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开花的桃树
2017-8-3 15:53:52 作者:九岛 访问:205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一
 
    祖母躺在病床上,病痛将她折磨得十分憔悴,半闭着的双眼见到我突然张开,她显得有几分喜悦。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她突然笑着问我,如果有一天她走了,我会不会流泪。我急忙打住她的话,试着安慰她,叫她千万别想傻事,一切都会好起来……说着说着,我愈发觉得沉重——在病痛面前,一切安慰的言语都是苍白的。我走出病房,下一刻, 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我从小跟着祖母长大,直到上初中时才同父母生活,祖母可以说是我十二岁之前最亲密的人。我常跟着她走亲戚,一路上有说有笑,时不时望着车窗外发呆,一有什么动静就吓得不敢说话。那时的我有些懦弱、腼腆,像个小女孩儿似的。有一次,我被同学欺负,忍无可忍,一气之下就用拳头狠狠打在课桌上,结果我的手指脱臼了。回到家,祖母上前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当然不能说实话,我怕她再去学校找老师,那样我会更尴尬。我低着头,说不小心跌倒,摔伤了手指。祖母也不再追问,忙带我去找医生看手指。
    逢年过节,有人来看祖母,便会带来一些零食和补品,祖母舍不得吃,都留给我。
    对我,祖母是有些偏爱的。那时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喝下一些营养品,以为那些是“仙丹灵药”,喝完后浑身仿佛都充满力量。我在夕阳下的小路上疯跑着,盼望着长大后带上祖母去远方……
 
    二
 
    我在12 岁那年的春天跟着祖母去赶集,集市在一个山脚下。穿过拥挤的人群,我决定去山上看看,那是一片低矮的山丘,一座连着一座,连绵不绝。当时,我兴奋地在山上跑着,想寻找一棵开花的桃树,一个人跑了一下午。直到天色昏黄,我才发觉我已离人群很远,有些害怕,于是沿着来路返回。看着漆黑的山影,我这才想到祖母找不到我该有多么着急——我做了一件大错事!更可笑的是,我翻过一座座山也没找到一棵开花的桃树。惶恐之中,我听到了祖母的声音,我跑过去,不敢看祖母。谁知祖母只是上下打量着我,问我有没有受伤,除此之外竟没说我一句。
    接着,我们在夜幕中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为何认定那些山丘上会有一棵开花的桃树呢?我又是为什么非得找到一枝桃花呢?那些贫瘠的山丘上只有松树,没有桃树,我却不愿相信。就算我真的找到了,第二天那枝桃花也已枯萎了,又怎么能当礼物呢?那天下午,我却没想这么多,只想翻过山丘去寻找一棵开花的桃树。
    那时,我偷偷关注着班上的一个女孩儿,我想摘一枝桃花送给她,至少放在她的座位上。她会收下么?不过,也许我根本没有勇气送给她。
    我和她小学时就在同一个班,初中时又分到同一个班,我觉得这就是缘分。有一次,一群同学开玩笑,竟将我推向她,她生气了,大大的眼睛瞪着我,白皙的脸颊在阳光下映出一抹娇艳,我不由低着头,脸涨得透红,不敢看她。后面一个好事的男孩儿指着我说:“他喜欢十八子……”他这么说是因为她姓李。话还没说完,她就狠狠瞪着那个开玩笑的男孩儿,那个男孩儿不敢再说一句话,她也没有再看我一眼,转身就走。从那以后,她似乎特别“讨厌”我,没再主动和我说过一句话。
    一个初夏的清晨,我正在家附近闲逛,停在一棵开花的老槐树下,那洁白的花朵、醉人的芬芳让我一时痴迷。不远处传来一阵笑声,紧接着就有人喊我的名字,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我转身看去,原来是班里的几个女孩儿骑着自行车出来游玩,而她竟也在其中。我很想走过去,只是一看到她的表情就低下了头。第二天到学校,那几个女孩儿跑过来问我怎么不一起去玩儿,我没说什么,只是看了正在读书的她一眼,她也抬头看了我一眼,冷冷地说:“我当时可没喊你……”那一刻,我有些不知所措,只得低头看书。
    那时,我成绩优异,喜欢唱流行歌,下课了总有几个女孩儿围着我,让我唱歌给她们听,而她似乎从未在意过那些歌声。在她面前,我总是莫名有些自卑,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那个翻过山丘寻找桃树的黄昏也是我最后一次陪着祖母去赶集。因为,后来的一天早上,在我陪祖母去探亲的路上,祖母被一辆横冲直撞的大卡车卷进车下,我则摔进了路边的沟里。从那以后,祖母就只能拄着拐杖走路了,再也不能带我去赶集。
    我也再没去那片山丘,寻找一棵可能存在的桃树。
 
    三
 
    中考后,我以优秀的成绩考进了一所重点高中,不得不住校,一个月才回家一次。
    每次回家,祖母总让祖父喊我去吃饭,她会做几道我最喜欢吃的菜。每次我都狼吞虎咽,将盘子里的菜吃个精光,而祖父祖母则笑着站在我身旁,让我吃慢些——他们脸上的笑容和我小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无比幸福。唯独有一次,我只匆匆吃了几口,祖母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摇摇头,没说一句话就回家了。回到家后,祖母还特意让祖父来看我,见我没什么事才放心——其实,那天我只是还没有学会接受成长中的别离。
    那天黄昏,当我在雨中为她唱完最后一首歌,她的眼中似乎有泪光,但她始终没有落泪。她说以后再不能给我写信了,让我别再打扰她——初中毕业后,我开始给她写信,她也经常回信。每当我看着那些信,我真的以为自己握住了什么。
    在她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我异常失落,却不知那年高考落榜后她有多么疲惫。
    当她的身影消失,我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些生命中美好的东西。不久之后,我选择复读,她却不告而别。从那以后,我们再没有见面。
    在那段冗长的复读岁月,我独闯风雨,唯一能握住的就是手中的笔,唯一想追逐的只有那曾经带给我骄傲的成绩。许多个夜晚,当我醒来,我发觉自己竟趴在书桌上,看着厚厚的试卷,想着受到的嘲笑,再看一眼窗外皎洁的月光,然后握紧拳头——既然我曾经拥有过那些骄傲就可以再次拥有,只要不断追逐,不懈努力,眼泪一定能浇灌出奇迹。
    有几次,我穿行在寂静的街道,看着街灯在雨中泛起彩色,忍不住流下泪来,下一刻我便咬紧牙去迎战风雨。这种永不妥协的信念支撑着我熬过三百多个自己赶路的夜晚,我一直在寻找一种飞翔的可能,终于在第二年高考时我收获了理想的成绩,再次骄傲绽放,实现了自我救赎。
 
    四
 
    我在医院里的角落待了很久,发觉那些我曾分外留恋的“桃花”都已凋谢。时光匆匆流逝,青春的身影渐行渐远,终于变得模糊。此刻,还有多少眷顾留在身边?
    此刻,我是否足以抵挡风雨的侵袭?
    我想起儿时说过的那些话,我真正兑现了几句?我不是说过要带着祖母去她想去的地方吗?我还没来得及实现我的诺言,祖母却已经走不动,我觉得悲伤。下一刻,我笑着走进病房,我要尽力好好照顾她,相信她一定会好起来。路就在脚下,我要勇敢地走下去,要再次飞翔……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