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的声音 > 阅读文章
小满来的时候
2018-1-24 13:15:20 作者:薛雷杰 访问:64 评论(0) 奖励红花(0)
    夏季有个特殊的日子,我总不会忘记。虽然我不清楚它什么时候来,在哪一天会来。但是我知道,人们穿得少还在汗流浃背的时候,它准会来———那就是“小满”。
    大人们都在嚷嚷“小满来了”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呢?是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还是堆满仓房数不清的麦粒?小孩子们想的是什么?不猜也知道,当然是一年一度热闹的“小满会”了。这可是个比过年还要火热的日子,要整整热闹10 天呢!
    小满来的时候,庄稼人地里不忙了,天气也正凉爽。每年这时候,镇上都会请来两台“大戏”,让庄稼人乐上一乐。东边一台搭在清凉河旁边,西边一台搭在水利站前面。东西两台大戏天天对着唱,一是为了方便观看,一是为了气氛热闹。
    每天日上三竿,就会听到“锵锵锵锵锵”之声,紧接着是一声长长的凄厉嚎叫,一幕戏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戏唱来唱去无非是《寇准背靴》《小包拯》《铡美案》这些,无论唱什么,观众总会挤得满满的。台上是唱得投入的演员,台下是看热闹的观众。
    大人们爱观戏,小孩子们爱凑热闹,他们在人群中钻来钻去找家长。找家长干什么呢?当然是要几个零花钱了。观戏时家长都特别仁慈,总不会扫孩子们的兴儿,吼上两句,便伸手往口袋里摸钱。小孩子们得了钱,总是围在戏台周围的小贩们身旁转悠。好吃的东西太多了,肚里的馋虫都在咬肠子,口水也在嘴巴里打转转。
    拳头大的焦米团被一根细线穿起来系在小树枝上,风一吹来回飘动,连尾端那个红色的纸条也跟着动。真是挠得人心痒痒,让人抵挡不住淌口水了。
    还有好多好吃的:黄澄澄的砂糖馅儿,蘸了糖稀的糖葫芦,冒着热气的水煎包,滴着油的糖糕,就连夏天常见的黄瓜,被人冰镇在水桶里,看起来都格外清甜可口。
    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小孩子们就围着戏台转。不是为了看戏,也不是为了零花钱,是为了看演员化妆。前面唱戏,后面化妆,中间隔了一层又大又厚又沉的布。戏台柱子是很粗的竹竿,它们根根直插云霄,使整个舞台高出人一个头来。小孩子们总会顺着竹竿往上爬,好不容易爬上去,迎面来个演员臭骂一顿:“滚下去!”调皮蛋们便嬉笑着一窝蜂又从竹竿上溜下来。
    我从来没有爬到戏台上,只是站在地上望着。风吹过时,后台遮挡的布就会扯开很大一块空隙,能瞧见那些演员怎样拿着笔在脸上勾勒图案,那些颜色又浓重又鲜明的图案。
    在台下,从来都看不清他们油彩下的脸是什么表情,从戏台木板的缝隙中,你却可以瞧见他们微妙的表情。他们会悄悄地吸鼻子,也会朝着对面的马路开小差,有时还会瞪大发酸的眼睛。这可比看戏好玩多了。当时的我很快乐。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0+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