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不完美的你
2018-1-23 15:57:50 作者:宁霜 访问:149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一
    夏天的蝉鸣容易让人心生烦躁,而办公室里又挤满了人,我站在班主任面前,她的话依旧是老生常谈:“这次考试好好考,老师相信你可以保持住年级第一的名次!”我虽然听得有些不耐烦,却还是装出乖巧的模样——谁不知道向习妤向来乖巧懂事,是老师们眼中的“三好学生”啊!
    走神之际,我听到旁边一个老师教训人:“上课不用心,还整天睡觉!”看来这是个差生,这时我又听到另一个老师维护他:“左嘉泽这几天一定是太忙了,他正准备参加全国数学竞赛呢!”“左嘉泽”这个名字好熟悉,我偷偷瞄了一眼被训的男生,他的模样也眼熟。他正一脸倔强地说:“老师,我不想去参加数学竞赛。”
    这真是个怪人!我想。
    回到教室,我看见我的同桌钟尔悦正在抹眼泪,不用说,她又被林皖夏欺负了。
    林皖夏是班长,虽不得所有人喜爱,但也不乏拥戴者。我觉得,林皖夏在古代就是个典型的“佞臣”,她滥用职权,这表现在她爱欺负钟尔悦上——每次大扫除时,她都会迫使生活委员安排重活儿给钟尔悦,打水、拖地什么的一直由钟尔悦包揽。
    久而久之,全班同学都知道林皖夏和钟尔悦“有仇”,谁也不想挨着一个“麻烦”坐,都孤立钟尔悦。班主任发现这种情况之后,主动点名让我去当钟尔悦的同桌,还笑着说:“你是学习委员,可要多帮帮钟尔悦啊,帮她把成绩提升起来!”
    我只能说“好”,还面带微笑。我们成为同桌之后,钟尔悦首先向我表达了善意——那时,巧克力多贵啊,她却送了一盒她小舅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给我。由于心里别扭我拒绝了,之后好长一段日子里我都在后悔,我明明很想吃巧克力啊!
    钟尔悦似乎也明白我的态度——我不会欺负她,也不会和她做朋友,我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少见的、不亲密的同桌关系。
    这天放学后,我像往常一样早早地收拾东西回家。钟尔悦则坐在座位上,好像在等人,她见我背起书包,主动对我说:“拜拜!”我也向她挥挥手,什么也没说,我知道她每天都是班上走得最晚的学生。
    走到半路上,我才记起我的漫画书放在抽屉里了,那是我前几天从书店借的,今天是还书的最后期限。我赶忙跑回学校,担心再晚一会儿教室就关门了。
    我气喘吁吁地跑回教室,教室里空无一人,门却打开着,钟尔悦的书包还在,她应该还没走。我找到自己的漫画书,准备放进书包,这时听见一个男生的声音:
    “你偷看漫画书!”
    我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站在门口的正是今天中午我在办公室遇见的左嘉泽。他不是我们班上的学生,秉着友好待人的原则,我向他微笑,继续把漫画书放进书包。
    和他擦身而过时,我又听见他说:“没想到,全年级排名第一的好学生还看漫画书呢!”我一下子就恼了:“那又怎样,跟你有关系吗?”说完,我就跑了,心想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怪不得他被老师训!
    
    二
    第二天,刚进教室,钟尔悦就递给我一本漫画书,恰好是昨天我看的那本漫画书的下一册。这本书尚在预售阶段,我们这儿没有卖。我一脸疑惑,钟尔悦为什么会忽然借一本漫画书给我?这时,钟尔悦解释说:“我表哥说,你很喜欢看这个漫画故事。”
    我一愣,知道我喜欢看这个漫画故事的人,除了左嘉泽,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吧?钟尔悦立即补充道:“我表哥叫‘左嘉泽’,他要我好好和你交朋友。”
    我明白过来,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觉得左嘉泽眼熟了,他经常来找钟尔悦啊!我看着这本漫画书欲哭无泪,这哪儿是交朋友啊,分明就是威胁——他让我和钟尔悦做朋友,不然就把我偷看漫画书的事情告诉老师!
    我的爱好不多,其中看漫画书是我最喜欢的,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爱好会成为别人威胁我的把柄。我目光凶狠地盯着那本漫画书,钟尔悦打了一个哆嗦,要把漫画书收回去。我哪能让她收回去呢?我真的好喜欢那本漫画书啊!
    钟尔悦受宠若惊,这是我第一次没拒绝她的东西。她肯定以为我们关系好转了,所以在第一节课下课之后主动找我说话:“这本书很好看,习妤你一定会喜欢的。”
    我点点头,并不太想搭理她,被人威胁真是太憋屈了!
    “你看过上一册吗?那一册也好看,我当时还买了。”她似乎没看出我的冷淡,依然一脸热情。
    我肯定看过啊!由于那一册太好看,我忍不住接了一句:“是挺好看的。”
    像是遇到知音一般,钟尔悦的话匣子打开了,我没想到她也是个漫画迷,对那一册的解读简直深入我心,我们相谈甚欢。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我才忍不住鄙夷自己——计划好的冷战呢?计划好的不和她说话,让她知难而退呢?我看了一眼钟尔悦,不料她也正笑眯眯地望着我,我顿时就脸红了。
    那一天,我们从漫画聊到她的表哥,她说左嘉泽打着照顾她的旗号每天和她一起回家,他们的家挨得近,无论她怎么拒绝,左嘉泽都好像没听见似的。
    我恍然大悟,原来昨天下午左嘉泽会出现在我们教室的门口,就是因为钟尔悦。
    如果不是钟尔悦,左嘉泽就不会来,自然也看不到我的漫画书,我也不会受人威胁。
    归根结底还是钟尔悦的错!我又纠结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聊漫画的朋友,我要放弃吗?我转念又想,我不能不和她说话啊,左嘉泽还捏着我的把柄呢!我是被迫的,对,被迫的!
    下午放学后,我坐在座位上犹豫着要不要跟钟尔悦一起回家,我们的家也隔得近。钟尔悦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对我说:“习妤你先走吧,我表哥会来接我。”
    钟尔悦真是个贴心的女孩儿,可我这样走好吗?我还没思考完,左嘉泽就出现了。
    “尔悦,回家啦!”他喊道,又看向我,“向习妤,你跟我们一起走吧!”他根本没征求我的意见,我也不用纠结了,一起走就一起走吧。
    
    三
    一路上,我们三个人走得慢吞吞的。左嘉泽问钟尔悦一天的情况,钟尔悦皱着眉头说:“一切都好啊!表哥,你给我们说说上次没说完的XX 漫画的内容吧!”
    那是一部正在创作中的漫画,作者每天在网上更新一章,而我一星期只能上一次网,一直对上次看到一半的漫画内容念念不忘。
    “你什么时候能这么用心地学习就好了。”左嘉泽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起了那部漫画。
    从学校到家的路程似乎缩短了,XX 漫画最新一章的内容左嘉泽还没说完,我就已经到家。我一脸遗憾,这儿离他们家还有一小段路,他们一路说着走回去,这一章也应该说完了,明天我只能听下一章,真令人惆怅。
    左嘉泽看穿了我的心思,笑着说:“明天让尔悦说给你听。”
    我脸一红,不过,这真是个好主意!钟尔悦也特别高兴地答应了。于是,我开始期待明天快点儿到来,准确地说,是期待明天要给我说漫画的钟尔悦。
    我再也不觉得老师让钟尔悦坐我旁边是一件多么令人不悦的事,也越来越不明白为什么林皖夏对钟尔悦充满敌意,钟尔悦明明是个温柔又懂事的女孩儿。我想起有一次无意中听到钟尔悦和林皖夏的对话,那时候钟尔悦刚打扫完教室,林皖夏走进来对钟尔悦说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谁让你有那样一个哥哥!”钟尔悦除了左嘉泽还有其他哥哥吗?我把我的疑问抛给了钟尔悦,她笑着回答:“我只有左嘉泽一个表哥。”这让我更迷糊了,左嘉泽真有那么爱惹是生非吗?
    转眼间又轮到我们这组学生做大扫除,我知道这次林皖夏又会干涉生活委员张艺安排任务,因此林皖夏去过之后,我也找到张艺,对她说:“每次钟尔悦都干脏活儿、累活儿,这次换个人干吧。”
    张艺也觉得过意不去,她每次的安排都是林皖夏示意的,不是她的本意,奈何一直没人指出。这次我能提出建议,她也很高兴。
    钟尔悦对这次大扫除的任务安排感到非常吃惊,她一直受压迫,这次得到公平对待,一想就知道是我帮了她。“谢谢你,习妤。”她说得真诚动人,我却觉得不好意思,明明知道她遭受了多少不公平待遇,却直到现在才帮她说话。
    这次大扫除人人都高兴,只有林皖夏不高兴,她第二天一来听说昨天最辛苦的任务居然安排给了一个男生,立马跑去质问张艺。林皖夏个性强势,张艺有些害怕,小心地望着我。
    “是我让她安排得公正一点儿!”我站起来,特意强调“公正”二字,周围的同学都觉得惊讶,他们没想到,一向不过问班级琐事的学习委员竟会帮钟尔悦说话,但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林皖夏做得太过分,连学习委员都看不下去。
    林皖夏涨红了脸,说:“这是我和钟尔悦的事!”
    “钟尔悦是我的朋友,她的事也与我有关!”我从来没有这样大声说过话,低头看见钟尔悦的眼神,又觉得内心充满力量,抬起头无所畏惧地盯着林皖夏。
    林皖夏终于不再说话。我坐下,看见钟尔悦写给我的小纸条:“谢谢你,习妤,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眼睛红红的。我低下头开心地笑了,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当成最好的朋友呢!
    
    四
    学校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左嘉泽去参加数学竞赛,获得了省二等奖,他在升旗仪式上还发表了获奖感言。班上同学知道钟尔悦是左嘉泽的表妹后激动得不得了,不会做的数学题都让钟尔悦带去问左嘉泽,钟尔悦的人气一下子在我们班高涨。钟尔悦能拥有更多朋友,我很高兴,又有些生气——明明是我最早发现她的好,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会不会有人取代钟尔悦心中我的位置呢?毕竟,我一开始对钟尔悦也算不上好。钟尔悦似乎发现了我的烦恼,又放了一张小纸条在我桌上,上面写着:“习妤,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天,回家路上,左嘉泽问:“听说,尔悦现在的朋友变多了呢!”钟尔悦赶紧表明:“习妤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下子就脸红了,左嘉泽则忍不住大笑。
    我问他:“你怎么知道尔悦的朋友变多了呢?”
    左嘉泽这才说起往事,那真是一段纠葛。
    左嘉泽和林皖夏的哥哥林皖东同在一个班,本来相处友好,不料左嘉泽忽然奋起,把班级第一的林皖东挤成第二。林皖东不怎么在意,可林皖夏对她优秀的哥哥被一个差生超越耿耿于怀。那次数学竞赛本来是由林皖东代表班级参加,后来也被换成了左嘉泽,这让林皖夏更替自己的哥哥感到生气,但她没什么机会接触左嘉泽,只能把账全算在左嘉泽的表妹钟尔悦头上。为了让钟尔悦远离这些困扰,左嘉泽才会拒绝参加数学竞赛,但他最后还是被老师说服了。我恍然大悟,原来那次钟尔悦和林皖夏的对话皆源于此。数学竞赛后,林皖夏似乎也迷途知返,不再找钟尔悦的麻烦。
    我觉得奇怪,林皖夏不是一个明辨是非的人,怎么会忽然变了性子。左嘉泽大笑道:“大概是她看到了我的实力,明白林皖东和我比还是有差距的。”
    我翻了一个白眼——自恋可不是一件好事。
    
    五
    我和钟尔悦平安无事地度过一个月之后,林皖夏约我去学校的小花园,那是个隐蔽的地方。她让我一个人前去,别带上钟尔悦。
    小花园其实挺漂亮的,但由于地处偏僻,所以来的人少。我比约定的时间来得早一点儿,想提前勘察一下地形,不料我没等来林皖夏却等来了左嘉泽。他说他也是被林皖夏约来的,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林皖夏究竟要做什么。
    没过一会儿,林皖夏也到了,她看见我们都在,有些难为情,说:“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一会儿。”
    我先发制人:“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她更加窘迫:“我……我对不起钟尔悦,希望你们原谅我。”
    这话她不是应该对钟尔悦说吗?在我的注视下,林皖夏的脸越来越红,我这才明白她是不好意思当面向钟尔悦道歉,林皖夏一直是个爱面子的人。
    “我哥哥对我说清楚了,我以后不会再找钟尔悦麻烦。向习妤,麻烦你替我转告钟尔悦。”她又看向左嘉泽,“我希望你和我哥哥继续做朋友,我会听他的话!”
    她说完就跑开了。我们知道林皖夏说出这一番话不容易,她是真心悔过!
    回教室的路上,我有些好奇林皖东是怎么劝他妹妹的。左嘉泽笑着说:“不一定全是林皖东的功劳,林皖夏自己也想明白了吧。”
    我想了想,林皖夏除了爱找钟尔悦麻烦之外,其他方面做得还是不错的,既有能力又有魄力,不然班长这个职位也不会让她当。我又想起左嘉泽当初对我的威胁,说:“你才是特别坏的人,抓住我偷看漫画书,还让尔悦拿漫画书威胁我。”
    他一脸无辜:“我没有,我只是一直听尔悦说你很优秀,她想和你做朋友,你却对她不理不睬,我这才让她拿漫画书来看能不能讨你欢心。”
    钟尔悦一直想和我做朋友吗?可我当初对她真的算不上好,那时我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唯独在她一个人面前暴露出本性。
左嘉泽语重心长地说:“她说她就是喜欢最真实的你。”
    最真实的我?我愣住了,鼻头一酸。
    
    六
    没过多久,班委换届选举来临。
    那天,林皖夏首先发言,她说的都是些老掉牙的话,说到最后时停顿了一会儿才接着说:“我知道,我上学期做得不够好,钟尔悦同学,对不起!我会继续竞选下一任班长,希望能改掉自己的缺点,为班级做更多事!”她说完,掌声雷动,我偷偷地看了一眼钟尔悦,她也一脸感动。
    轮到我上去发言的时候,我有些紧张。我虽然是大家眼中的“三好学生”,但我并不完美。我喜欢和钟尔悦待在一起,因为在她面前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用担心她是否会因为我的不完美而离开,她曾说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抖,却坚持说下去:“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希望大家会喜欢这样不完美的我。”
    回到座位上时,我像终于卸下铠甲般松了一口气。钟尔悦又传了一张小纸条给我:“我喜欢不完美的你!”我读完,忍不住咧开嘴笑了。
    这次班委换届选举之后,林皖夏依然是班长,我依然是学习委员,似乎什么都没变,但我们都知道有些东西已经悄然改变……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87+2=?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