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年思绪 > 阅读文章
热汤带着丝丝情意
2018-1-23 16:25:34 作者:之欢 访问:178 评论(0) 奖励红花(0)

在广东,没有一户人家是不会熬汤的。

我仍记得,年幼时我最爱待在厨房,看着我的爷爷熬出一锅热腾腾的鲜汤。他先把上好的猪骨冲洗干净,切块,入锅后一次加足冷水,用旺火煮沸,再改用小火慢熬二十分钟,然后舀干净汤面上的白色泡沫,加上姜、料酒等配料,待水再次沸腾之后用中火熬煮,保持沸腾状态三四个小时。我眼巴巴地待在瓦锅旁边,盼望着能尽快喝汤,紧紧抓住爷爷那双温暖的大手,每隔五分钟就问一句“汤好了吗”,爷爷摇摇头,笑着摸摸我的头,说:“就你最馋!”终于,汤熬好了,发出轻微的“咕噜”声,听着十分亲切,仿佛来自亲人的呼唤。我连忙跑去盛上满满一大碗。汤经过长时间熬制变成了诱人的乳白色,我顾不上烫,喝下一口,舌头理所当然被烫麻了。爷爷心疼地骂我“小傻瓜”,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依然笑嘻嘻地把剩下的汤喝完,随后高高兴兴地捧着汤碗喊大伙来喝汤。

上六年级之后,爷爷偷偷地告诉我一个坏消息——我的爸爸妈妈受够了两个人互相争吵,选择分开。那天夜晚,我眼睁睁地看着妈妈把屋里属于她的东西一件件搬走,却说不出任何话,生怕一张嘴,眼泪便忍不住喷涌而出。爸爸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默不出声地吸烟,隔着袅袅烟雾,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妈妈离开以后,我轻声把房门关上,这时候爸爸总算有了动作,他慢慢地走进卧室,把他和妈妈两人的结婚照一张张拿走。从此以后,热闹的饭桌上只剩下我,爷爷依然会为我熬出一锅鲜美的汤,但我早已没有了儿时的心情。我知道爷爷心里也不好受,但在我面前他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他摸摸我的头,安慰我道:“就算妈妈无法继续陪伴在你左右,但她对你的爱永远不会消失,你明白吗?”我用力点点头。

或许是受了家庭的影响,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那时候我居然幼稚地认为,唯有变成坏学生才能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当我成绩优异时,我只不过是众多尖子生中最普通的一个,从未爬上金字塔的顶端。处于敏感而自卑的青春期,谁不想做最耀眼、最特别的那一个?可惜的是,我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方法。我开始假装生病,找尽一切借口来请病假,家人对我无可奈何,只好同意让我待在家里。爷爷自然承担起了照顾我的责任,他在厨房里忙碌,我则麻木地躺在床上,心里一片忧伤。那一天,爷爷敲敲我的房门,我并没有动,见我不愿意动,他便捧着一碗香喷喷的鸡汤放在我的床头,说给我补身子,然后走出房间。我侧过身,看着那碗鸡汤,不禁鼻子一酸,眼泪落下来。一开始,我只是低声抽泣,后来泪珠实在憋不住,胸口亦感到喘不过气来,哭声便响亮起来。爷爷闻声赶来,把早已哭成泪人的我抱在怀里,低声安慰道:“你再哭,以后我就不煲汤给你喝了!”

待我再长大一点儿,我升上高中,到外地求学,远离了家,自然也喝不上爷爷为我熬的汤。我的学习压力也越来越大,初中的厌学情绪造成了我严重偏科的状况。一天早晨,老师将数学试卷发下来,我顿时傻了眼,总分一百五十分的试卷我仅得三十多分,所以免不了被班主任请去办公室进行一番思想教育。从办公室出来以后,我的心情异常沉重,对任何事情都怀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周末回到家里,首先迎接我的是爷爷的嘘寒问暖:“最近在学校过得怎么样啊?”看着他那和蔼的笑容,再想想我的数学成绩,我红了眼眶。爷爷被我的反应吓坏了,连忙问我怎么了。我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说:“我想喝你煲的汤了,在学校都喝不到。”爷爷乐呵呵地回答:“就知道你嘴馋。”说罢,他便从厨房里盛出一碗热腾腾的猪骨汤。我十分感动,拿起勺子轻轻尝了一口,鲜美的汤水犹如一股暖流抚慰着我的身体。果然,爷爷的汤仿佛有一种魔力,无论我在外头受了多少委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只要喝一碗他熬的汤我就能重新获得力量。我抬起头,瞧见爷爷已有一头白发,我在茁壮成长的同时他却在慢慢变老。

往后的日子里,每当我在生活或学习中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我就会找个空闲时间回家喝一碗热汤。我的爷爷不善言辞,他对我表达爱意的唯一方法便是为我熬汤。自爸妈分开以后,我曾不止一次地埋怨上天为何要让我遭受这痛苦的一切,让我变成一个没人要的小孩儿。其实我不是没人要,还有爷爷,他正用尽所有力气来疼爱我,照顾我,弥补爸妈带给我的伤害。在我悲痛欲绝的时刻,他没有责骂我;在我最无力的时候,他也没有对我发怒……他用另一种方法默默温暖我,呵护我,激励我,我喝的每一口汤都饱含他的爱。

我无以为报,只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为他熬上一碗鲜香的热汤。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