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的声音 > 阅读文章
毕业照
2018-1-23 15:11:02 作者:陈静 访问:20 评论(0) 奖励红花(0)
    太阳升便来,太阳落便回。似乎一眨眼的功夫,魏学从大山上的家到镇上学校的这条路,来来去去就走了六年。二千多个日子,如河水奔流不断,在天亮天黑的交替中消失了。他曾特意留心过路上的脚印,却一个也没发现。也许走的次数太多,脚印叠脚印,叠得不见了。现在,快要离开读了六年书的小学,魏学心里不禁依恋起这路,依恋起学校来。时间过得真快呵!眼下,同学们似乎一下子懂事了,课间休息不再喊喊叫叫,追来赶去,而是聚在一起说个没完没了。这天午间休息,班长董明明说:“我们来说说自己的理想吧!”魏学早已想好,他很快宣布:“我现在的理想,就是要照张毕业照,把学校河边的大石头都照进去。”
    “大惊小怪,照个相也是理想?”快言快语的同学说。
    “连根冰棒也舍不得买,倒舍得照相,要十来块钱呢。”有同学不解。
    魏学便向同学们娓娓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
    魏学念的学校建在河边山包上,他站在教学大楼上,可以看见河道如龙蜿蜒而来,从山脚经过,又蜿蜒而去。一条小路,牛尾巴似的,连接起学校与河边的巨石。石头真大,像栖息的老龟,尾儿连岸,头探往河中,脚正拼命划,要游向对岸,又似要潜入水中。附近人家常到这儿洗衣、洗被、洗菜、洗猪草。尤其夏天,玩水、洗澡的真不少。只要不刮风,不下雨,石头边总有个老婆婆在捕小鱼。
    魏学担任学校的安全巡查员,常去河边巡查,一来二去,魏学和老婆婆熟悉起来。
    那一天,暖洋洋的日头高高照着,带着花香,带着鸟语,带着“哗哗”流水声,风在穿上新衣裳的山山水水间吹拂,也吹在魏学和老婆婆身上。老婆婆来了兴致,摸摸魏学的头,运足气,像男子汉般雄壮地唱起来:“讲忠信,讲义气,桃园结义三兄弟。关云长,美名扬,过五关斩六将,擂鼓三声斩蔡阳。有本事,真英雄,好比三国赵子龙。快马加鞭追穷寇,反手一箭射风蓬。莫怕苦,重费力,隋唐有个薛仁贵。斗米十肉千斤力,吓得敌人魂落地。”不知不觉,老婆婆有了神采,声音越来越大,从坐着的小板凳上站起来,连拐杖也不要,走到石头正中,派头十足,连连地唱:“天不怕,地不怕,唐朝出了李元霸,浑身是胆雄赳赳,武艺高强力气大,手拿铜锤八百八。战鼓擂,军号吹,精忠报国有岳飞,抗金英雄真威武,杀得敌军满天飞。”
    魏学听着,跟着站了起来,豪情满怀,天地间仿佛只有他和老婆婆,不,好像一群群人围着,大伙在听,在品,在激荡。句句唱词,在一开腔一扬手之中,将历史上的功臣名将,英雄志士赞个够。
    魏学惊讶不已,他连连问老婆婆是怎么学会的。老婆婆告诉他就是在这石头上学会的:“当年红军战士在这里住了好些天。每天晚饭后,一位大个子红军往石头上一站,便唱起来。唱完后那掌声响得呀,盖过了流水声。那时我记性好,多听几遍,自己学唱几遍,就记住了,到如今还没忘。”
    老婆婆告诉魏学,那时她还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 有天清早乡亲们打开门,被一些抱着枪、靠着板壁、不声不响酣睡的人吓一大跳,不由得慌张地“砰”一声关上门。这些人就像半夜里从天上降下似的,他们自称是红军。
    很快,太阳升起的当儿,有的红军起来给人家打扫屋前屋后,有的红军给老人的茅屋顶添加稻草,有的敲开没冒炊烟的家门送米,有的在路边石砌的墙上刷标语……
    小姑娘家的茅屋矮小,偏偏家门口就睡了这么一位大个子红军,门都被他堵了。一开始,小姑娘吓得连连后退,急忙藏到黑角落,心“咚咚”跳。大个子红军忙朝小姑娘喊“: 别怕,我们是红军。”原来大个子红军是来借水桶去井里挑水的。
    木水桶是她的心肝宝贝,这下,她听到大个子红军要借用水桶,心里自然一百个不愿意,可又不敢声张,更不敢阻止,任由他借去了。然而担心什么来什么,大半天后,大个子红军还来的是摔坏的水桶,说了好多声“对不起”,还掏出钱来赔。她心疼极了,不过她还是把钱还给大个子红军,可大个子红军坚决不收。大家看到红军为乡亲们忙这儿忙那儿,不多久都亲了。小姑娘和牛儿几个伙伴都天天缠着大个子红军叔叔。
    有一天,忽然下了场大雨,眨眼天昏地暗。小姑娘记起河边上晒的野菜,她斗笠也顾不上戴,便向屋外的河边冲去。谁知,水很快涨了上来,晒野菜的竹筛晃晃悠悠,眼看要漂入急流。雷声轰轰响,水流声一阵比一阵急,山洪吼叫着来了。就在这时候,好几个身影飞奔过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大个子红军,他一把抓住小姑娘,猛向后送去,他自己却被迎面劈来的山洪冲走了。随后赶上的红军抓住小姑娘,刚退到岸上,大石头就淹得无影无踪。大伙儿立即沿河追寻,却不见大个子红军的踪影……
    后来,牛儿等几个伙伴都当红军去了,小姑娘忍住泪,送了他们很远很远……
    故事讲完了,同学们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隐隐约约地,大伙儿仿佛听到了大石头上曾响过的歌声,那豪迈的声音愈来愈清晰,大个子红军在唱,老婆婆在唱,声音聚在一起飘扬。他们仿佛还看到大个子红军在对小姑娘打字谜,唱《蛤蟆歌》;还看到了与小姑娘一起沉小鱼的牛儿等几个伙伴在大石头上跳呀蹦呀,唱呀笑呀……
    同学们情不自禁和魏学一起来到了大石头上。他们把老婆婆拥在正中间,身后是小山包上的学校,脚踩河边的大石头,老婆婆和一群很快就会长大的孩子都定格在一张永恒的照片上了……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9+2=?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