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老猎人图坦(上)
2018-1-23 16:28:28 作者:许廷旺 访问:174 评论(0) 奖励红花(0)

作家简介:许廷旺,生活在科尔沁草原的儿童文学作家。他擅长创作富有少数民族特色和地域特点的冒险类动物小说,出版长篇小说近七十本,《头羊》《马王》《草原犬》《苍鹰》《雄豹》等作品是他最广为人知的代表作,深受小读者喜爱。现致力于冒险、侦探、民族特色的儿童文学创作。

 

年轻妻子

老猎人图坦坐在泥房子前,昏昏欲睡。

耳边响起清脆的马铃声。

老猎人慢慢睁开眼睛,远处草地上出现了一支马队。马上男女老少穿着鲜艳服饰,兴高采烈,昂着头,挺着胸,唱着歌,由远而近驶来。群马疾驰,襟飘带舞。马队从老猎人图坦面前一闪而过。老猎人这才看清,马队中有一个年轻女子,穿着鲜红的蒙古袍,头上遮着盖头。但年轻女子身边空空的,缺少身材伟岸、英俊的新郎。这应该是送亲的队伍!

马队穿过树林,翻过土丘,淌过一条小河,向草地深处疾驰而去。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挡住了马队的去路。

一位白发银须的老者站了出来,指挥着众人,在河岸上安营扎寨。有人从马背上搀下新娘。新娘自始至终没有掀起盖头,她坚信,心上人一定会替她掀开盖头,要把这一美妙时刻留给他。

这时,草地上风驰电掣般奔来一匹马,马上端坐一位英俊男子。男子一脸焦急神情,频频催动坐骑。坐骑浑身大汗淋漓,却没有放慢脚步,好像知道主人心情急切,马蹄蜻蜓点水般地划过草地。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男子手搭在眼前,心急如焚,双膝猛磕马肚。坐骑纵身飞起,奇迹般地踏水而行。

男子与坐骑终于跨过了大河。男子来不及喘口气,催动坐骑一路向前狂奔。渐渐地,他看到了激动的一幕:众人席地而坐,面前摆着美酒与烤全羊,有人拉起心爱的马头琴,有人唱起蒙古长调。远处,骏马全身就像镀了一层金光,金灿灿的,它们甩着马尾,悠闲地进着食。男子在人群里急切寻找着,看到坐在那里的新娘,翻身下马,向新娘走去。

男子大方地来到新娘面前,伸出宽大手掌,轻轻掀起盖头,看到了漂亮、文静的新娘。新娘疼爱地看了男子一眼,目光里有一丝埋怨,似乎嫌他来得晚了,让她等待的时间过长。

老猎人图坦猛地睁开双眼,又是一场梦。这个梦,老猎人做过多次了,每一次梦醒后,几分惊喜,几分遗憾。他曾梦想着给妻子弥补婚礼,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妻子的家人强烈反对这门婚事,猎人的生活不仅飘忽不定,而且注定一生清贫,更可怕的是家人得终日为他提心吊胆。

妻子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跨过瀚南河。从此,妻子再也没回到河对岸。

妻子的到来,令猎人图坦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整个人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妻子身上有着惊人的魔力,不急不躁、不温不火的性格像水一样慢慢浸润着图坦,最终把图坦变成一个全新的人。

那个一头乱蓬蓬长发,满脸络腮胡子的猎人图坦从草地人眼前消失了,随之一个英俊的、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图坦出现在草地人面前。草地人总是用怀疑的目光一遍又一遍打量着图坦,有几分眼熟,又有几分陌生。过去的图坦留给草地人的印象是行为莽撞,脾气暴躁。但现在,除了模样没有发生变化外,再难以在他身上找到过去的影子。

妻子对猎人图坦无微不至地照顾。每天图坦去狩猎,妻子总是千叮咛万叮嘱,不管打没打着猎物,不管遇到多么诱人的猎物,天黑之前,必须回到蒙古包。猎人图坦过惯了独来独往的生活,把自己交给了草地,也交给了猎物,猎物和草地是他生活的全部。妻子的到来,让他有了家的概念,懂得了什么是挂念,也懂得了去关心人。

猎人图坦的生活有规律了,人也具有了细腻感情。

妻子有着惊人的真知灼见。平时,妻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劝他放下猎枪,不要打猎了。妻子没有给他讲大道理,也没有给他讲因果报应,总是念叨着一句话:“没有了动物的草地就不是草地。”

猎人图坦有着切身的感触,因为猎物越来越少。随着猎物减少,自然灾害频繁光临草地,持续的旱情,肆虐的洪水,令人望而生畏的沙尘暴,让草地人无法应对的沙化草地……草地好像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再也架不住过多的伤害了。只是短短的十几年时间,昔日的美景日渐减少,随之而来的是动物也减少了。

这也恰恰印证了妻子的话——没有动物的草地不是草地。

有先见之明的妻子,是来拯救他的。猎人图坦放下了猎枪,像草地人一样开始放牧生活,就在他们憧憬未来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袭击了草地。

那天清晨,猎人图坦被蒙古包外传来的巨大浪涛响声惊醒了。

蒙古包外一片汪洋,汹涌的洪水正接近蒙古包。猎人图坦转身冲进蒙古包,那一刻,他惊呆了,妻子正给儿子巴鲁穿衣服,她做得非常认真,不慌不忙,对蒙古包外的轰隆隆而过的洪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仿佛这只是一次从来没有过的远行。她必须给儿子和丈夫准备足够的东西,一样不能少,一样也不能落下。妻子惊人的沉着与冷静彻底令猎人图坦惊呆了,无法想象,面对夺命的洪水,瘦小的妻子却如此镇定。

妻子抱起巴鲁,塞到猎人图坦怀里,随后一头钻出蒙古。猎人图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怀里抱着巴鲁,呆头呆脑地跟了出来。妻子牵来了坐骑,往马鞍上挂了两个包裹。事后,猎人图坦多次回忆,当时妻子表现得如此沉着冷静,似乎早已预知有一场灾难,提前做好了准备。她之所以没有说出来,是怕一旦说出来,猎人图坦会感到恐慌,失去理智。但奇怪的是,他从没有发现妻子什么时候准备的行囊。每当回忆到这里,老猎人凄然地笑了,事先妻子并不知道会发生洪水,只不过遇事沉着、冷静,才在最短的时间内做了充分的准备。

就在猎人图坦愣神的工夫,妻子牵来坐骑。她身上再次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猛地把图坦推上坐骑,随后轻轻一拍马股。妻子之所以轻轻拍打坐骑,是坐骑已处在惊恐中,过激的行为会令坐骑失魂落魄,那样将殃及图坦与巴鲁。妻子温柔一掌,令处在恐慌中的马儿很快安静下来,稳稳地向汹涌河水走去。

猎人图坦恍如梦境中,直到河水涌到胸前,惊醒了怀中的巴鲁,才如梦方醒,猛然想起蒙古包中的妻子。回头望去,蒙古包宛如一个巨大的浪花在水中飘摇着。原来立着蒙古包的地方已是一片汪洋。

猎人图坦心头永远残留着一道伤疤。多年来,这道伤疤时时折磨着老猎人。妻子去世后,老猎人图坦闲暇时,总是有个奇怪的举动:欣赏自己的手掌。这是一双因长年的劳动而变得粗糙、骨节突起的大手。仔细察看,双手上遍布着细小的伤痕。有关伤痕的细枝末节早已淹没在沧桑岁月中,相同的是,这些伤痕都是打猎时留下的。老猎人身上也残留着多处伤痕。猎人夺取了猎物的生命,猎物也在猎人身上留下伤痕。

 

 

老猎人图坦是跟着爷爷学打猎的。

爷爷是远近闻名的猎人。在爷爷年轻的时代,“猎人”是令人羡慕的职业。草甸上动物众多,常常伤害人与牲畜,猎人常被请去打猎,自然受到尊重。猎人生活充足富裕。

爷爷身上理应有打猎的独门绝技,也应该毫不吝啬地传授给图坦。不可思议的是,爷爷不仅没有向图坦传授打猎的技术,反倒向他宣讲与打猎背道而驰的经验:春季不准打猎;猎枪不要对准怀孕的猎物,更不要对猎物赶尽杀绝;一年内不准老在一个地方打猎……

老猎人图坦对爷爷的忠告记忆犹新:爷爷神情肃穆,语气沉重,目光恳切,仿佛这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必须配合这种表情。爷爷说话时,粗糙的大手放在图坦肩上拍打着,爷爷的举动总有意味深长的意思,似乎担心图坦年龄小,不懂得这道理,担心他虽然听到了忠告,可一旦面对猎物时,便将这些忠告抛弃在脑后了。末了,爷爷总要说一句:“记住:总有一天,猎人将没有猎物可打了!”

爷爷的话与妻子的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事实也证明爷爷的话饱含深意。的确,十几年前,草地上的猎物几乎绝迹了,猎枪成了摆设。当时图坦根本无法理解爷爷的话,更无法理解爷爷的行为,总感觉爷爷的做法与一个猎人的身份大相径庭。不过,自从他拿起猎枪,就深深领会了爷爷的良苦用心。爷爷的忠告是猎人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也是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真理,可以用四个字概括——敬畏生命。

发生在阿爸身上的横祸深深触痛了图坦的灵魂,他对爷爷的话有了全新认识。

图坦的阿爸也是一名猎人,打猎技术像爷爷一样出色,但他却缺少爷爷的真知灼见,更缺少爷爷对动物的那种特殊感情。

阿爸不懂得一个最基本的道理——春季里,放下猎枪,让动物休养生息。

阿爸与爷爷激烈争吵了一番,原因很简单,爷爷要制止阿爸的行为。两人虽同是猎人,但在对待动物的态度上有着迥然不同的分歧。阿爸一怒之下,进山打猎了。

阿爸意外发现了一个山洞。从山洞里传来稚嫩的吟叫声。这是刚刚出生的豹崽的吟叫。阿爸虽与豹只有过为数不多的几次交集,但很快判断出洞里有豹崽。

怒火大大影响了阿爸的判断力,甚至连必要的警惕都丢掉了。其实,阿爸是有意做给爷爷看的。

阿爸向四周扫了几眼,确信附近没有豹,随后跳进山洞里。这是一个宽阔的、类似于陷阱的山洞。阿爸仔细打量着洞里。洞里有三头幼崽,眼睛上的膜还没有褪去。三头幼崽明显感到有异物接近,不安地挤靠在一起,仰头发出尖叫。借着洞口洒进来的阳光,甚至能看清它们粉白红嫩的口腔。阿爸看到三头幼崽时,心花怒放。他早就答应给来自草地外的人猎捕几头豹崽——对方出了极高的价钱。

阿爸过于兴奋,在山洞里多耽搁了几秒钟。就是这几秒钟,灾难降临到阿爸头上。

雌豹只是出外觅食,很快回来了。雌豹听到幼崽恐慌不安的叫声,几个箭步来到洞前。从洞里传出陌生异味,令雌豹陡然生出无边的怒火,它怒吟一声,纵身跳进山洞。尽管阿爸手中握着蒙古弯刀,可在狭窄的空间里根本无法施展,阿爸被雌豹扑倒在地上。一番格斗,阿爸倒在地上,血肉模糊。

雌豹叼起三头幼崽,匆匆离开了山洞。

爷爷找到阿爸,阿爸尚有微弱的气息,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不过,已经成了残疾,连生活都很难自理。阿爸总是面无表情,长时间盯着某一处,或许已是麻木,大脑一片空白;或许是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默默忏悔;或许这时才深刻领会到爷爷的良苦用心,可惜已经晚了……

 

图坦依稀记得第一次随爷爷打猎时的情景。

春季里,牧点遭遇了狼的袭击。这是一条聪明的狼,盯上了羊群。最初,并没有引起主人足够的注意,只感觉羊群里少了一只羊。至于这只羊是什么时候少的,怎么少的,主人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隔上几日,羊群里总要少一只羊。这件事发生得蹊跷,多次丢羊,却没有引起牧羊犬的注意,也没有留下打斗的痕迹,这是不可能的。但丢羊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清晨,主人早早起来,远处残留着一片血迹,地上有拖拽的痕迹。从地上留下的痕迹来看,应该是狼所为。

这应该是一条聪明的狼,直到现在,才留下为数不多的证据。

主人做好了充分准备,要给狼迎头痛击,但狼再也没有出现。主人泄气的同时,也有几分沾沾自喜,毕竟狼慑于人的威胁不敢胡来了。

就在主人几乎忘了这件事时,其他蒙古包却发生了相似的事件。同样,地上残留着血迹和拖拽的痕迹。最终,这些痕迹消失在同一个方向,这应该是同一条狼所为。

狼似乎知道原来的主人识破了它,及时转移了目标。后来,主人回忆起,当初之所以没有及时识破这条狼的行径,原因在于丢羊的时间是不固定的,地点也是不固定的。狼有着极好的耐性,潜伏多时,总是趁主人不留神,牧羊犬没有察觉时,神出鬼没地拖走羊,速度之快,完全超出了想象。

事实再一次证明这条狼是极其聪明的。主人做好准备,让狼有来无回时,狼没有出现。与此同时,狼却出现在第三个蒙古包附近。那里有整整一群羊,羊多得不计其数。这条狼仿佛摸透了人的心理,计算好了时间,避开与人、与牧羊犬正面交锋,总是趁人不备时发起闪电战,随后溜之大吉。这条狼不但有着极好的耐性,而且没有贪欲,从不得寸进尺。一只羊足够狼维持数日的。即使数日后,弹尽粮绝了,狼也没有马上行动,把行动的时间往后推迟一两天,趁众人的耐性消失殆尽时,才悄然出现。

狼常常弄得人措手不及,屡屡得手。迫不得已,众人找来了爷爷。

爷爷低头不语,众人面面相觑。众人对爷爷的不解,迅速演化为对狼的愤慨,诅咒声铺天盖地而起。爷爷心里十分清楚,从狼有节制的捕获食物来看,狼是被形势所逼。这是春季,狼缺少食物,是最难熬的季节,迫不得已才袭击羊。种种迹象表明,狼之所以这样做,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爷爷有意推掉这项艰巨的任务,可众人情绪失控了,对狼的诅咒转变为对爷爷的指责,毫不避讳地指出,爷爷这样做,有失猎人的身份。

爷爷苦笑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众人的要求。

爷爷带着图坦来到牧点,着手清剿狼。

爷爷察看过所有的痕迹,事实证明,他没有猜错,这的确是一条身份特殊的狼。

爷爷吩咐众人做好准备,随后带着图坦离开了牧点。众人不解地看着爷爷,认为爷爷有敷衍了事的意思。爷爷很有把握地说,狼一定会钻进事先布置好的圈套里,到时能不能捕获到狼,全看众人的了。

爷爷说完这句话,诡秘地冲图坦眨了眨眼。后来,图坦才回忆起爷爷意味深长的眼神,从一开始爷爷就有意放掉这条狼,却做得不露声色。

黄昏时分,那条狼终于出现了。狼接近羊群时,众人再也按捺不住,呼啸而起。牧羊犬早众人一步,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狼。牧羊犬声势如此浩大,是因为之前所有牧羊犬都被这条狼愚弄、欺骗了。此时,它们大有报仇雪耻之意,让狼有来无回。十几条牧羊犬扑向狼,它们身后跟着手拿武器的众人。

狼面对气势汹汹的牧羊犬,冷静极了,既没有逃,也没有躲,迅速向四周扫了一眼。已经没有退路了,牧羊犬形成了包围圈。包围圈逐步缩小,狼转身跳进了羊群里。

羊原本对牧羊犬有着莫名的恐惧,突然间涌现出这么多的牧羊犬,它们同仇敌忾,张着血盆大嘴,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羊群顿时抖如筛糠,尖叫着,拥挤着,最终羊群像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紧紧地挤靠在一起。

不可思议的是,狼却位于羊群中间。关键时刻,羊群保护了狼。

羊群岿然不动。牧羊犬恼了,尖爪、大嘴清一色对准了羊。疼痛令羊殊死反抗,挥动着犄角冲向牧羊犬,一场混战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而且愈演愈烈。

牧羊犬与羊混战之时,狼借机溜掉了。

众人呼啸一声,向狼追去。牧羊犬厮杀多时,才反应过来,吼声阵阵,如一团团飓风扑向狼。牧羊犬再一次被愚弄了,而且是集体被愚弄。

众人惊叹爷爷不愧是优秀猎人。爷爷就像事先给狼设计好了逃跑路线,现在狼正按部就班地逃遁。最终,狼逃进一座土坳。这是爷爷给狼布下的陷阱。

一般情况下,土坳四周是高高的土丘,只有一个豁口。狼进入了土坳,就等于钻进了口袋。奇怪的是,这座土坳却有两个豁口,可以称得上一个进口,一个出口。

狼逃进了土坳。

众人与牧羊犬也涌进了土坳。

狼不慌不忙,向出口跑去。

图坦第一次看到狼,对狼有着一种无法说清的畏惧,尤其是听了众人的讲述,总感觉狼身上附着鬼魂。事实也的确如此,狼竟然鬼使神差地向他们这里跑来。图坦身子瑟瑟发抖,牙齿打着冷战,手心里汗津津的。图坦极力稳住自己,但身体已经不听指挥了。

图坦看了一眼爷爷,爷爷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声嘶力竭地吼叫着,可怕地挥动着猎枪。

狼胆怯了,猛地收住脚步,恐慌不安地打量着爷爷。

图坦这才看清,这是一条怀孕的狼,下垂的腹部说明它即将分娩。

爷爷怪叫一声,猛地把枪口对准狼。狼转身向土丘上跑去。空中传来刺耳的枪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众人、牧羊犬喜形于色,急切寻找着,地上空空如也,并没有狼尸。

图坦吃惊地看着爷爷——他失手了。爷爷一脸愤怒,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猎枪,仿佛是猎枪放走了狼。

爷爷有愧于优秀猎人的美誉,意外失手了。从此以后,爷爷的名声骤减,但他从没有后悔过。

直到图坦当了猎人,才明白了爷爷的真实用意。其实,自从爷爷听说了狼的情况,就知道这是一条怀孕的狼,早就有意放掉它。爷爷怕难以平息众人的怨气,虚张声势,导演了一场不失精彩的围剿闹剧。

下期预告:图坦身上还有什么故事?他是怎么变成如今的老猎人的?敬请期待下期连载!

(本栏目以上图文选自北京禹田文化传媒、云南出版集团公司晨光出版社联合出品的“青青望天树·中国原创儿童生态文学精品书系”之《大草甸》,许廷旺著,定价:25.00元,当当、卓越等各大网店及店面书店均有销售。)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97+2=?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