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梦幻童话 > 阅读文章
忧伤的人最肥美
2018-1-23 17:04:48 作者:土土绒 访问:267 评论(0) 奖励红花(0)
“忧伤的人最肥美啊……”
一想起这句话,罗克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那个黑黑的像浓烟一样的妖怪,比房子还要高!趁着大家都睡熟的时候,妖怪一扭一扭地飘进了阿婆家的院子,把头伸进了阿婆卧室的窗子,没想到就在这时,街对面的罗克因为睡不着,打开了窗子,想呼吸点新鲜空气,却猛然看到这恐怖的大家伙,他吓得叫了出来!
“啊———”
声音不大,但却穿过了夜深人静的街道,被妖怪听见了。妖怪把头从窗子里收了回来,然后一伸脖子(脖子拉得比长颈鹿还),像一座空中桥梁一样穿过了街道,把头探到了罗克的窗前!
罗克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颤抖着问:“你……
你是谁?”
“我是回忆啊。”妖怪裂开了大嘴,笑着说。
“你想干什么?”
“我想吃掉阿婆。”
妖怪还是笑着说。
“你、你不能!阿婆是个好人,你不能!”罗克慌张说。他觉得自己的理由很虚弱,可是一时间却想不出更有说服力的话来。
“我知道她是个好人,我就是从她的身体里出来的啊。”妖怪温柔地说。
“什么?”罗克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
“当她心碎的时候,我就从裂缝里钻出来了。”妖怪说。
罗克说:“那她就是你的主人!你怎么能吃掉你的主人呢?”
“你知道吗?忧伤的人最肥美啊……”妖怪的语气是那么温柔,简直让人不忍心跟它争辩。可是它说的话那么可怕!罗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说完这些,妖怪就缩回了脖子,站直了身体,然后大脚一跨,出了院子,沿着街道,飘飘摇摇地走远了。它边走边说:“忧伤的人最肥美啊!不过每天只能吃一点点……”
 
天才蒙蒙亮,可是罗克已经睡不着了。他匆忙套上衣服跳下床,“咚咚咚”地跑下楼,然后直接冲到了街对面的小饭馆里。
“阿婆———”罗克喊。
店堂后面的厨房里走出一个老妇人,手里还拿着一把蔬菜(看来她正在择菜),微笑着说:“罗克,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罗克倒傻眼了,自己来干什么的呢?他就是来看看阿婆好不好,可是,昨晚的事要怎么说呢?“呃……”忽然看到阿婆手里拿的菜,罗克灵机一动说,“阿婆,今天有荠菜啊?我最爱吃荠菜了!”
“哦,对啊,那么今天就给你包点荠菜饺子吃吧!”阿婆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好啊!”罗克高兴地说。因为父母工作忙,罗克几乎一日三餐都是在这家小店里吃的,他乖巧懂事,一有空就帮着两位老人干
活,而开店的阿公阿婆从小看着罗克长大,也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
这家小店就像罗克的另一个家一样。
不过最近,阿婆明显老了,以前那个手脚麻利、笑声爽朗的阿婆不见了。你看她坐在椅子上,动作迟缓,一言不发,真叫人有些担心。
忽然, 阿婆开口了:
“你园子姐也最喜欢吃荠菜啊……”
罗克的心也沉了下来。阿婆又在想园子姐了,怎么办?其实别说阿婆想,就是罗克自己也想得要命呢。
“她从小就不爱吃肉,喜欢吃蔬菜。怎么说她都不听!还说什么牛羊鸡鸭也是生命,不忍心伤害它们。听听,这什么歪理啊?”说起自己唯一的女儿,阿婆脸上露出一些笑容。一老一少都沉默着,他们似乎又看到那个温柔的女孩在向他们微笑,在小小的店里走来走去,给罗克讲故事……春天的风轻轻吹过,凉凉的,有一股淡淡的花香飘进来。
阿婆的笑容渐渐淡去,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罗克,你说,你说,是不是因为我没给她吃肉,所以她才会突然晕倒,才会……”
罗克赶紧说:“不会的,不会的!阿婆,现在有好多素食者,都活得很健康呢!你可不要乱想。”
可是阿婆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都怪我!
我怎么能由着她的性子来呢?如果我逼着她什么都吃,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小店里开始来客人了,在厨房干活的阿公赶紧走出来,好言好语地安慰阿婆,扶她到后面去休息。罗克却注意到,阿婆的脚一跛一跛的,难道昨天晚上那个妖怪说的是真的?
现在看来,阿婆的一只脚被妖怪吃掉了,可是她还不知道呢。
怎么办?怎么办?罗克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办法来。谁会相信妖怪的事啊?
 
当天晚上,罗克硬撑着没睡觉,在窗前一直守到半夜。果然,妖怪又来了!今天它的身体似乎比昨天还要庞大!
它一抬脚跨进院子,正想把头伸进阿婆的窗户,忽然听到街对面罗克轻轻喊了一声:“喂!”
妖怪又一伸脖子,探到了罗克的窗前:“又是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不要吃阿婆了?”罗克结结巴巴地说。
“不行。”
“为什么?”罗克有些慌乱。
“她很爱她的女儿,可是人死了是不会复活的。与其看她那么伤心,不如把她吃进我的身体,让她和美好的回忆永远在一起,这样不是更好吗?”妖怪温柔地笑着,好像一个慈爱的妈妈在给心爱的孩子讲故事。只是它的身体不断地扭来扭去,显得怪怪的。
罗克没办法了,他鼓起勇气一把揪住妖怪的黑脸,说:“不行!你这个坏蛋,我不会让你这么干的!”
可是妖怪轻轻一扭头,就挣脱了出来。罗克摊开手,手心里只剩下一片虚空。
妖怪还是温柔地笑着说:“年轻人,你抓不住我的,没有人能抓得住回忆。”
罗克只能无奈地看着妖怪缩回头去,软软地压低了脖子,再灵巧地钻进窗子。过了一会儿,妖怪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忧伤的人最肥美啊……不过每天只能吃一点点……”
罗克心里暗暗地想:“就算抓不住你,我也一定要阻止你!”
因为,想念亲人的滋味,他太了解了。
 
爸爸妈妈总说:等忙过这一阵子,我们一定好好陪你玩!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阵子”还是没有过去。罗克总是在等待中睡着,又在空空的房间里醒来,一个人穿衣洗漱,然后走进街对面的小店吃早饭,开始一天的生活。
第二天早上,他照样走进小店。这个时间吃早饭的人特别多,把小小的店铺都坐满了。
罗克直接走进厨房,正好阿婆端着一碗面走出来,可是一边走,手一边发抖,好像不听使唤了———难道妖怪吃掉了她的手?
罗克赶紧接过面来说:“阿婆,我来吧。”
正在灶台边忙得满头汗的阿公看到罗克来了,像看到救星一样,喊道:“罗克,赶紧帮帮忙,让你阿婆休息去,她今天生病了。”罗克边送面边说:“好的!阿婆你赶紧回屋躺着吧,这儿有我。”
吃早饭的人虽多,但吃得也快。趁着空闲的当儿,罗克试探着问:“阿公,我看阿婆这几天身体越来越差了,是不是太想念园子姐了?”
“唉———”阿公叹了一口气,把锅勺往灶台上一扔,转过身来对罗克说,“怎么能不想呢?花朵一样的姑娘,说没就没了!这怕是比挖了你阿婆的肉还难受!”阿公索性在小板凳上坐下,说:“而且园子又那么听话,从小到大都没让我们操过心。她在家时老是抢着帮我们干活,后来考上了大学,学了自己喜欢的专业,毕业了又找了一份好工作,我们都想着吧,这好日子才刚开始,以后路还长着呢。谁想到,唉……
什么都没了!”
罗克安慰道:“阿公,别难过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们要是不开心,园子姐在天上也会难过的。”
“我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阿公抬起头来说,“只是你阿婆怎么都想不开。你不知道,自从园子去了以后,她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常常半夜吓醒,醒了就睡不着!
你说,吃不下,睡不着,人怎么能撑得下去呢?”
罗克说:“啊……这么严重啊?”
“是啊,你说怎么办呢?”阿公无奈地摇头。
“我妈妈说,九曲河边的老医生什么都能治。”罗克说。
“九曲河边的老医生?倒也是,她这两天手脚都不利索,是该看看医生了。”
“你一个人送阿婆去不方便,我跟你一起去吧。”
 
“没有什么病是妈妈的怀抱治不了的。”九曲河边的老医生说。
克还是小婴儿的时候, 整天哭闹不止,去了好多医院都没有用。后来,听了九曲河边的老医生的诊断,妈妈立即辞职回家陪他,从早到晚抱着他不放手,最后,罗克竟然真的不哭不闹了!虽然罗克早就不记得婴儿时的事了,但却老是想象着:那时候,整天窝在妈妈的怀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一老一少扶着阿婆走进老医生的家,还没有说病情,老医生就摇手说:“这病我治不了。”
“为什么啊?”
“治好了她的病,就等于毁了她。”
阿公和罗克疑惑地互相看了一眼。怎么会?
“有些人的病是从身体外面侵入的,有些人的病是从身体里面滋生的,但她的病,是从她自己心的裂缝里钻出来的。她的病就是她自己。”老医生说。
三个人都有点懵。
还是阿婆说:“那就算了,我们回去吧。我就是手脚使不上劲儿,也没什么大事。”可是罗克知道没那么简单。
“拜托了医生,想想办法吧!”
老医生摇摇头。
阿公嘟囔了一句:
“什么医生啊?是不是不会看啊?”
老医生有点儿生气:“我不会看?谁会看?”
“那你就想办法把她治好啊。”阿公也有点儿赌气。
“这……还真不好办。”老医生想了想,忽然一把扯下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扔给病人,说,“这个奇怪的东西,反正我也不想要了,就送给你们吧!说不定有用呢!”
“这……怎么用啊?”
“是跳跳山上那个怪婆子送我的。”老医生烦躁地搓着手说,“拿走拿走, 这种奇怪的东西我再也不想要了!”
阿婆把听诊器戴到耳朵上, 忽然整个人都变得温柔起来,慢慢地,嘴角还弯出了一点儿笑,看上去真有用呢。
“那就谢谢啦!我们走吧。”阿公说。
 
这两天, 阿婆果然好多了。她不再忧伤,也不再病怏怏的,只要戴上老医生送的听诊器,她就充满了温柔的笑容。只不过,她不再关心小店的生意, 也不再关心身边的人, 每天只是戴着听诊器, 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跟谁说话。
“对啊,你说好笑不好笑?”
“真的,你不要骗我哦!”
“继续说啊,有意思!”
有好几天晚上,罗克都特意没睡,等到半夜,一直没见“回忆”。罗克终于放了心,可是,他也有点儿好奇,这家伙去哪儿了呢?
他对着夜空轻轻地喊:“回忆……”
“哎……”
竟然有人回答!罗克吓了一跳!
“你在哪儿?”
“这儿,这儿!”妖怪回答。
罗克跟着声音,下了楼,穿过街道,走进阿婆家院子,轻轻推开阿婆卧室的窗子:妖怪竟然就缠绕在阿婆的身体上!还是像一股黑黑的浓烟,游来游去!
“喂!你在干什么?”
罗克问。
“我住在这里啊。”
“你还要吃她吗?”
“她的心就是我的家。”妖怪高兴地说,“现在我可以自由地回家了,为什么还要吃她呢?”
哦,罗克感到释然,也有点儿怅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回忆,把那个听诊器拿给我。”
罗克戴上听诊器,凉凉的夜风吹来,小虫子们似乎停止了鸣叫,他竟然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罗克,快来让妈妈亲亲!”
“罗克,妈妈明天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原来是这样……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4+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