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绿色“海啸”
2018-1-24 12:16:00 作者:朱家怡 访问:124 评论(0) 奖励红花(0)
    48 个小时。
    陆然没有合眼,48 个小时内的信息和电话弄得他头昏脑涨。他刚想闭目休息片刻,刺耳的手机铃声又响起。
    “喂,是陆教授吗?您在路上了吗?好好,您尽快赶来吧。您知道的,现在时间紧迫!”电话那头的人语速急促。
    陆然长吁一口气,拽上外套和文件包,出了门。
    48 个小时前,夜晚的绿地公园静谧冷清,与这座星光璀璨的城市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灯火阑珊处,乌黑的树影颤栗着,植物们潜入夜色中,悄无声息地打响了入侵的战役。
    第二天,鸣笛声和嘈杂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堵在大街上的人们惊奇地发现:昔日灰黑的钢筋混凝土披上了绿色,水泥地、人行道、路灯、人行天桥……不,不,是整座城市,都被绿色植物覆盖。人们迫不及待地举起手机拍照。
    可没过多久,有人皮肤被有毒的荆棘划破,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有人在慌乱中被缠绕交错的藤蔓裹住双脚,寸步难行;被人们踩烂的植物根茎在烈日暴晒下散发出恶臭;恼人的蚊虫泛滥成灾,一群群匍匐在层层叠叠的枝蔓藤叶上……
    全球各地的新闻报道引起了人们的恐慌:美国的自由女神像、澳大利亚的悉尼歌剧院、法国的埃菲尔铁塔……一个个相继被绿色吞噬。
    来到科学院已是深夜,众人对推门而入的陆然毫不理会,他默默地站在一群专家身后,眼下他们正在严肃地讨论着。
    “根据这几日的报告来看,植物的生长周期加快了大约1000 倍以上,单靠植物自身进化是绝不可能达到这种速度的。”
    “是否是空气中的某种化学物质发生异变?”
    “可能性不大,毕竟这次是全球范围内的植物变异生长。”
    ……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专家们依旧喋喋不休,窗外植物依旧在放肆蔓延。陆然有些不耐烦。
    “我看这些家伙是通人性的,它们是来报复人类的。”
    讨论声戛然而止,大家纷纷诧异地望向坐席中间一个瘦小的老头。
    “贺老,您这是说笑了……”
    老头没抬头,麻利地站起身,摆摆手,踱着步子走了。
    贺老,就是那位失踪半年的著名老教授?陆然觉得这位老教授说的话听着荒谬,却别有深意,便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贺教授,您好,我是……”
    贺教授突然停住脚步,站在一面大屏幕前。
    “看看这个。”贺教授认真地说。
    这面泛着绿光的大屏幕是世界地图,绿灯覆盖着的是已经被吞噬的地区。陆然怔怔地看着这片炫目的绿色,全球四分之一的大陆闪着绿灯。
    “你若真想明白我的话是什么意思,就去这儿吧。”贺教授用手指了指屏幕上一块小小的地方,那里是整张地图上最“干净”的地方——喜马拉雅山。
    “喜马拉雅山……”贺教授走后,陆然站在原地,望着屏幕,久久没回过神。
    第二天下午,直升机把陆然和助手送到了喜马拉雅山的脚下。
    这里植被葳蕤,跟外面的世界相比简直就是世外桃源。陆然和助手一路考察,穿过丛林,跨过河流,发现了油渣果、盖裂木、长蕊木兰、八宝树……珍稀植物种类繁多。
    想到全球蔓延的“绿色狂潮”,陆然依旧百思不得其解。
    一路寻觅下去,他们居然在丛林中遇到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见老者气质非凡,陆然将心中的疑惑向老者倾诉。
    听罢,老者缓缓地说道:“跟我来。”
    经过一番跋涉,他们来到山东边的一个山洞。洞内阴凉潮湿,陆然和助手紧跟在老者身后,一路跌跌撞撞,借助手电筒微弱的光线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终于,他们走到了洞的尽头,一块不大的平地上孤零零地立着一块石碑。
    “你们自己看看吧。”老者指着石碑说。
    陆然快步走上前。因为年代久远,石碑上的字模糊不清,陆然艰难地辨认字迹。
    石碑上记载的是几百万年前的传说。
    “很久以前,这片土地被森林浓密地覆盖着。人类无休止地贪婪掠夺惹怒了自然,霎时间天昏地暗,地动山摇,大地直上几万里,终成一山脉,从此人类难以生存。”
    “自然并不是宽容的母亲,它只是在万物与人类的斗争中公正地裁决。”
    “接受裁决的人类开始控制自己的贪欲,希望自己的子孙万代不再企图与自然博弈,愿子孙万代铭记。”
    ……
    陆然和助手揣着收集到的资料走出山洞,怅然地与老者告别。
    此时已是第二天清晨。
    陆然抬头望去,远处,东方的天空泛起曙光。

    湖南省长沙市南雅中学  朱家怡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8+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