
    3
    金雨晴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每天一到中午,她宁愿站在楼道里写作业,也不回座位。为了不应付叶桔言不断抛出的提问,金雨晴也找了理由请假不上晚自习。
    许多同学都对金雨晴投以理解和同情的目光,班主任那关却通不过。
    “金雨晴,你是怎么想的?”终于有一天,班主任把金雨晴叫进了办公室,“你既然同意了和叶桔言当同桌,你就应该帮助她。    你这样让她怎么想?我知道叶桔言爱提问,但如果你给她讲解,你自己不也能有更深的理解吗?”
    “1+1=2”这种问题让我怎么跟她讲呢?金雨晴垂着头想。
    “我当时没同意和叶桔言当同桌。”不再理会班主任说什么,金雨晴突然抬起头来。班主任听到金雨晴这么说,愣住了,也没再说什么就放她出去了。
    金雨晴以为班主任很快就会把她和叶桔言调开,毕竟她金雨晴是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她这样满怀期待地等着,但班主任那里却迟迟没有动静,倒是叶桔言开始有了改变。
    叶桔言似乎终于察觉到金雨晴对自己的反感,不再缠着她提问,而是直接去求助老师了。这让金雨晴松了一口气,至少她终于可以坐在座位上写作业了。
    同时,不知道是金雨晴终于习惯了叶桔言身上的味道,还是叶桔言更注意卫生了,总之,那股奇怪的味道对金雨晴来说不再那么刺鼻了。
    有时候看着小心翼翼的叶桔言,金雨晴还有些同情。不过,可能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也可能是受到其他同学的影响,金雨晴还是同叶桔言保持着距离,依然希望有一天班主任能调整座位。
    直到那一天,叶桔言忘记带书……
 
    4
    那是一次历史课,这是一门不能没有教材的课,特别是在复习后期重新夯实课本知识的时候。课堂上,金雨晴翻着自己的历史书,突然发现旁边的叶桔言有点儿不对劲儿——她从上课以来就一直呆愣愣地盯着黑板,而以她的学习能力,金雨晴断定,她这样做是不可能跟上老师的进度的。
    金雨晴悄悄戳了一下叶桔言:“干吗呢,怎么不好好上课?”
    叶桔言的眼睛蓦地亮了,那种受宠若惊的神色让金雨晴心里一揪。接着,叶桔言的眼神又黯淡了,她说:“我忘了带书。”
    “那……”金雨晴剩下的半句“为什么不和其他人一起看”哽在嗓子眼。
    叶桔言其实也知道,大家对她怀有反感甚至敌意吧?凭什么呢?她不就是不够聪明吗?她不就是身上有奇怪的味道吗?可她也是同学啊,她除了有点儿死心眼也没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吧?金雨晴叹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收回思绪。
    “一起看吧!”金雨晴把自己的书放在两个课桌中间。看着叶桔言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金雨晴笑了,什么也没说。
    那节课过得很平淡。叶桔言一直小心翼翼,连金雨晴的书都不敢碰,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当金雨晴凑近课本写笔记时,叶桔言就避开一点儿,仿佛那样就可以让她自己身上的味道轻一些。
    下课后,叶桔言似乎下定了决心,叫住了正想出去上厕所的金雨晴:“这节课,谢谢你……”
    金雨晴看着结结巴巴的叶桔言,回以微笑:“没事儿,以后有问题也可以问我——如果我有时间,而且能给你讲明白的话。”
    “太好了!那个,我身上的味道是因为我们家的洗衣粉不好,我已经和我爸说要换掉。”受到了金雨晴的鼓励,叶桔言急忙补充道。
    金雨晴看着满脸通红的叶桔言,笑起来:“那就最好了。”
 
    5
    自那以后,金雨晴再也没提过调整座位的事,虽然叶桔言身上的味道还是没淡下去,虽然叶桔言还是死脑筋,经常让金雨晴有掀桌的冲动。金雨晴自己也觉得奇怪,她居然能忍下去,而且还是在高三下学期这么一个紧张的时期。
    叶桔言似乎也赖上了金雨晴,连吃饭都要喊着金雨晴一起。
    有些同学对金雨晴的态度转变感到奇怪,也有些同学拿她俩打趣,说一个是智商高,一个是踏实学,是班里的一对榜样。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到了高考。金雨晴和叶桔言分在两个不同的考场,所以在高考之前,两个人也没有相互问候。
    金雨晴本来觉得意义重大的高考,在卷子发下来的那一刻成了平时早已习惯的小测验。她甚至在提前做完语文试卷之后,休息了一会儿。直到最后一门英语考试的试卷收上去时,她才意识到,高考结束了。
    那个辛苦的高三结束了。
    那个被叶桔言打扰的高三结束了。
    出高考成绩那天,班主任说叶桔言考得很好,还说金雨晴发挥失常了。
    金雨晴转头看看叶桔言,欣喜又带有些许愧疚的神色,她最后笑起来。
    “恭喜你啊,叶桔言。”金雨晴轻轻地说,说完突然意识到,这是两人同桌以来,她第一次喊叶桔言的名字——以前,她要是想叫叶桔言,都只说“喂”。
    金雨晴这才意识到,她对叶桔言的包容还是有所欠缺的。
    “谢谢你,因为有你在高三对我的帮助,我才能考得这么好。”叶桔言的声音传来。金雨晴低头看看自己的成绩条——630 分。发挥失常的她,依旧比考得很好的叶桔言高出了80 分。
    
    6
    后来,金雨晴也不知道叶桔言去了哪里,两个人没有再联系。高三那段日子过去了,金雨晴还是将其定义为“被叶桔言打扰的高三”,只是对叶桔言再也没有怨气和厌恶,偶尔想起自己最初的做法,她只觉得好笑。
    其实,金雨晴从来没有和叶桔言说过,她当时的转变和触动是因为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那时候,她虽然成绩好,可因为家里穷,所以看起来有些土气,也没有钱请小伙伴们吃零食,也因为这些“本不是她的错”的错而被大家孤立。
    于是,金雨晴经常想,如果那时候有个人包容她,现在的她或许去了更好的地方,遇见了更好的一群人。
    那时候,她也是小心翼翼的,就像当时历史课上的叶桔言。
    也因为当时叶桔言有所转变,所以金雨晴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她。
    而金雨晴也从来不知道,在她和班主任说“我当时没同意和她做同桌”之后,班主任通过其他同学了解到金雨晴反感叶桔言的原因,接着找叶桔言谈了谈,关于她爱提问的习惯和身上的味道。最后,班主任撒了一个谎,告诉叶桔言,金雨晴还是很喜欢她这个人的,只是不太喜欢她这两个不算缺点的习惯。
    其实,不管是叶桔言还是金雨晴,都是被爱着的幸运儿。你说呢?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6+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