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月夜
2018-1-23 16:42:27 作者:刘慈欣 访问:89 评论(0) 奖励红花(0)
他第一次看到了城市中的月光。以前从没感觉到月光照进城市,璀璨的灯光盖住了它。今天是中秋节,按照一个由网上发起的民间倡议,城市在今夜关掉了大部分景观灯和一部分路灯,以便市民赏月。从单身公寓的阳台上望出去,他发现人们想错了:只有月光没有灯光的城市全然不是他们预想的那种意境,没有月下田园的感觉,倒像一片被遗弃的废墟。但他仍很欣赏,他现在发现废墟带来的末日感其实是一种很美的感觉,意味着一切都已过去,所有负担都已卸下,只需躺在命运的怀抱中享受最后
的宁静,他今天需要这样。
这时手机响了,是一个男音,核实他的身份后说:“真不该今天打扰你,这是你最黑暗的一天,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记得的。”这声音很奇怪,虽然清晰,但显得遥远而空灵,让他头脑中出现这样一幅画面:寒风吹过一架被遗弃在旷野的竖琴的琴弦。对方接着说:“这天应该是雯的婚礼,这么多年了我还记得,就是这一天,她请了你,可你没去。”“你哪位啊?”“这么多年我无数次想过这事儿,其实应该去,那样你现在心里舒服得多,可你……当然你还是去了,躲在远处看着穿婚纱的雯拉着他的手走进酒店,这确实是折磨自己的最好方式。”
“你是谁?”他吃惊地问,同时注意到了对方话中的一些奇怪之处:他三次重复“这么多年了”,其实婚礼就在今天上午。他首先想到这些话也许是指过去,但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知道,雯的婚礼日期是一星期前匆匆定下来的,之前这个世界上没人知道是今天。
那遥远的声音接着说:“你有个习惯,痛苦时就用左脚大拇趾死抠鞋底,刚才回家时你发现脚趾甲都被弄断了,不过你的脚趾甲现在很长,袜子都磨了个洞,好长时间没剪了,你心烦意乱好长时间了。”
“你到底是谁?!”他真正惊恐起来。
“我是你,从114 年后给你打电话,我在2123年。从这时接入你们的移动网真的很不容易,时空界面损耗很大,如果通话质量不好,你说一下我们重新接入。”
他知道这不是开玩笑,他一开始就知道,那确实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声音。他紧握手机,呆呆地面对着月光下的楼群,似乎整座城市都凝固了,在听他们说话,他却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对方耐心等待着,这时他听到了微弱的背景声。“我……怎么能活到那时?”
他随口说道,仅仅是为了打破沉默。
“从你现在再过二十多年,基因疗法将出现,人的寿命将被延长到二百岁左右,我现在还算在中年,但感觉已经很老了。”
“你能把整件事情详细说一下吗?”
“不能,即使简单介绍都不行,我必须保证你得到的未来的信息尽可能少,以避免你由此产生的可能改变历史进程的不恰当行为。”
“那你干吗还要和我联系?”
“为了一个使命,一个我们将共同承担的使命。我活到这个岁数,可以告诉你一个生活的诀窍:只要你明白了在浩瀚的时空中,个人是如何的微不足道,就能对任何事情都放宽心了。我这次联系你不是要谈个人的事情的,所以你先放下个人的一切,面对这个使命吧。
现在,你听到了什么?”
他又仔细倾听电话中的背景声,听到轻微的“哗哗啦啦噼噼啪啪”,他努力在想象中把声音还原成图像,看到无数怪异的花在黑暗中绽开,看到荒原上一座巨大的冰山在破裂,裂纹像一道道白色的闪电延伸到山体晶莹的深处……
“这是海水拍打建筑物的声音,我在金茂大厦八层,海水就在窗子下面。”
“上海被淹了?”
“是的,她是所有沿海城市中幸存到最后的一个,向海堤防建得很高很坚固,但海水从后方迂回过来……你能想象我现在看到的景象吗?不不,不像威尼斯,高楼间的海面上浮着好多东西,脏乎乎的几
乎盖满了水面,好像这座城市在两个世纪中积存下来的渣子都浮起来了。今天也是满月,与你那时一样,城市中没有灯光,月亮也远没有你那时亮,大气太浑浊了。海水把月光反射到那一群摩天大楼上,反射到东方明珠塔的大球上,一缕一缕晃晃悠悠的,好像这一切马上就要塌掉似的。”
“海面上升了?”
“极地冰盖融化,海面半个世纪中上升了二十米。现在,有三亿沿海居民迁往内陆,这里一片凄凉,内陆却陷入大混乱, 社会和经济都面临全面崩溃……我们的使命是制止这一切的发生。”
“你当我们是上帝?”
“凡人把关键的事情早做一百多年,就能起到上帝的作用。如果从你所在的时间开始, 全世界在十年内停止使用化石能源,也就是煤、石油和天然气,大气变暖就不会加剧,这场灾难就能避免。”
“这不可能吧。”他说完这句话后,他那个一百多年后的自我沉默了好长时间没有说话,于是他接着说,“即使制止使用化石燃料,你也应该与更早些的人联系。”
他感觉到对方在笑:“你让我去制止工业革命吗?”
“可是现在要做你说的事就更不可能了,只要油、气、煤中断一个星期,这个世界就会崩溃。”
“根据我们的模拟,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但还有别的办法的,我毕竟是在未来和你说话,仔细想想?我们可是聪明人。”
他很快想到一点:“给我们某些能源技术,首先它是环保的,不会造成气候变暖,但关键是在能够满足当代能源需求的情况下,
成本又大大低于化石能源,这样用不了十年,石油和煤炭就会被完全挤出市场。”
“这正是我们要做的。”
他受到了鼓励,继续发挥:“那,给我们可控核聚变技术吧。”
“你把那个想得太简单了,直到现在,这项技术也没有取得真正的突破,倒是有聚变发电机在运行,但其市场竞争力还不如你
们那时的裂变发电。另外,聚变发电要从海水中提取核燃料,也不能保证它就是环保的。
不,我们不能提供核聚变技术,只能提供太阳能技术。”
“太阳能?什么太阳能?”
“从地面采集太阳能的技术。”
“用什么采集?”
“单晶硅,和你们那时一样。”
“这不扯淡嘛!哦,你们那时还有这说法吗?”
他感觉自己又在一百多年后笑了:“你别说,这项技术从意象上还真有农业时代的影子。”
“意象?我怎么变得这么酸了?”
“这项技术叫硅犁。”
“什么?”
“硅犁。你知道,造单晶硅太阳能电池的原料是硅,这是地球上最丰富的元素,沙子里土壤里到处都有。硅犁可以像犁那样耕地,耕的时候它把土壤或沙子中的硅提纯并转化成单晶硅,这样它耕过的地就变成了太阳能电池。”
“那……硅犁是什么样子的?”
“看上去像联合收割机,开始时要一些外部能源,以后它就靠前面耕出的单晶硅田供电继续耕作,有了这种设备,你们可以把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都变成太阳能电池。”
“你是说,它耕过的地都变成那种黑乎乎亮晶晶的晶片?”
“不不,从外观上看耕过的地只是颜色变黑了一些,但采能效率丝毫不比你们那时的晶片电池低,在耕好的地的两端埋上导线,就能产生光伏电流。”
身为能源规划专业博士的他,敏感地被这项技术吸引,呼吸加快了。
“已经给你发了E-MAIL,是所有的技术资料,用你们当代技术完全能够制造,这也是选择这个时代的原因,再向前就不行了。
你那个信箱地址,还能用二十多年,以后格式就变了。从明天开始你就要致力于这项技术的传播,你有这个能力和条件的。如何传播你看着办,也许可以利用你正在写的那份报告。但有一点:不能透露它来自未来。”
“可为什么选择我?应该找位置更高的人。”
“这是为了把难以预料的副作用减到最少,至于选择你,你就是我,我还能选谁?”
“你爬到很高位置了是吗?”
“这时的国际分为两个,一个是实体的,一个在网络上……我不能说更多,以后也别提这方面的问题。”
“那如果我做了,你怎么看到世界的改变呢?明天一觉醒来一切都变了吗?”
“比那还要快,当你接收到邮件并决定行动时,我的世界可能会在瞬间改变。但这件事只有我们一个人知道,对于我这个时代的其他人来说,历史只有一个,在已经改变的历史中,从你这时到我这时这一段使用化石能源的历史已经不存在了。”
“我们还会再联系吗?”
“不知道,每次与过去的联系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件大事,需要相应的国际决议,再见。”
他回到房间里打开电脑,在邮件列表中豁然显现着那封来自未来的邮件,邮件的正文是空白的,却带着十多个附件,总容量达
1G 多。他把附件大概浏览了一下,是大批详细的技术资料和图纸,他看不太懂,但明白那都是用现在的技术语言写成的,应该能够被解读。他看到了一幅图片,是从远景拍摄的一片开阔地,硅犁正处于开阔地正中,它看上去确实像一台收割机,耕过的土地颜色深了一些,远远看去硅犁就像一把刷子,把黑灰色整齐地刷在大地上,图中已有三分之一的地面被耕过。但最吸引他注意力的还是未来的天空,灰蒙蒙一片,但显然不是云,还有阳光,这时可能是早晨或黄昏,硅犁投下长长的影子,这是一个没有蓝天的时代。
他开始思考下一步怎么做。
他在国家能源部规划司工作,现在的任务就是收集国内新型能源开发项目的成果和进展,这份报告直接提交给部长,并将在国务院办公会议上汇报。国家为应对经济危机投入的四万亿中,有一部分将面向新型能源开发,这次会议的结果将是资金投向的重要依据,未来的他显然看到了这个机会。在把这个项目写入报告之前,首先要找一个科研实体或大公司接受它,并以这个实体或公司的名义上报,这是一件策略性很强的事,但如果这些资料是真的,应该有人愿意接收的,毕竟在最坏的情况下对他们也没什么损失……他突然打了个寒战,像从梦中惊醒一般:我决定要做了吗?是的,决定了。行动的结果有两种,成功或失败,如
果成功,未来已经改变了。凡人把关键的事情早做一百多年,就能起到上帝的作用。他看着屏幕上的那个邮件,突然想到回复它试试,他在回复件的正文只写了三个字:已收到。发出后显示服务器错误或地址不存在。他又想到了手机,看看刚才打进来的号码,是一个很平常的中国移动号,他回拔,服务音提示电话无法接通。
他来到阳台,置身于如水的月光中,夜已深,小区中十分安静,月光中的建筑表面和地面有一种乳脂般的虚假的柔软。他感觉像刚刚做了一场梦,也许仍在梦中。手机又响了,他在显示屏上看到另一个陌生号码,但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就知道那是未
来的他,声音仍显得那么遥远和空灵,但背景声变了。
“你成功了。”未来的他说。
“你在什么时间?”他问。
“2119 年。”
“与上次差不多,早了4 年。”
“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给过去的你或我打电话,但我记得一百多年前接的那个电话。”
“对我来说那电话只是二十分钟前接的。怎么,海水退了吗?”“没什么海水,气候从未变暖,海面也从未上升,你二十分钟前
听到的那段历史是不存在的。我读到的历史是:21世纪初,太阳能技术飞速发展,出现了硅犁技术,使大规模采集太阳能成为可能。
在21 世纪20 年代,太阳能占领了世界能源市场的大部分,化石能源消失了。你的一生都是和硅犁联系在一起的,3年后,这项技术很快在全世界扩散,你度过了辉煌的前半生。但与煤炭和石油工业的历史一样,太阳能工业史上并没有什么人留下特别显赫的名声。”
“我不在乎什么名声,能拯救世界真的很高兴。”
“我们当然不在乎名声,对此我们只能庆幸,否则我们将被当作历史的罪人。世界是改变了,但并没有变得更好。
好在知道这点的只有我们一个人。对于上次干预历史计划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们,那次化石能源的历史不存在,自然关于它的记忆也不存在,我也不记得向过去打过电话,但记得接到过未来的电话,对于我来说,这是关于那个不存在的历史的惟一线索……你听到什么?”
在背景声中,他听到一片微弱的喧哗,使他想起黄昏的树林上空盘旋的乌云般的鸟群,时而一阵大风扫过树林,用另一种声音盖住了一切。
“听不出什么,应该不是海水声。”
“哪有什么海水,连黄浦江都快干了,现在是旱季,现在只有旱季和雨季两个季节了,挽起裤腿就能走过江,事实上现在就有几十万人从外滩过江涌进浦东,像蚂蚁似的盖满了河床,那是外地涌进城的饥饿大军。城市已经一片混乱,我看到有好几处在燃烧。”
“怎么会这样?!太阳能是最环保的能源。”
“这是一个可悲的误解。你知道要满足一座上海这样的城市用电,需要多大面积的电池板,或说单晶硅田?城市面积的二十倍!
而这以后的一个多世纪里,城市化运动突飞猛进,现在一座中等城市都有你那时上海的规模了。
从21 世纪20 年代开始,无数架硅犁在各大陆上辛勤耕作,把所有沙漠都变成单晶硅田后,便开始吞噬农田和植被,现在,各大洲陆地都已严重单晶化了,这个进程比沙漠化要快得多,地球表面几乎变成了一块单晶硅电池板。”
“从经济学原理上看这不可能啊,随着土地成本的增高,硅犁技术会退出能源市场……”
“就像使用化石能源的情况一样,到那时已经晚了,重建新型的能源工业并不容易,甚至恢复石油和煤炭工业都需要很长时间,但能源供应不能停止增长,硅犁继续疯狂耕作。土地的单晶化比沙漠化对气候环境危害更大,生态恢复要很长时间,但能源供应不能停止增长,硅犁继续疯狂耕作。土地的单晶化比沙漠化对气候环境危害更大,生态急剧恶化,干旱笼罩全球,不多的降雨带来的只有洪灾……”
他听着这来自一个多世纪以后的声音,感到窒息了,像掉进深水中,他拼命上浮,就在完全绝望之际竟浮上水面,他长吸一口气,对未来的自己说:“幸好有补救的办法,很简单,再简单不过了:我现在除了决定外还什么都没做,立刻把硬盘中的那些资料删除,明天继续我原来的生活不就行了?”
“那上海将再次被海水淹没。我们必须再次干预历史。”
“你不会是说,这次又要给我什么新能源技术吧?”
“是的,这项技术的核心是超深钻井。”
“钻井?石油开采的技术现在已经很完善了。”
“不,要开采的不是石油,钻井的深度将超过100公里,穿透莫霍面(注:地球固态岩层与软流层的分界面),直达软流层。地球为什么有磁场,因为在其内部有强大的电流存在,我们要开采的就是地球深处的电流。当超深钻孔完成后,把巨型电极置入井底,就可把地球电流导出。这种在高温高压下工作的电极是这次传送的另一项核心技术。”
“听起来很宏伟,可我还是感到恐惧。”
“听着,开采地球电流是真正环保的技术,不占用土地,不排放二氧化碳和其它污染, 直接得到电流。好,又该说再见了,但愿下次联系不再是为了拯救世界……
你去收电子邮件吧。”
“等等,干吗不多谈一会儿?
谈谈我们的生活。”
“与过去联系的时间应该尽可能缩短,以减少未来信息向过去的渗透,你知道,我们其实是在干一件危险的事。再说也没什
么好谈的,我经历过的一切你迟早都会经历。”话音刚落电话就断了,只能听到显然是来自于这个现实时间的忙音。他回到电脑前,收下来自未来的第二封E-MAIL ,仍是详细庞杂的技术资料,信息量与上次差不多。他在浏览中发现,超深钻机是采用激光钻头,而不是现有的机械钻头,岩石被熔成岩浆通过钻管导出到地面。在最后一个附件中他又看到了一幅照片,仍是一片空旷
广阔的大地,高压线塔林立,也许是材料强度增高的缘故,这些线塔都显得很轻捷,高压线的一头都是从地面引出的,显然连接着地球深处的巨型电极。吸引他的是这片土地,呈现一种没有生气的黑灰色,显然是单晶硅田。地面被一种栅栏似的条状物分割成网格,可能是从田中引出太阳电流的导线。与上次的那幅图片不同,天空一片清澈的湛蓝,没有一丝云,这是一个很
少有云的时代,似乎能感到干燥得发脆的空气。天空一片清澈的湛蓝,没有一丝云的月亮从一幢高楼顶探出半边脸,似乎是在离去之前对这个世界投来最后惊恐的一瞥。
他再次来到阳台上,月亮已经西斜,阴影变得多了,仿佛城市的梦已经做完,陷入深睡之中。
他再次思考如何推广这项未来技术,这次的策略应该与上次不同。首先,激光钻头技术在商业和军事上本身就有巨大的吸引力,应该作为一项单独的技术来开发推广,待其成熟后,再打出地球电流这张牌,同时开发地下电极等技术。
第一批投资仍将来自那四万亿,首先要做的仍是为这项技术成果找到一个有巨大影响力的拥有者,他有信心成功,因为自己手
里有真东西。那么,我又决定要做了,历史又改变了吗? 像回答他的思想似的,电话第三次响起。
“我是你,从2125 年给你打电话。”对方说完后沉默了,似乎在等他发问,可他不敢问,握电话的手渗出冷汗,浑身感觉如虚脱
一般,只是说:“又让听声音吗?”
“这次你大概听不到什么了。”
但他还是仔细倾听,只听到一阵“沙沙”声,直觉告诉他这声音可能只是信号穿越时间产生的干扰,它不是来自2125 年,可能
来自途中的某一年,也可能来自时间之外和宇宙之外的虚无。“你还在上海吗?”他问未来的自己。
“是的。”
“可我什么都听不到,也许那时的汽车是电动的,噪声小。”
“车都在隧洞里跑,所以你听不见。”
“隧洞?什么隧洞?”
“上海在地下。”
月亮从高楼后完全消失,一切隐没于昏暗中,他感觉自己也陷入地下!
“地面充满了辐射,你如果不穿防护服呆上半天,肯定就没命了,而且死得很惨,血从皮肤里渗出来……”
“哪来的辐射?”
“来自太阳。是的,你又成功了,那项技术的扩散速度比硅犁还快,在2020 年, 地球电流开采工业的规模超过了以前的石油和煤
炭工业总和,当大规模开发时,这项技术的产能效率和开发成本都大大优于硅犁,更别提和化石能源相比了,于是,世界能源供应很快全部建立在地球电流工业上。
这是清洁廉价的能源,人们奇怪,指南针千年前就发明了,可怎么直到现在才有人想到开发地球电流这样的宝藏?然后是持续的经济高速发展,生态环境不但没恶化,还日益改善,人类相信自己的文明已进入良性发展阶段,未来只会越来越好。”
“然后呢?”
“然后,在本世纪初,地球电流耗尽了,指南针不再指南。你知道,地球磁场是这个行星的护盾,它偏转太阳风粒子流,保护了大气层。可现在,范·艾伦辐射带消失了(注:地球周围存在的一个带电粒子捕获区。它是由地球磁场俘获太阳风中的带电粒子所形成的,对地球生态环境起重要的保护作用),太阳风直接扫向地球,就像,就像把细菌培养基直接放到紫外灯下一样。”
“哦———”他声音有些颤抖,感到很冷。
“这还只是开始,然后,在以后的三至五个世纪里,太阳风会将大气层燃尽,烘干海洋和地球上所有的水。现在,核聚变技术已经取得突破,包括重新恢复的石油和煤炭工业,人类获得了无尽能源,但大部分能源都用于重新将电流注入地核,试图重建地球磁场,可到目前为止效果不大。”“那就补救吧。”
“补救,只能补救了,删除你收到的那两个邮件中的所有信息。”
他站起身要向房间里去:“我这就去做!”“稍等等,因为你一做完,历史将再次改变,我们的通话就中断了。”
“哦是的,或者说什么也没变,世界将继续这个化石能源的历史。”
“你也将继续这个生活。”
“求求你,谈谈我们以后的生活吧。”
“无可奉告,其实那样也就改变了我们以后的生活。”
“是的,知道未来也就改变了未来,这我懂,我只是想知道一些细节。”
“抱歉。”
“比如,我们有过自己理想中的那种生活吗?幸福过吗?”
“抱歉。”
“我结婚了吗?有孩子吗?如果有,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抱歉。”
“除了雯,我这辈子又真正爱过几次?”
他以为这次未来的自我也要说抱歉,但对方沉默了,耳机中只听到“沙沙”的时间之风从这一百一十六年的漫漫虚谷中吹过,终
于,他回答了:“一次都没有。”
“什么?!一百多年了,我再没爱过别人?”
“是的,没有。一个人的人生和整个人类历史一样,第一次的选择不见得是不好,只是在没做其它选择的情况下你不知道而已。”
“这么说,我,我们,将孤独一生?”
“抱歉,无可奉告。人类作为整体本来就是孤独的,所以,我们应好自为之。好,时间到了。“连一声道别都没有,电话就断了。但几乎同时,短信铃响了,他收到一封来自未来的短信,那是一段只有十几秒钟的视频。为了看得真切些,他把视频拷到电脑上放出。
他看到了一片火海,好一会儿才辨认出那是未来的天空。其实那不是火,是布满天穹的极光,是太阳风汹涌的粒子流冲击大气
层产生的。天空布满了红色的帷幔,像堆积如山的蛇群般缓慢地蠕动着,天空似乎变成液态的,让人疯狂。
在这火的长空下,矗立着一个由球体构成的建筑物,那是东方明珠塔,球体表面的镜面反映着天空的火海,像自己燃烧成火球似的。更近处站着一个人,防护服裹住了这人的整个身体,这种防护服有着全反射表面,似乎是充气的,表面没有皱褶,是一个连续的人形曲面,仿佛一面弯曲后的镜子。
这个人形镜面也反射着火的天空,空中蠕动的火蛇经过镜面的扭曲显得更加诡异。整个画面都在火焰中变幻和流动,仿佛整个世界正在熔成岩浆。
那人向镜头举起一只手,像在对过去打招呼,然后视频结束了。
那是我吗? 但他立刻想到更重要的事, 删除了两个来自未来的电子邮件和所有的附件,又想了想,他决定把硬盘格式化。当格式化的进度条走到头时,这个夜晚又变成了普通的一夜,这个曾在这一夜3 次改变人类历史,但最终什么没改变的人,在电脑前
睡着了,外面曙光初现,世界又开始了普通的一天,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30+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