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我家屋顶有炊烟
2018-1-24 12:18:36 作者:汪洋 访问:96 评论(0) 奖励红花(0)
有些记忆,不管岁月如何流逝,都不会被消磨。炊烟于我,就是这样的记忆。
记忆里,炊烟很薄,很淡,很轻,很柔。它从屋顶冉冉升起,袅绕在天空中。
透过它,即便闭着眼睛,我也能看见在火塘前忙碌的母亲。母亲是一位魔术师,总能变出香喷喷的饭菜,我一看到屋顶的炊烟就不禁馋涎欲滴。
孩提时代,最能唤起我对食物遐想的就是炊烟。贪玩儿如我,即便身处荒野,也能闻到它捎带的饭菜香味,于是,便毫不犹豫地踏上归家的路。
大人们说我很聪明,就是贪玩儿了些。对于这些说辞我很不服气,撇撇嘴嘀咕:“玩儿又不犯法!”玩儿的确不犯法,但贪玩儿带来的结果真的不好。
那场考试,我心如猫抓,六神无主。之前在上学路上,小伙伴对我说:“路旁那棵老柳树上有好几个鸟窝,咱们去掏了它们吧!”我们当即约好,考试结束就去掏鸟窝。考试刚过去半小时,小伙伴就交卷出了教室,他对我眨眨眼。
小伙伴的意思我当然明白,我心急火燎,再也坐不住,匆匆答完剩下的试题就冲出教室,和等在外面的他一起向那棵老柳树跑去。
掏鸟窝非常顺利,匆匆交卷的那点儿担忧我很快便抛到了九霄云外。毫无疑问,那次考试我的成绩非常糟糕。面对试卷上连及格线都没达到的分数,我傻眼了,愁容满面——我该怎么向要求严格的母亲交代啊?
回家路上,我步履沉重。路旁树上的小鸟叫得欢,却再难唤起我的兴致。
我抬起头,望向坐落在山腰处的家。屋顶上,一缕炊烟向着清朗高远的天空飘去。这往日里让我肚子“咕噜咕噜”叫的炊烟,此刻却让我害怕起来。
我放慢了脚步。往日,炊烟像母亲手里一根柔软的绳子,牵着我向家里飞奔。此时,炊烟却像一条粗重的鞭子,龇牙咧嘴,仿佛要在我的身上狠咬几口。
手里被揉皱了的成绩单似有千斤重,我不知道该如何把成绩单拿到母亲面前,难道要在她讶异的目光里承认,考试时间未到我就匆忙交卷,跟小伙伴一起掏鸟窝去了?不!我绝对不能这么说!
我害怕回家,害怕面对母亲,但这样在路上徘徊,我迟早会被村里人发现。
这时,我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躲起来吧,这样母亲就找不到我了,找不到我她一定会担心,又因为担心,她会忽略我考试成绩糟糕的事情。
这个念头像魔咒一般紧紧缠着我,让我再难摆脱。
抬头张望,我看到不远处的山崖上有个一眼就能望到我家屋顶的崖洞。在那个念头的促使下,我钻进去,原本明媚的世界刹那间暗下来。
我倚在洞口,呆呆地望着我家的屋顶。
在我的注视下,那道炊烟变得越来越淡,最后连影儿都不见了。这时候,母亲一定烧好了可口的饭菜,等着我回去大快朵颐呢!今天她一定做了土豆肉丝,那可是我的最爱啊!想着想着,口水浸满我的嘴巴,肚子也跟着不争气地叫起来。
好饿啊!我咽了咽口水。这口水怎么咸咸的?我摸摸脸,两颊湿润,不知什么时候我已泪流满面,悔不该当初。如果时间倒回,我一定不会再同意小伙伴的提议,一定会一心一意答好试卷,今后我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沉浸在后悔的情绪中,眼泪越发不受控制,它冲出眼眶,顺着脸颊肆无忌惮地向下流,流进嘴角。在咸咸的眼泪的刺激下,我的胃越发空落起来。我使劲儿揉了揉眼睛,想将肆无忌惮横行的眼泪赶跑。
恍惚中,我家屋顶上原本消失的炊烟再度升起来。这是什么情况?我抬起手再次揉揉眼睛,想看得更清楚些。没错,我家屋顶上又有炊烟升起来。在其他屋顶上的炊烟早已偃旗息鼓后,这道炊烟显得特别突出,不容忽视。
午饭时间过去很久了,怎么还会有炊烟升起呢?难道是火塘里的柴没烧尽?但我又觉得,做事利落的母亲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在我的注视下,那道炊烟缓缓飘向晴朗的天空。它飘啊飘啊,向我藏匿的这个崖洞飘来,一刹那便弥漫在我的整个心灵上空。
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我不知道,但应该有很久了。我藏身的这个崖洞背向东方,我刚钻进去时阳光完全晒不到,后来阳光一点点儿倾斜着射进来,哪怕我背靠崖洞壁也能将我整个儿罩住。印在崖洞壁上的影子,同我一起向外张望。
我家屋顶上的炊烟依旧不急不缓地飘向天空。我目光所及的对面山顶上,一片片被日光染得红彤彤的云正在随风移动,那道炊烟也跟随风摇摆起来。
它会被拦腰折断,与我家的屋顶失去联系吗?我突然有些担心。但不管风如何强劲,炊烟都紧紧粘在屋顶上,绝不离去。红彤彤的云被风吹走一片又一片,但炊烟依旧在。
难道是母亲在屋子里拽着它吗?这时,我发现随风摇摆的炊烟就像一个人在跳舞——被风吹来吹去的红云成了炊烟身后的绝美幕布,而黑色屋顶则是它的舞台。
我从未发现如此不可思议的事——炊烟会跳舞,而且还跳得那么好看,那么优雅。我敢肯定,炊烟的舞姿绝对比学校里那个漂亮得让鸟儿都嫉妒的音
乐老师的舞姿还好看。望着舞蹈的炊烟,我靠在崖洞壁上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挺直了。猛地吸吸鼻子后,我迈开脚步,向远处的夕阳走去……
很多年过去,我还能切身感受到,那一刻我心中不可阻遏的向往。
我的脚步越迈越大,最后我飞奔起来。崖洞距离我越来越远,而屋顶上的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9+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