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那年石榴雨
2018-1-23 16:27:12 作者:黄韫彦 访问:203 评论(0) 奖励红花(0)

和落羽阔别三年之后重逢,是在高中崭新的校园里。正值春夏交接之时,学校里栽种的花都开了,远远望去,姹紫嫣红一片。

落羽在小学时同我关系很好,初中时我们因为不同班而分开,现在一同考进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在暑假补习的分班名单中,我看到我和她的名字在同一个班里,心里喜滋滋的,想着至少这两个月不会寂寞了。

哼着歌跨进新教室,我立刻瞅见朝我使劲儿挥手的落羽,心满意足地坐在她旁边:“小羽子,好久不见!”“是啊!你换发型了?挺适合你的。你最近有没有画画?我看了你上传到网上的漫画哟!你们班考进来几个学生啊?”她依旧健谈,一开口就停不下来,让我感觉回到了三年前。我给她看我的画集和最近写的小说,除了她,我只给两个闺蜜看过。

可惜,班主任很快就出现在讲台上。调换座位的时候,班主任安排女生跟女生做同桌,我们排在队伍里兴奋得又蹦又跳,眼看队伍越来越短,心急火燎地请前后同学通融,终于正式成为同桌。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我看看前门,再看看后门,没有发现老师,于是在桌上趴下来,一副虚弱的样子,其实我是饿了,巴望着下课铃声响起。落羽传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好饿啊!”我赞同不已,回应道:“手抓饼,五香鸡翅,草莓冰淇淋。”她也不甘示弱:“夹蛋汉堡,椰果蛋挞,乳酪三明治。”我索性在纸上画了我最拿手的提拉米苏,她写下:“有吃纸的冲动……”

我笑了,刚想回复她,一串铃声在耳畔响起,我冲到教室门口,却发现落羽没有跟上来。过了几分钟,她才出现,满脸无辜地扬了扬手中的饭卡:“刚刚我的卡找不到了。”我来不及抱怨,拉着她往楼下飞奔:“冲啊!”

冲到楼下,地上溅起水花,我俩怔怔地看着其他同学撑伞走过。

“啥时候下的雨啊?”我嚷道,“你刚刚怎么不顺便拿伞?”

“我的伞在宿舍啊!”

“拿我的呀!”

“你自己不也没想到吗?”

……

我们俩嚷嚷了几句之后,她冲入雨中,我发现自己的外套还挺宽大,就把它脱下来罩在头上,追上落羽。两人挤在一件外套下,踉跄了几步,眼见身旁掠过的人越来越多,落羽大喊一声:“快跑啦!”说完,她向前冲去,脚踩在泥水四溅的湿草地里。“等等我!”我紧紧跟在后面,跑向食堂,她正在食堂门口等我。

“快快快!”我拉着她朝窗口狂奔,不料食堂里黑压压一片,我眼巴巴地看着同学们端出一盘盘美食,只能干着急。落羽提议:“我们去超市吧!”我有些犹豫,但还是回答说:“好,听你的!”我初中时很少去超市解决午饭,因为觉得那些食物没营养。

狼狈地闯进超市,我俩俨然成了落汤鸡。超市大妈见状,指了指搁在墙边的长柄雨伞:“你们拿那把去用,天晴了再送回来。”“谢谢阿姨!”落羽甜甜地回答,然后拿起伞,我的内心也充满感激,口中重复了几遍“谢谢”。

从超市里出来,我们撑着伞,啃着面包,心满意足地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校园里很安静,少有同学来往,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两个人在雨中漫步好浪漫,这种雨伞刚好符合这种气氛呢!”我说。

“哪里浪漫了?真讨厌下雨,我的裤子都被泥水弄脏了。”落羽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我。

“那边好像有花呢,我们过去看看吧!”落羽指向不远处的一簇橙红,喊道。我只得依她,嘴里嘀咕:“刚刚你还说裤子弄脏了,现在又要绕远路……”

是石榴啊!我们伫立在树下,满树的花朵被雨滴浸润得分外柔嫩,在风中软绵绵地颤动,地上已有落红,落红却丝毫不比枝头的花朵逊色。我不仅感慨:“总觉得雨中石榴好有诗意,而且‘石榴’又与‘十六’谐音,我们不正好是十六岁吗!这些石榴树印证了我们倔强的青春……”“你想多了吧?”落羽幽幽地来了这么一句,给如此美丽的意境涂上一抹瑕疵——唉,生活总是不完美!

 

和落羽待在一起一个月了。

“小羽子,你看看我写的征文。”这一天,见落羽回到座位,我把作文本推向她。我刚刚给前桌女生看过,她的回答是“你写得真好,没什么建议”。落羽默默看完后说:“总体来讲还可以,但是……我说话很直白,你不要生气。”“嗯嗯,你说。”我连忙竖起耳朵,我很看重别人的评价。

“我感觉后面有点儿扯,跟主题没多大关系。”落羽说。

“你说具体点儿。”我追问。

“就是那些内容偏离了主题,感觉是硬生生套上去的。”她的回答隐隐刺痛了我,我淡定地问:“那你说怎么改?”

“我怎么知道?我的作文写得又不好。”落羽一脸无辜。

我气不打一处来,正欲反驳,班主任悄然掠过身边。

我看了看表,再过五分钟就要开始晚自习了,难道我要把话憋一节课吗?我在草稿本上匆匆写下:“你不能只提出缺点不给建议,让我被批评得不明不白啊,你好歹说具体点儿嘛!”

我把草稿本推过去,落羽在草稿本上“沙沙”写下一行字:“我要是知道的话早就讲了啊!都提前告诉你我说话比较直白,你怎么还是生气了?”

一股怒火直冲上脑门,我又在草稿本上写下一行字:“我这样也叫生气?是你自己说得不明不白,我问清楚有什么不对?”

“我觉得这篇文章漏洞百出。”

“真有这么糟?好吧,你可能真这样觉得,但这么说话也太伤人了!我就是一个在意他人评价又对批评耿耿于怀的人。”

“我们换个话题吧。”

“好吧。”

“其实我也有很多缺点……”

“比如?”

“从小就黑得像蝙蝠侠……”

“这只是外表上的,性格上的呢?估计你不怎么知道吧?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算了,说了只会增加我们之间的隔阂。”

“说吧,不说才要互相猜忌呢!落大爷我宰相肚里能撑船。”

“你平时经常说‘这有什么的呀’,声音尖锐,让人听了有点儿不舒服,平时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不吭声。”

“这个我完全没注意。还有什么?通通说出来吧!”

“其实你挺好的,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会特别开心。”

……

就这样,我们在草稿本上聊了很多:父母,初中的朋友,小学时对彼此的看法……直到铃声响起,我的笔还没停下。

我把笔一摔,和落羽交换了一个眼神。她满脸兴奋:“感觉在纸上这样交谈好开心啊,说的都是真心话!”

“是啊,我也喜欢这样,这些话我只对我姐说过,你是第二个哦!”我眨眨眼睛,之前的怒气早已消散。

“下节课我们继续吧!”我开心地认为,我和落羽的关系又铁了一层。

自那以后,草稿本成了我们的谈心圣物,藏在肚子里的话都可以写出来。我觉得,相比起初中时候的自己,我俨然变成了另一个人,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没完没了地说这么多话。

 

话说多了,其中夹杂的误会也如枝蔓般生长。我们几乎每天都拌嘴,常常是她不经意蹦出一句话中伤了我,气氛瞬间凝固。我的话经常会被她一句尖锐的“这有什么呀”打断。落羽跟别人聊得甚欢,把我晾在一边,我也会郁闷一阵。

“呼……”考完数学,我问落羽:“最后一题的答案是不是五十天啊?”落羽一怔:“我的答案很复杂。我算了半个小时,别告诉我我是错的!”忐忑之余,我问了前桌,得到“五十天”的答案后,我笑嘻嘻地拍手:“对对对!就是这个!”落羽的脸色却渐渐变了,她嗫嚅着:“最后一题有十五分啊……”“没关系啦,不会全扣的。”我依然满面春风。她却使劲儿摔本子:“为什么每次我算了半天答案却是错的?今天运气太糟糕了,谁都别理我!”落羽再次趴在桌上,埋在臂弯里的头不时抽动。我默默地想,不就错了一题吗?没必要这么伤心啊!不过,落雨在初中时成绩优秀,到了高手如云的高中却只能挣扎在中下游。遭受一次次打击,对她的心情也有影响,我想起上次我考砸的时候她画了一张画安慰我,那我是不是也该做点儿什么?只是她连那样的狠话都放了。

落羽猛地起身,脸上残留泪痕,怒气冲冲地丢下一句话:“这是我史上最糟糕的一天!没有之一!我要给我爸打电话,我要回家!”离晚自习开始只剩五分钟,落雨才回来,一脸平静,难道风暴已经平息?事后,有同学说听到落羽对着话筒说了些“报复社会、毁灭地球”的话,这倒符合她平日的作风。考试成绩出来,落羽并没有考得很糟糕,她却拒绝提及这次考试。后来她对我说,老师多加了几分,那次打电话时她爸骂了她一顿——说这些的时候,落羽还是露出那张没心没肺的笑脸。

“你刚刚想说什么?”我问。

“我说出来你可别生气……”

“我像容易生气的人吗?”

“不像。不过,我感觉你对朋友好较真,一件小事都会记好几天。你是我的朋友里最较真的一个。”

“对啊,我就是这样。我们至少在这两个月里算是最好的朋友吧,难道不应该真心相待、没有隔阂吗?”

“我觉得我们之间一直有隔阂。你知道,我从来没有跟人吵过这么多架。”

“我也是。”

“如果我们以后分在一个班,我大概也不会和你做闺蜜。”

“你真的这样想?”

“没有谁会忍受得了天天吵架吧?”我当时竟然真的这样认为,于是我们的谈话在沉默中结束了。

这次交谈之后,我发现落羽变了。她说话前会斟酌一番,说错话后会小心翼翼地补救,我们之间吵架的次数明显减少。我俩都很开心,照样像以前那样手拉手叫对方“亲爱的”,但我也发现,她有时因为怕说错话干脆不说了,我们之间多了尴尬的沉默,比起以前的无话不谈,我们之间的隔阂似乎越来越多。我想补救却怕弄得更糟,其实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或许我们无法成为真心朋友吧?回忆起当初我们在纸上谈心的日子,我叹了一口气:我们以前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终于放假了。我们本来约好去逛街,落羽却说她家里不允许。她每天忙于看小说、打游戏,QQ上跟我聊天也有一搭没一搭,整个暑假我们的来往少之又少。

开学后,我们果然被分到两个班,真正分开了,我发现自己又变回了初中时的安静模样。原来落羽对我产生了这么重要的影响:除了她,谁还会整天嘻嘻哈哈带着我疯?谁还会细心倾听我的烦恼?谁还会在我跑不动时拽我一把?谁还会不厌其烦地跟我玩儿文字接龙游戏?谁还会在下雨的午后与我同撑一把伞,绕远路欣赏落了满地的石榴花?

再翻翻草稿本上我们的对话,我发现自己的语言确实有些过激。谁都有小毛病,作为朋友,我应该包容她的缺点。虽然我和她待在一起的时光只有短短两个月,但这段友谊值得我缅怀,在花一样的年纪,一起淋过雨的朋友深刻难忘。

我在QQ上发消息给落羽:“小羽子,我想你了。刚刚看了我们以前吵架的记录,我发现自己脾气好差,对不起……”

落羽很快就回复:“没事,落大爷我宰相肚里能撑船,嚯嚯嚯嚯!”

面对这熟悉的语气,我微微扬起嘴角。

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浦江中学  黄韫彦

指导老师:张继妍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83+5=?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