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忆同学少年
2017-8-3 15:58:44 作者:涂皓博 访问:148 评论(0) 奖励红花(0)
    当我提着大包小箱进入校园,生活老师很快就领我来到了宿舍。当天晚上,我的心仿佛当街飞舞的风筝,忽上忽下,离家寄宿让我感到既新鲜又茫然。就在这种心情中,我认识了同学吴清宇。他同样站在走廊,望着对面宿舍里忙碌的同学,眼神中同样有新鲜和茫然。他是从外地来长沙读书的学生,十分朴实,嘴角总有一抹笑意。
    那天,我们用不同的方言聊了许久,迅速成了好朋友。
    第二天下午,我们兴奋地躺在足球场旁的一排梧桐树下,对面就是那张我心仪已久的校门。太阳像个沧桑的老人,它温暖地望着我们。阳光好似无数根纤细的手指,拨动着小草。风儿摇曳着梧桐树叶,发出清脆的声音,那声音有点儿像邓丽君的吟唱,又有点儿像呦呦鹿鸣。
    “我以后想做诗人。”就在那片青草地上,吴清宇说。
    “我想当物理学家,或者天文学家。”
    我说。
    “我想考北大中文系。”吴清宇接着说。
    “你肯定没问题的。”我回应道,“我想考南京大学,然后去英国游学。”那一刻,我们仿佛站在巨人肩上,意气风发。
    就这样,我们心中都有了梦想。
    他开始写诗,风格像马雅可夫斯基、莱蒙托夫;而我则开始在课余时间涉猎有关天文知识的书籍。他常常夺得语文考试第一名,我则保持着物理成绩名列前茅。
    我们常在晚自习后碰面交流,他给我朗读名人作品,或他自己写的诗,我就给他讲宇宙起源和天体运行,我们两人在走廊里聊得眼睛发光,开心极了。
    一天下课,吴清宇拉住我说,今天校广播站会朗诵他的一首长诗。我赶紧捧场说:“走,我们找个地方听去!”于是,我们坐在梧桐树旁那根巨大的水泥电线杆下。我们激动地等待。终于等到他的作品,题目是《足球之歌》。足球场上,一群要上体育课的男生正相互追赶。播音员也应景,朗诵得豪情万丈,声音好似一群鸟雀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高飞低翔。我看到吴清宇的脸忽红忽白,胸脯时起时伏,眼睛亮如一汪秋水。
    时光飞逝,初中三年呼啸而过。毕业前一晚,班主任召集我们开班会。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节目,兴奋异常。吴清宇触景生情,即兴创作,现场朗诵,让好多同学感动得眼泪直流。我的节目紧随其后,我唱了一首《最炫民族风》,把全场同学调动得载歌载舞,尖叫声此起彼伏。然后,我们两个偷溜出来,走进校园温柔的月色里。月亮就挂在吴清宇背后那棵梧桐树上。
    我们在对方的T 恤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吴清宇的眼睛里有泪光闪动,我一向大大咧咧,但那晚我记得我流了泪,泪水打湿了银灰色的月光。
    第二天,我们在校门前合了影,背景是那片哨兵似的梧桐树。我至今仍记得,当时树叶在风中发出一长串清脆悦耳的笑声,像是轻声告别,又似细语叮咛。
    那年,我们都考上了理想的高中。高中生活相当紧张,我们各自拼搏,但对理想并没有放弃。我们偶尔也见面,问问学习情况,也问问对方是否仍坚持自己的爱好。他说他已选择文科,高考目标非北大莫属,其言铮铮;我说我仍把目标定在浩瀚的天空,言之切切。我们彼此莞尔。有一次,他在电话里轻轻念着《诗经• 大雅•卷阿》:“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湖南师大附中 涂皓博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39+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