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溪流 > 阅读文章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2018-1-24 13:12:42 作者:童思怡 访问:51 评论(0) 奖励红花(0)
老面馒头窑流连那香气四溢
 
    “蒸馒头了!回家蒸馒头了!”田野里留下我一串串的回声。记忆中,老面馒头都是奶奶自己做的,和面、揉面、发面,一气呵成,奶奶把揉好的面用小被子盖着发酵,那时我好奇地问:“奶奶,面也怕冷吗?”“傻孩子,只有给它盖了被子,它才会长得胖胖的。”发好面后,奶奶把面搓成圆形或方形,而我总喜欢把面捏成小猪、小鱼、小船等形状。不一会儿,蒸笼里形态各异、让人垂涎三尺的馒头就出笼了。厨房里回荡着我和奶奶的欢笑声……
    如今,我长大了,进城了,再也吃不到那正宗的老面馒头了。城里的馒头再美味,也不如我和奶奶做的馒头香。想念那老面馒头……
    烤红薯窑流连那欢乐时光老家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山村里,但红薯却是每家每户都有的。曾记得我们这些小屁孩晚上在家里待不住,总要找些乐子,烤红薯就是我们做得最多也是最快乐的事情。大家你找稻草,我架柴,他放红薯,热闹极了。乡下的晚上,繁星满天,星空下一堆柴火燃烧着,火焰蹭蹭地往上冒,红薯烤熟了,大家迫不及待地挑开树枝,争先恐后地抢吃红薯。我们把红薯灰色的外衣脱掉,咬上一口金灿灿的肉,那甜蜜蜜的滋味会一直甜进心里……
    如今,家里用锅蒸出的红薯,虽然外形漂亮、整洁,但却再也没有那种香气扑鼻、甜香溢满嘴的感觉了,大家围着火堆你争我抢的情景再也没有了。想念火边上温暖的感觉……
 
弹棉花窑流连那古朴简单
 
    小时候,我最爱去看弹棉花。听,“弹棉花”三个字就很美!邻居老张穿着灰扑扑的衣服,身上粘满了棉絮,连脸上、睫毛上都是,满屋的蜘蛛网也挂了棉花丝,屋内白花花的,什么都看不清。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这场景倒像一个童话。木头纺车来来回回地响着,一根长长的扑打棍子打在棉花上,“扑哧扑哧”,弹出了白花花的棉花。
    如今,这一手艺几乎看不到了,家里盖的被子都是从棉织厂出厂的,蚕丝被、七孔被,漂亮轻巧,但我总找不到那种棉花被的温暖踏实。
    想念那“扑哧扑哧”的声音……
    逝去的岁月,再也找不回,流连那消逝中的画面,永远忘不了它们留给我的那份真情实感。

江西省奉新县冯川三小  童思怡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97+2=?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