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天使候补生
2017-8-3 15:44:28 作者:谧语 访问:163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一)
 
    越夏靠在校门口的大树旁,看着大门前车来车往,但她不想回家。
    帕米没有来,它也不会再来了。
    妈妈要过很久才下班,距离补习班开始上课也还有将近一个小时,越夏向马路对面的小商店一个个看去——“水果天堂”,这是一家颇受同学欢迎的饮品店;“佳璞复印店”,这家店她自己从没进去过;夹在这两者中间的店铺“天使候补生”是一家什么店?她以前见过吗?
    越夏直起身子,认真地研究起这家店铺。一块未经打磨的木牌上歪歪扭扭地书写着“天使候补生”五个大字,四周围了一圈羽毛做装饰,这跟两旁平淡无奇的店牌相比显得独树一帜。
    从外面看,越夏一点儿都看不出这家店是干吗的,走在路上的人像看不见它似的,没有一个人进去。
    越夏的好奇心被激发出来,她想去看看这家神秘的店铺。
 
    (二)
 
    越夏推开门,挂在门上的铃铛随即响起,一进门她就被吸引住了——店内的布置像公主的卧室一样漂亮,货架上摆满各式各样的可爱布偶,有动物的,有人形的,大中小号一应俱全,对于越夏这样的女孩儿来说,这儿简直是天堂。
    “欢迎光临!”一个女孩儿从房间里走出来,穿着和布偶服装一样好看的衣服,这个女孩儿比越夏大些,大约是读初中的年纪。
    “你好,姐姐,我可以随便看看吗?”越夏问。
    “当然可以!”那个女孩儿笑得很甜,“我叫及笄,是这家店的店主。”
    “真厉害!”越夏感叹道,“我也梦想着长大后开一家店。”
    “是吗?你想开一家什么店呢?”及笄非常感兴趣。
    “宠物店。”
    “听上去不错,那样你每天都可以跟可爱的宠物在一起。我这里也有新到的小狗布偶呢,你要不要看看?”
    “真的吗?太好了,我想看看。”
    于是,在及笄的带领下,越夏看到了一架子精致的宠物布偶,她一眼就被架子边缘那只小黑狗布偶吸引住了,再看看标价,太贵,她身上的钱根本不够。
    “你很想要这个吗?”及笄看得出越夏喜欢但又买不起的心情,“这样吧,你帮我个忙,我把它送给你。”
    “这怎么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的啦,毕竟是我拜托你的,而且,我还想请你带同学来我这里逛逛呢,也算有点儿私心。”
    “这……”
    及笄双手合十,做出可怜巴巴的样子,越夏更不好意思了,于是答应下来。
    “及笄姐姐需要我做什么呢?”
    “到这儿来。”及笄招招手,示意越夏到大门边上。那里有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个兔子布偶,布偶旁摆着10 张漂亮的纸牌,背面朝上。
    “事实上,我最近在练习用纸牌来占卜。”
    “这是塔罗牌吗?”越夏问,她知道,用漂亮的塔罗牌占卜在高年级女生中极为流行。
    “有区别,这种纸牌只能测算出你的烦心事和好运势。”
    “那我要怎么做呢?”
    “你随便抽一张,再翻过来就行了。”
    越夏的手在上下两排纸牌间来回游移了一阵,最后她选择了下排中间的一张。她翻过来一看,那张牌的另一面一片漆黑。
    “这是?”
    “最近困扰你的东西和黑色有关吧?”及笄沉思了一会儿后说。
    “咦?”越夏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白了,“最近困扰我的事的确跟黑色有关,我觉得黑色指的正是我家的帕米。”
    “宠物吗?”
    “是的,那是一条黑色小狗,是我读二年级时妈妈送我的生日礼物。”
    “这真是一份很棒的礼物!”
    “我的爸爸妈妈工作忙,只有帕米一直陪我,它特别聪明,会坐,会站,还会跟人握手,每天放学后它都会跑在奶奶前面来接我。”
    “这么优秀的小狗为什么会变成你的烦心事呢?”
    “因为……”越夏的声音低下去,“因为它死了。”
    “对不起。”
    “它死了是我的错,那天晚上我不让它出去就好了。”
    “它想出去吗?”
    “是的,前几个月它有点儿反常,以前我在晚上带它出门散步时,它都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但那几个月它却总是跑得不见踪影,直到我快回家时才出现。
    大概半个月前,我看它趴在门上‘汪汪’直叫,虽然爸爸不让我放它出去,但我心一软还是把门打开了。”越夏看了一眼窗外的马路,“第二天我就发现它出了车祸……”
    店里安静了半晌,谁都没有说话。
    “我要是不把它放出去,它就不会死了。”
    及笄站起身,把黑狗布偶塞给越夏:“这个送给你,我让你难过了。”
    “不,这个我还是不能收,爸爸说会再给我买一条小狗,但我忘不掉帕米。”
    “忘不掉也没关系,跟帕米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本来就是不可替代的。”
    及笄说,“被你这样关爱着,帕米也是一条幸福的小狗啊。”
    越夏看着及笄,把头低下去:“这样说出来以后,我的心情稍微好了点儿。”
    “请再抽一张牌吧。”
    “刚才我不是抽过了吗?”
    “刚才那张牌是占卜你的烦心事,这张牌则会指引你走出烦恼,来选一张吧!”
    越夏于是又抽了一张,这次纸牌翻过来之后的颜色是白色。
    “白色的东西会让我摆脱苦恼吗?”
    “当然,我占卜一直很准。”及笄得意地说,“多关注一下身边的白色事物吧,比如,这条街上跑来跑去的小动物。”她故意拖长了尾音。
    越夏没听明白,她正想问清楚时,口袋里的手表响起了铃声。
    “糟了!已经3 点半,补习班要开始上课了!及笄姐姐,谢谢你,我下次再来买东西!”越夏急忙站起来要往外走,及笄眼疾手快地把黑狗布偶塞进越夏的书包里。
    “别忘了关注白色的事物哦!”她把手拢成喇叭状向推门而出的越夏喊着。
 
    (三)
    “虽然及笄姐姐这么说,但白色的东西那么多,哪个才是‘那个事物’啊?”越夏沿着马路跑步前进,心里想着及笄的占卜结果,冷不丁被脚下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绊了一跤。
    “好疼啊!”越夏坐在地上揉着膝盖,还好她穿着长裤,没有擦破皮,不过淤青大概免不了。她怒气冲冲地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绊了自己,却发现一团毛茸茸、肉乎乎的小东西在她腿下挣扎,那是一条全身雪白的长毛小狗,刚才越夏摔倒时正好把它压在腿下。
    越夏回想起及笄的话,又看了看白狗,目瞪口呆:“不会这么巧就被我撞上了吧?”
    白狗可不知道越夏在想什么,它扭着身子钻出来,又一路小跑着奔向几米之外的佳璞复印店。越夏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请问你要复印什么?”越夏推开复印店的门,一位中年阿姨站起身。
    “我是跟着一条小白狗过来的。”
    “你说的是小雪吗?”阿姨笑了,“它在复印机后面那个纸箱子旁。”
    越夏走到复印机后面,不禁发出一声惊叫:“狗宝宝!”
    两白一黑三条小狗正蜷缩在毯子里熟睡,小小的肚皮随着呼吸起伏,它们的鼻子、嘴巴以及睡觉的姿势跟帕米真是像极了。
    “我们家的小雪最近刚当了妈妈。”阿姨走过来,抱起在一旁对越夏虎视眈眈的小雪,示意她可以放心地近距离观察小狗。
    “为什么小雪的孩子里会有一条纯黑的小狗呢?”越夏问道。
    “大概是因为狗爸爸是条黑狗吧。”阿姨想了想,答道。
    “黑狗?”
    “是呀,小雪之前跟一条系着蝴蝶结的小黑狗关系很好,不过,狗宝宝出生后我就没再看到过它。”阿姨安抚着小雪,示意越夏看箱子,“那里面还有狗爸爸落在这儿的蝴蝶结呢。”
    越夏仔细一看,箱子里确实露出红色丝带的一角 ,她小心地将丝带抽出,那被小狗压得皱皱巴巴的蝴蝶结完全呈现在她眼前。这根蝴蝶结丝带越夏再熟悉不过,这是她在手工课上做的,后来她将其系到了帕米脖子上。
    “你认识那条小黑狗的主人吗?”阿姨问道,“那条小黑狗挺招人喜欢的,它认识我家小雪后每天晚上都跑来。我也没见过它的主人,我想,它的主人如果得知自己的爱犬有了宝宝,一定会很开心!”
    原来如此,怪不得帕米要出去,它是想去看小雪和孩子。
    “是啊,它的主人很开心。”越夏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她擦擦眼睛,接着讲起了帕米的故事,听得阿姨唏嘘不已。
    “阿姨,我能收养一条小狗吗?帕米不在了,我想继续抚养它的孩子。”
    “当然可以,由你抚养我也放心。”阿姨开心地说。
    “隔壁的姐姐说,白色将引导我找到新方向,没想到我刚出门就遇到了白色的小雪。”越夏抚摸着黑色狗宝宝的毛发,它蹭了蹭她的手,又继续睡。
    “隔壁姐姐?”阿姨有些疑惑。
    于是,越夏又跟阿姨说起了隔壁的及笄,没想到阿姨非常惊讶:“隔壁从来没有什么布偶店啊?”
    “不是有一家叫‘天使候补生’的布偶店吗?”
    “真的没有。”阿姨非常肯定。
    越夏跑出复印店,吃惊地发现复印店紧挨着“水果天堂”,根本没有“天使候补生”这个店铺。她向后退几步,一眼望去,这儿临街的商店里也没有一家是卖布偶的。
    “奇怪,难道我在做梦吗?”越夏自言自语道。
 
    (四)
    “哎呀,我们貌似被发现了,本想借助布偶的力量让她在睡梦中忘掉我们,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呢。”在马路对面的雕像后,及笄偷偷看着东张西望的越夏。
    “没关系,反正布偶放在她的书包里了,晚上一样会发挥作用,我只希望她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在及笄的挎包里,那个原本摆在桌上的兔子布偶探出头,左扭右扭终于把布偶外套脱下来,躲在布偶里的是一个跟洋娃娃差不多大小的可爱小孩儿,她穿着白色的小裙子,身后长着一双小巧的翅膀。
    “我们这次任务算成功了吧,珊瑚?”
    “那要看印章能不能盖上。”被称作“珊瑚”的小天使从挎包中翻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排列着七个一模一样的圆圈。珊瑚摸出一枚印章,小心翼翼地盖在其中一个圆圈上。
    “及格了,‘帮助学生越夏走出失去宠物的悲伤’这一任务通过!”珊瑚喊道,刚才加盖印章的地方已不是一片空白,而是出现了红色图案。
    “这样就说明任务通过了吗?”
    “虽然这次你做得也说不上多好,但如果没通过,印章是印不出来图案的。”珊瑚抬头看着及笄,“七枚印章集齐就可以通过‘天使实践考试’,我们一起加油!”
    “好的!”及笄受到了鼓舞,十分开心,但下一秒她就蔫了下去,“珊瑚我们能不能先去吃饭?我好饿啊!”
    “现在才三点半……”
    “可我已经头晕、乏力,快饿晕了。”及笄做出马上要晕倒的样子。
    “真拿你没办法,我们去吃拉面吧。”
    “珊瑚你真是太好了,那我们快走吧!”
    一个少女抱着挎包,与行人不断擦肩而过,逐渐消失在秋天的街道尽头。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2=?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